没有消失, 只是因为现实中有些问题而已。 加上手机坏了, 不记得密码了, 又懒得总是用电脑登陆。现在密码找回来了。面面出新电影了, 要支持一下, 该写的还是会继续的, 坑也会再挖的。

局中迷 05 all李文健

李文得从床上坐起身来,发情的情况有所好转,他转过头看向黎上正,问道:”我的身体,怎到回事?”


黎上正站在床头居监临下的看监他:“人的大脑其实有很多扇门 门里藏着未知的世界,你一直抗拒自己的真实,所以你会有这些梦,正是你身体在说出真相。”


此时的黎上正眼中晦暗不明,李文健仍看不懂他,李文健眯起双眼看着黎上正,忽然伸手一把抓过了黎上正的衣领把他拉到面前来,死死的盯着黎上正的眼睛问到:“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黎上正安抚的笑了:“我关心你,你太累了“。黎上正拍了拍李文健的手,很认真得跟他解释,“要治疗你的创伤后遗症,就要找到发病的原因...

局中迷 04 all李文健

李文建走累了就靠着墙壁休息了一会,来开会议的高层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总部的基层警员早就下班了,所以整个楼道里没有什么人。他想将哥哥的外套脱掉,衣服上Alpha的味道让他难受,但脱了衣服又觉得冷,只好又穿上,就这么走走停停的下了一楼,就被人事部的人叫住,商讨他手里新组员入职的事情,李文建有些不耐烦了,他要赶回去办理案子,但是这些琐碎的事情他又不得不管。废了好半天的时间终于打发那个妹子走了以后,大楼里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远处,渐渐传来了皮鞋踩踏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


刘杰辉从楼梯处走了下来,依旧是一丝不苟的精英模样。


李文建看到他的时候,目光就冷了下来,他明白...

记个梗,如果有空就写,没空就算了。

姚俊杰夜晚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条巨蟒袭击他,他整个人被吞了进去,惊醒过来。接到了电话,香港来电,他的弟弟失踪了。姚俊杰火速赶往香港,却被警察找上门来,在浅水湾泳摊附近发现了弟弟姚俊文的尸体,经法医鉴定,疑是溺水身亡,身上并不伤痕。阿杰火速赶往医院,在太平间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弟弟。

尸体已经被泡得发胀,脸的确是弟弟的,阿杰不可置信的后退,情绪崩溃。

弟弟下葬之后,阿杰的女友赶过来想安慰他,但他并不搭理。阿杰醉生梦死之间还是隐约看到了什么。

酒醒之后,阿杰忽然振作起来,扬言弟弟没死,自己要去找他。身边的人都以为他受打击过度产生精神错乱,女友也再也不堪忍受,...

有没有搞错啊,就因为我写了一个躲藏在洗zao的池子,就把我的文屏蔽了。

我又怎么啦,又被屏蔽了,要不要这么敏感啊

孤雪04

笑三少×解连环  刘郑

解连环从昏迷中醒过来,头生生的钝痛,好似被人用利器狠砸过一番,模糊中察觉出来自己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动弹不得。

“是你?”解连环眼前依旧一片模糊,依稀可辨有一倩影。

“怎么?看到我们小姐的真面目,看傻了?”侍女见着解连环眼呆呆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解连环挣扎了一下变放弃了,嘟囔了一句:“不就是换回女装了嘛!”

那名女子走下了楼梯,便传来叮铃铃的清脆的响声,她头戴一珠环佩,腰间也挂着铃铛,衣裙颜色艳丽,不似中原女子的含蓄,赤足走在地上,解连环从未见过女子这般打扮,十足惊讶过后,女子已经来到了面前。

两人对望了许久,女子上下省视了他一番,俯视着他...

孤雪 03

笑三少×解连环   刘郑

拜访过夏侯家后,龙正便与夏侯嫣定亲了,两家决定择日成婚,龙守一便带着龙门山庄的人打道回府了。由南往北,弃船走马,风餐露宿,翻山越岭,赶路十分辛苦,偏生解连环却十分的高兴,一路上没少被龙正训斥他惹是生非,就这么走着走着,终于回到了龙门山庄附近的小镇上。

这个小镇毗邻大漠,是来往商旅落脚之处,因此虽地处偏僻,却也还算繁荣。但数人回来之时皆大吃一惊,只不过是离庄三个月再折返时,此镇已变得十分的荒凉,镇上行人甚少,纷纷神色惊恐,来去匆匆,到底发生了何事?能领一个人流密集的小镇变得如此萧条?

解连环忍不住拉住一名路人询问,那人只是面容惊惧,...

方宗

05

扔骰子梗,大林毕衍生。倩女幽之道道道+蜀山奇侠传之仙侣传奇混同,十方×血魔/石生宝宝

安顿好受伤的师父之后,十方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九阴草的路程,披着那件袈裟,带上师父传给他的那个破破烂烂的金佛防身,十方一路上走得磕磕绊绊的,白日里赶路,晚上便随意找一处地方露宿,还要提防着防不胜防的强盗和贼。

 

终于,按照师父的指点,他走到了西海之巅,在这茫茫西海之上,会有一个岛屿,上面长者能够抑制魔性的草药,九阴草。十方看着茫茫的大海,海上波涛汹涌,绕了绕他的光头,如果要出海,就需要有船,可是哪里来的船,会答应自己在海上漫无目的的寻找呢?

 

看了看一直被他...

方宗

04

扔骰子梗,大林毕衍生


在那过后,十方仿佛一夜间长大了。


血魔出世了,与石生,那个水里的少年,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


却再也,不认得他了。


正道节节败退,根本不敌血魔之威,十方和尚是真的想不到,那个小少年的身躯,居然也有这么厉害的一天呢。


只是,那不是他,他不是石生。十方摇了摇头。


蹲在地上,叹了口气,肚子饿得咕咕叫,他跑了两座村庄,都荒无人烟,年轻人全都逃走了,只留下一些老弱病残等死。


如今,妖魔横行,赤地千里,天下大汗,名不聊生。


妖怪作恶...

方宗

还是摇骰子。


03


石生一路狂奔,他跪倒在他出生的石头边伏地痛哭,肝肠寸断。


世上行茫然世间,竟无一处可容他之处。


他非娘胎所生,从石头而来,又该从何而去,他宁愿自己从来未曾出生过,只不过是天地间一块不懂情爱的顽石。


“我跟你说过,你本就是血魔下凡,天生就是要来兴风作雨,你竟然还妄想要皈依佛门,现在好,连佛祖都不肯收你吧!”忽然旁边无端端的跳出一个人来,自顾自的对石生说了一大番话。


“半面书生,你是来嘲笑我的吗?”石生抬起头来,冷冷的问道。


半面书生看到石生的表情一顿,随即兴奋的高举起双手,厉...

方宗

摇骰子梗,大林毕衍生


02


十方批了袈裟,将那少年也罩了进去,两人一同潜入冰蚕洞,终于不再觉得寒冷刺骨。


“你师父的法器,果然十分厉害。”少年感叹道


“那当然,我师父可是得道高僧。”


“真的?”


“真的。”


少年侧过头来看着十方,一双圆圆的眼睛,隔得这么近,近到连对方眼中自己的倒影都能看得清楚。


“我进到他眼里去了!”不知为何,十方心里这么想,又意识到好像有些不对,摇了摇头,差点把袈裟都摇了下去,被少年一把抓住。


“我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呢!”十方问道...

1 / 7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