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浓和李兰香真的是太好听了!我分不清哪个版本更好听,我只想说两个版本我听了都醉了。


求个剪刀手大大拿去剪mv吧!什么类型的mv我都吃,我可以粮偿。

关于更新的事哦,不是我不更新,因为我只是个脑洞怪,平时没事喜欢脑洞一下,脑洞的时候是很爽的,但是一旦用文字来表述,就发现表述不出来,能写出个60%心中所想我都好高兴了,这就是为啥我更得这么慢,因为写了之后自己不满意,就算强行发出来,估计也会让我删掉。


就连最开始的我的第一篇文章心念,现在看起来,我就如实承认,水准不够,好多都是直接搬原著,好多剧情都写的莫名其妙,我自己都搞不懂当初为啥这么写。


我最羡慕的就是那些写的文字又优美,情节又严谨的太太,最主要的是文又肥又长,看得心满意足,我自己是做不到了,让我写个20章我都觉得自己要被榨干了,所以日常也就是到处爬坑去吃白食罢了。


偶尔...

捡骨 03 all狮王

03


狮王没有来警局,郑小锋再次被抓了,心里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庆幸,没来是好事,不用被自己连累。


但是。


郑小锋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鼻尖,他已经被吊在这里一整夜了,双手感觉都快要被绳子切断了一般。稍微触碰就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叮咬。


自己落到这种下场,只能怪自己,但是。


他抬起头看着二楼上方。


“喂!死了吗?抓我的时候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郑小锋冲着二楼高喊道。二楼的人正在用手机十分入迷的打游戏,被郑小锋吵得不耐烦了,终于放下手机,站了起来,双手撑在二楼的扶手上,由高而下的看了看郑...

捡骨 02 all狮王

02


整个城区的火车站和汽车站都戒严了,对外宣称是抓捕杀匡亡的凶手,连水路都封锁了,彻底的出不去了。


一名追踪人员用泰语说:“目标黑色车辆,车上一长发男子,深褐色外衣,疑是目标,正在驶向关口。”泰缅边境的岗亭也戒严了。警察挨个盘问。


有两名警察走上前去,准备拦住目标车辆,陡然,车忽然开始提速,疾驰出去,埋伏四周的人纷纷上车展开追捕。


目标车辆,虽然是一辆老式的车,但明显被改装过,跑起来却一丝都不逊色,眼见被拦,便调转头来,往关口附近的小巷飞速驶去,警车鸣笛,一路急追,哪知对方直接驶入市场,横冲直撞,市场此时正值卸货上货之时,到处都是车...

捡骨 all狮王

捡骨 前章


在泰国和缅甸交界的地方,沿着泥泞的青石子路一路走下去,街边行走的是一群群涂了黄色香木粉的女孩和卖鱼的大妈,鱼腥味很浓、身边时不时的有贴身而过的车辆,而马路上更是三轮摩托、四轮车、人力车拥堵在一起,水泄不通、按着嘈杂的喇叭横冲直撞。再往前边走一点,有一座桥,桥下垃圾还是很多的,河水非常的不干净,走近闻一股臭水沟的味道。


但就是在这样的河道上,来来往往有很多的渔船,渔民们下完工,就三五成群的划着船沿着河道往下,这时候的河面比白天更加的拥挤了,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坐船,船到一个小岛附近就挤不过去了,有的人干脆直接弃船游过去。


人越来越多了...

没有消失, 只是因为现实中有些问题而已。 加上手机坏了, 不记得密码了, 又懒得总是用电脑登陆。现在密码找回来了。面面出新电影了, 要支持一下, 该写的还是会继续的, 坑也会再挖的。

局中迷 05 all李文健

李文得从床上坐起身来,发情的情况有所好转,他转过头看向黎上正,问道:”我的身体,怎到回事?”


黎上正站在床头居监临下的看监他:“人的大脑其实有很多扇门 门里藏着未知的世界,你一直抗拒自己的真实,所以你会有这些梦,正是你身体在说出真相。”


此时的黎上正眼中晦暗不明,李文健仍看不懂他,李文健眯起双眼看着黎上正,忽然伸手一把抓过了黎上正的衣领把他拉到面前来,死死的盯着黎上正的眼睛问到:“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黎上正安抚的笑了:“我关心你,你太累了“。黎上正拍了拍李文健的手,很认真得跟他解释,“要治疗你的创伤后遗症,就要找到发病的原因...

局中迷 04 all李文健

李文建走累了就靠着墙壁休息了一会,来开会议的高层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总部的基层警员早就下班了,所以整个楼道里没有什么人。他想将哥哥的外套脱掉,衣服上Alpha的味道让他难受,但脱了衣服又觉得冷,只好又穿上,就这么走走停停的下了一楼,就被人事部的人叫住,商讨他手里新组员入职的事情,李文建有些不耐烦了,他要赶回去办理案子,但是这些琐碎的事情他又不得不管。废了好半天的时间终于打发那个妹子走了以后,大楼里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远处,渐渐传来了皮鞋踩踏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


刘杰辉从楼梯处走了下来,依旧是一丝不苟的精英模样。


李文建看到他的时候,目光就冷了下来,他明白...

记个梗,如果有空就写,没空就算了。

姚俊杰夜晚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条巨蟒袭击他,他整个人被吞了进去,惊醒过来。接到了电话,香港来电,他的弟弟失踪了。姚俊杰火速赶往香港,却被警察找上门来,在浅水湾泳摊附近发现了弟弟姚俊文的尸体,经法医鉴定,疑是溺水身亡,身上并不伤痕。阿杰火速赶往医院,在太平间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弟弟。

尸体已经被泡得发胀,脸的确是弟弟的,阿杰不可置信的后退,情绪崩溃。

弟弟下葬之后,阿杰的女友赶过来想安慰他,但他并不搭理。阿杰醉生梦死之间还是隐约看到了什么。

酒醒之后,阿杰忽然振作起来,扬言弟弟没死,自己要去找他。身边的人都以为他受打击过度产生精神错乱,女友也再也不堪忍受,...

有没有搞错啊,就因为我写了一个躲藏在洗zao的池子,就把我的文屏蔽了。

我又怎么啦,又被屏蔽了,要不要这么敏感啊

孤雪04

笑三少×解连环  刘郑

解连环从昏迷中醒过来,头生生的钝痛,好似被人用利器狠砸过一番,模糊中察觉出来自己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动弹不得。

“是你?”解连环眼前依旧一片模糊,依稀可辨有一倩影。

“怎么?看到我们小姐的真面目,看傻了?”侍女见着解连环眼呆呆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解连环挣扎了一下变放弃了,嘟囔了一句:“不就是换回女装了嘛!”

那名女子走下了楼梯,便传来叮铃铃的清脆的响声,她头戴一珠环佩,腰间也挂着铃铛,衣裙颜色艳丽,不似中原女子的含蓄,赤足走在地上,解连环从未见过女子这般打扮,十足惊讶过后,女子已经来到了面前。

两人对望了许久,女子上下省视了他一番,俯视着他...

1 / 8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