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十章  初入江湖

杨过好不容易冲开了穴道,懵懵懂懂的一路向北走去,跌跌撞撞,浑浑噩噩,路过河边,看到水中倒影,方知自己已形似乞丐,披头散发,破破烂烂,一时觉得难受,又觉得心酸,想起在古墓的日子,与小师父分离不过三日,却好似已经度过了三年那么久的时间,日日想,时时想,甚至连做梦都在想,不知道小师父有没有危险,也不知道小师父跑到哪里去了。他叫自己去找郭伯父,不知道到了郭伯父那里,小师父会不会来找自己,又觉得小师父无法离开寒冰床,怎么会跋涉那么远来和自己相会,难道自己就这么和小师父分离了?

一时间杨过内心心乱如麻,什么念头都有,想折返古墓,又害怕金轮法王仍在附近,只得继续赶路向北。

杨过已是久不入世,今见着这市仿间的繁华,仿佛有隔世之感,但见这熙熙攘攘的行人中,有穿青绿褂子的,也有穿蓝的,年纪小的大多穿着红绸单裙子,很是艳丽,乍一想,又觉得再如何艳丽也比不得小师父,仿佛只要静静地站在那里,对着他一笑,就犹如山间的清泉一般,可不敢继续再想,再想只会更加难受。

沿路望去,却是满满当当的各种市肆,南宋偏安,达官贵族注重享受,就连这民间也是争相模仿。各种画舫,酒楼,挂着那熟透了的羊肉,柜台上盛满了各种蹄子,糟鸭,大锅里煮着的鲜香的鱼,还有那小摊贩有卖酸辣汤的,有卖油饼的,杨过没钱买吃的,早先小师父给他准备的包裹,早在慌乱时丢失了,他一路流浪靠山吃山,靠河吃河,就是没有多余的银两给自己买点好吃的。

闻着觉得好香,又是饥肠辘辘。“这位小哥,可是饿了,要不要坐下吃一点东西”。听见声响,杨过转身看去,却是一小茶摊,笼屉上蒸着熟透了的大包子。“不了,不要了,我没有钱”。杨过甚是窘迫,但那姑娘却只是一笑,从笼屉里拿出一个馒头递给了杨过,杨过不接。

“拿着吧,我看你在那坐了一天,什么东西也没吃,晚间怕要下雨,或许会要转寒,吃点东西挡挡寒气吧”“不用了,姑娘。”“一个馒头不值几个钱的”。说罢硬是塞进了杨过手里,立刻又害羞一般转身回到了摊位上,杨过闻着馒头的香味,最终还是接受了,道了谢。

晚间果然还是下雨了,他缩在一家的屋檐下,倒也不觉得寒冷,只是旁边睡着一位老乞丐,貌似已经很久没有动静,杨过怕出事,于是拍了拍老人的肩膀“这位老人家,老人家,醒醒,醒醒”

却是怎么拍都拍不醒,杨过有点着急,当下用手去探老乞丐的脉搏,却见老人突然睁眼,猛地一下竟是反扣住了杨过的手腕,杨过瞬时脉门被制,当下内心大骇。“咦哟,你这臭小子,我睡得好好的,你作甚吵醒我啊”“晚辈见前辈久无动静,怕前辈出事,于是乎惊扰到你老人家了,请恕罪。”

“唔,还算你有点良心,诶!睡了这么久有点饿,有吃的没”。杨过心下尴尬,却还是掏出了下午的那个馒头“我只有一个馒头,分你一半,再多也是没有了”。

“啧,就一个馒头啊”老乞丐一脸嫌弃。“不吃算了“,杨过说罢就要把馒头收回去,好心没。没好报。

“诶!你这小子,好是无趣,不过是一个馒头,舍不得?还是舍不得下午给你拿馒头的那姑娘?”杨过一听这老乞丐竟是连下午的事都看了,当下窘迫,“什么姑娘啊,你不吃就算了”。“哎呀,逗你玩的,啧,别吃馒头了,带你去吃好吃的。“

杨过被老乞丐带到一庭院,十分精致,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各色女子出入,商贾士人穿梭不绝。“哎哎,这是哪里啊”“哇,你小子这都没见过世面,这是扬州最大的酒楼啊”。“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当然是吃东西”。“你有钱吗?”“嘿嘿!跟着我不需要钱。”“什么?”“还愣着干什么?走。”

居然是一手提了杨过,就跃上了阁楼,又熟门熟路的穿过门廊和庭院,最后到了 的是厨房,“诶,这家扬州最大的酒楼,是皇帝的小舅子开的,为富不仁,我当然要劫富济贫罗”“前辈,你怎么知道”“我当然知道,我还在皇宫偷吃过御厨的花雕醉鸡呢,”“什么?” “这些个富人啊,吃一顿饭要花上七七四十九只鸡啊,都够贫苦百姓一年的花销啊,你看可不可恶,我当然要把他们统统吃掉罗,诶,还楞着干嘛,赶紧的,吃啊”。

杨过见着那老乞丐在厨房的房梁上大快朵颐,下方是穿梭忙碌的伙计,当下觉得很是惊奇,自己不过是和他有一面之交,他居然就带自己来扬州最大的酒楼偷吃。但是到如今,不吃白不吃,杨过遂敞开了肚皮开始吃东西。

酒足饭饱后,“尚未请教前辈高姓大名”“诶,不想告诉你,想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啦。”杨过见老人虽武功高强但并不像坏人,遂不再多问。

两人又消无声息的沿原路返回,却忽然听见熟悉的声音。“救命啊,你,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哟,小美人,怎么个不客气法"?"不要,不要,救命啊,救命。”

杨过觉得不对,为什么这声音如此熟悉,可不就是下午给他馒头的那个姑娘的声音吗?怎么会?当下不再犹豫,飞身上了楼阁要一探究竟。“哎!你”老乞丐见杨过已经上去,遂只好跟了过来。

却见屋内果然是下午那位姑娘,不知为何会沦落至此,但转目一看,那施暴者居然是一位番僧,杨过顿时啪的推开了窗户,冲了进去,番僧见形势不对,立刻放了女子与杨过交起手来。番僧却不是金轮法王一个级别,加上老乞丐一起,没多久就被杨过擒住,却听见门外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当即老乞丐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走,换个地方。”

四人来到一间破庙“说金轮法王是你什么人?”杨过一脚踹翻了番僧在地逼问道。“什么金轮法王我不知道。”气得杨过狠揍了番僧几拳。“诶诶!轻点,轻点,别把他打死了,你这样是问不出什么结果的”。老乞丐动手拦住了杨过。

“那前辈你说要怎么办?”

“你要找那劳什子的金轮法王作甚啊?”

“不瞒前辈,在下本与师傅隐居山林,却突然被一番僧,不知道哪里来的号称是金轮法王的人偷袭,家师为了护我,已是不知去向,如有什么意外,叫我,叫我怎么……”已是说不下去。杨过情绪激动,说着又要踹那番僧几脚。

“哎!原来如此,来,来,我来帮你”说罢,居然脱了那番僧的鞋子开始挠起痒痒来,“哈哈哈”番僧立马开始抽搐起来,企图躲避,“说不说?不说我就挠你的胳肢窝”“哈哈哈”

最后番僧受不住开始求饶“我是金轮法王坐下外室弟子,奉家师之命前往大胜关。”“去大胜关做什么?”“郭靖和黄蓉要在大胜关举办英雄大会,我等具是前去接应的”。“接应什么,尔等有何图谋”“家师言道不能让他们选取武林盟主,要让中原武林群龙无首,他们才能无力与蒙古王师对抗”。“你们要怎么不让他们选取武林盟主?”“这,在下不知,真不知啊,不要在挠了,家师只道到了之后听后差遣,其他一概不知啊。”

“废物”杨过气得提起那番僧,“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身形和我差不多的男子,长得很好看,身着浅蓝色长衫的,有没有见过,说!”“男子?有,有,家师有传令,要师兄押送一男子去和师傅回合,就是不知是不是你说的那位?”

杨过一听“在哪里,你师兄在哪里,快带我去。”说着就提着人要走。

“哎哎!莫冲动”却是被老乞丐拦了下来,“这姑娘还在这里呢!你总要安顿好了之后再前去救你师父吧!”

却见早已是被他忽略已久的姑娘,在旁边楚楚可怜,“在下蒙恩公相救,实在无以回报”说罢竟要跪下。杨过当然去拦她,姑娘抬头见公子面容如玉,虽蒙头垢面仍不掩风姿,难以言喻。

“姑娘因何被这番僧所擒?”“下午我帮爹爹收摊,却突然被这番僧擒了去那酒楼,险些失了贞洁,幸得恩公相救,实在是无以回报。”原来这些番僧,却也是有练就欢喜佛道的,采阴补阳,杨过一听就想是歪门邪道,心下更是忧心小师父。“这样,我先送你回去,这番僧就有劳前辈看管了”。“去吧,去吧,赶紧的。”

杨过急匆匆想要送回女子,终是到了他家门口。“公子不进去坐一坐”“不了,我有事先行了”“诶!尚未请教公子大名。”“在下杨过”“我叫陆无双”“再会。多谢姑娘馒头。”说罢转头就走,徒留那姑娘在门栏处若有所思,眉眼间全藏在阴暗里,看不出表情。

待到杨过急匆匆的赶往破庙,内心越发不安,总觉得会出差错,等到了破庙,哪里还有番僧和老乞丐的踪影哦!

人不见了!

怎么办?该如何找到小师父?

丢失了小师父的线索,杨过气急发狂,狠狠的锤向柱子,只把那庙柱锤烂,把自己的手锤得血肉模糊,又是懊悔,又是焦急。

小师父,你到底在哪

有人猜出老乞丐是谁吗?我想自己写一段杨过的故事,完全和原剧情一样未免无趣,当然大致走向还是一致的,稍微改一下情节,希望不要太离谱,如果我跑偏了,可以提出来,第一次写文,很怕写得太偏。

杨过即将开始了艰难的师父去哪里啊,师父去哪里的过程。

评论 ( 10 )
热度 ( 6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