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十七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杨过越奔越快,只觉一股寒气由心而起,忽而浑身经脉抽搐,一头撞在了树杆上,两眼发晕,再使不上一点力气。感到有物滴在脸上,竟是天地间飘起了雪花,落在了他的脸上,杨过用手摸了摸面颊。

早已满面阑珊,竟分不清到底是雪还是泪。

陡然一下,杨过猛得跳了起来,用力施展九阴真经的掌法,只打的石摧树裂,惊天动地。

“我们两个真心相爱,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不对,小师父根本就不爱我,他根本就不爱我。”

“他如果爱我,又怎么会离开我,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一个人爱我,全部都要离开我。”

杨过恨不得抓开胸膛,把心掏出来捧给小师父看。

“你看!我的心,我的心啊,我把心都给你了,你却根本不屑一顾。"

“你根本不屑一顾。”杨过不停的低念着。

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寒风急烈,冰雪残酷,刮在身上,他打了个冷颤,胸口恶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有很长的一个梦,梦没有尽头,只有他无止境的追赶,他一直在追一个人,却怎么也追不上他,他拼命跑过去抱住那人,那人却挣脱了他,又继续离他远去,渐渐的,渐渐的消失了。

“啊啊啊啊啊!”杨过惊吼一声醒来。

“哎!公子,你松手,不要这样,”杨过噔得一下清醒,发现原来自己在做梦,怀里好像还抱着个少女。

那少女用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发现杨过双眼无神,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

“你醒了么?要不要喝点水?”杨过仍是毫无反应。

“刚才听你在梦中不停的喊小师父,你是与你师父分开了么?你找不着他了么?”

这一下,杨过却是反应过来,狠命推了一把,直将那少女推了出去。

“哎呀!”少女被推得后退了三步,撞到了桌子上,一时疼痛不已。

“喂!我表姐好生救了你命,你还恩将仇报,推我表姐,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房间内竟还有一名少女的声音。

 

杨过转过头,冷冷的看向声音的方向:“不用你管,你这小骗子,谁知道你是不是又要害我。”

“你,你不识好歹,你”这位少女竟是跟着李莫愁一同逃走的陆无双,只是不知为何又在这里。

杨过只是冷哼,并不回答。

“好了,双儿,你也别生气了,这位公子中了毒,双目失明,你就不要气他了。”

杨过却并非真的不识好歹之人,当下转过头:“在下杨过,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不知姑娘高姓大名?”

“我叫程英,也不是我救了你,是我表妹发现你晕倒了,我和她一起将你扶回来的。”

“知道了吧!早知道不救你了,好心没好报。”陆无双讥讽道。

“你是李莫愁的徒弟,你害了我一次,谁知道会不会害我第二次。”杨过仍是冷着一张脸,他虽入江湖不久,然后屡遭暗算,他本也不是心胸宽广之人,尤其是那次李莫愁还假扮小师父害他。

一想到小师父,杨过又一脸黯然。

程英当即上前去:“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你不要怪双儿了,双儿她也是逼不得已的。”

却原来,李莫愁早年来寻仇不成,为陆老太爷所挡,不甘心之下撸了年幼的陆无双离去。这些年李莫愁功力大增,陆老太爷早已归天,遂又携陆无双入中原再次复仇。当日英雄大会,陆无双见自己伯父惨状,万分难受,便乘李莫愁受伤不备,逃离出来,不敢回陆家庄,怕解释不清楚自己的身世,又怕被李莫愁逮到,遂找到了表姐这里避难,而程英就是陆无双的表姐了。

程英欲上前替杨过把脉,却被杨过反手紧扣住脉门,当下痛呼出来。杨过回过神来,松开了手。

“公子所中之毒难解,如寻不成解药,想要自行配置解药却是很难,我略同黄芪之术,当下之际,只能用一些药草来压制毒性,拖延时间,再另寻他法,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杨过仿似根本没有在听,只是过了很久才回答道:“有劳姑娘了。”

程英出去采药,陆无双多次想要搭话杨过,杨过仍不理她,一脸漠然,坐在床上,不知在想什么。

却道这边,陆家庄内早已急成一团,杨过双目失明跑了出去,郭靖怕他会有危险,当下发动所有人外出寻找,仅一人除外,王重阳盘膝而坐,闭目凝神,郭靖前往请示,也未见其答复,只道是祖师在闭关,遂鞠了一躬后退离出去。

程英在外采药,忽见远处行来一人,一身素道服,手持一浮尘,端是一脸好相貌,程英一看脸色大变,又害怕对方怀疑,转过身去想假装看不见然后离开,已是迟了。

“你为何看到我就转身离去,难道?你知道我是谁?”话语刚落,这位道姑竟已欺身上来,映入程英眼前,程英大吃一惊,只好答到:“不是,你误会了,我想起了急事,要回去。”

只见那道姑凤目一转,忽而笑道:“呵呵!这荒山野岭的,想找个喝茶的地方都没有,不如,你带我去你家喝一杯茶,怎么样?”

程英手心开始冒汗,刚才李莫愁只瞬间就迫近自己,自己全力一搏,未必能有胜算,只能出其不意,走为上策,待到人多之处,在另寻他法,千万不可能李莫愁找到双儿和杨大哥。

当下弹起一指刺向李莫愁,李莫愁侧身以避,却又冷哼一声:“不自量力。”两人交起手来,不多时程英就不敌李莫愁被一掌倒在地。李莫愁理了理浮尘,抬颚道“老老实实说出那孽徒的下落,我还能留你一居全尸,不然你就等着和陆展元一个下场吧,你们陆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原来李莫愁竟然认出了当年那对一起玩耍的小女孩,她打伤了一个,掳走了另一个。

李莫愁正要一掌打下,却忽有一道暗器射来逼她停手,只听得有人高呼:“手下留情”。

回身一看,却见迎面一青年侠客,骑着白马,一身青衣,身负宝剑,背光而行,阳光直射下,竟是晃得李莫愁眼晕,当下定下神来,却已是被那青年携了程英上马疾驰而去。

这位青年,就是跟随着周伯通而来,后被派出寻找杨过的耶律齐。

四人齐聚茅舍,只听耶律齐道:“杨兄弟别来无恙了,来不及叙旧,李莫愁快要追来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陆无双一听大惊失色,没想到李莫愁竟然如此之快的就找寻过来。

四人还未反应过来,已经听得门外嘶嘶的声音传来,往外一看,竟是无数条毒蛇爬行过来,顺着篱笆、墙壁到处都是,空中又传来了那首熟悉的魔音。

四人当即捂耳塞听,只听陆无双道:“我有一套功法,能抵御魔音,但不能太久。”遂将心法口诀传给三人。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李莫愁竟已到门口,当下耶律齐只得持剑攻了过去“我先阻她,你们快走。”

“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着,全部给我留在这吧”李莫愁挥手去挡,两人交手,耶律齐使得是正宗全真教武功心法,奇怪的是,李莫愁的武功竟然刚好克制耶律齐的武功,两人一来一回之下,皆是暗自心惊,怎能如此巧合?

然而并不妨碍李莫愁动手杀人,耶律齐也是少年英侠,侠肝义胆,为了朋友甘舍性命之人,见武功频频被克,当下竟完全不顾自身,使得一手同归剑法,每一招都是猛攻敌人要害,招招狠,剑剑辣,竟是把性命豁出去了。

李莫愁却未必想要拼命:“你跟他们什么关系,竟为了这两个女娃娃,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在下与这两位仅一面之交,也不能任凭姑娘你伤了他们二人的性命。”

这世上还有愿意为救一面之交之人,而甘愿舍去性命的人?

哼!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李莫愁长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啊”!

杨过陡然听着这么一句诗歌,心念一动,脑海中千言万语情深似海皆在他心上化为一人,他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

李莫愁吟诵完诗歌,忽然翻脸,“世间大苦,活着又有何乐趣,今日我就成全你,让你和他们共赴黄泉。”

出手更加毒辣,周围毒蛇逼近,程英抚琴退蛇,却听得李莫愁爆喝道:“顷刻之间,就让你四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应声而落,竟是程英的琴弦被震断了一根。程英本是琴艺平平,自难成曲调,只能好歹震退片刻蛇群。

耶律齐即刻乘势而上,剑光暴起压向李莫愁,却见得李莫愁不屑一顾。她看也没看被驱退的蛇群,冷声道:“配合的真好,好,我先杀一人,看你们悲不悲痛”这一生厉喝,琴弦竟是又断了一根。

当下陆无双忍无再忍,抛出一物,李莫愁凝神一看,竟是当年她和陆展元定情的半边锦帕。

上面绣着一首诗歌:“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李莫愁一时间站立不动了,四人趁机逃走,她依旧静默不动。

忽然间她双手一阵急扯,往空抛出,锦帕碎如梨花落雨。

“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忽悲忽喜。

四人拼命逃走,杨过被拖得踉踉跄跄,本是双眼看不见,如今更是糟糕。

“哼,看你们往哪里跑!”李莫愁竟然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四人具是绝望,不知该如何是好。

忽然间听得天地间一声萧音响起,曲调婉转空灵,摄人心弦,

杨过闭目细听,这箫声曲调犹如大海浪潮,波涛汹涌,白浪连峰。

一曲闭,仍是余音绕梁,经久不绝,众人皆心下有所感。

未见其演奏是何许人也,已闻其声,“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吟诵的竟是李莫愁那一曲。

李莫愁当下神色大变,立刻挥了浮尘,荡开四人,急射出而走。

程英却大喜道:“师父!”

评论 ( 3 )
热度 ( 7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