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十九章 绝情幽谷


杨过与周伯通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杨过不肯说话,只把周伯通憋得够呛,天天撩拨着杨过,杨过始终不肯一声,周伯通上蹿下跳吸引杨过注意力却见杨过陡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盯着他。于是周伯通又一次被杨过盯得全身发毛,当即后退半步:“你要干什么?”一幅躲躲闪闪的样子。

杨过逼身上前,死死的盯着周伯通道:“我怎么想也想不通,小师父为什么躲着我?他为什么不在陆家庄了?他又跑到哪里去了?你是他师弟,他把什么秘密都告诉你了,所以你一定知道原因?”


周伯通吓得立刻后跳了半步:“什么?什么什么想不通,什么什么躲着你?你们两个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啊!”


“你不说?那我就不走了,你一个人去绝情谷吧!”杨过说完,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下可把周伯通急得团团转,他围着杨过转了好几个圈:“怎么就不走了呢?好好地你就不去了,你不想要治好你的眼睛了?”


杨过只是偏过头硬着脖子道:‘’不治,要治你去治。“


周伯通只得蹲下来,杵在杨过眼前道:“又不是我眼睛有毛病,是给你治病,你不去我去有什么用啊?”


杨过硬着脖子把脑袋偏向另一边道:“哼!除非你把你和小师父之间的秘密告诉我,他为什么躲着我!”


周伯通急得抓耳挠腮:“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逼我。”


杨过一点也不买账:“你少狡辩,我都听到了,小师父要你保守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你快点告诉我,告诉我他为什么躲着我,他到底在哪里,不说,我就是不走了。”


“咿呀!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呢!”


想他周伯通机智万分,偏偏就是拿这个臭小子没办法,两人就这么耗了半天,耗到天都黑了,杨过仍是坐在地上不肯起来。

周伯通急得趴在地上了:“哎呀!杨兄弟,求你了,求你走吧,你不走,我师兄他非得揍扁我不可。”

“那就揍扁你吧,反正挨打的不是我。”

“哎!你怎么能这样?“

“我就这样了,你能把我怎么滴?”

”你这臭小子,你到底走不走?”

“不走,就是不走。”

“好!你不走是吧?你不走!你不走,我扛着你走。”


说时迟那是快,周伯通咻得一下扣住杨过的手腕,杨过正要拆解,哪料周伯通快如闪电,唰得一下点了他的大穴,一把把他抓在肩头,扛着就跑。


杨过只听耳边风响,眼前景物一晃就过,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奔了二十里地,脚力之快,骇人听闻。


周伯通步履如飞,也不管肩头杨过如何叫骂,硬是扛着他走了一天一夜,终是把杨过放下,张开嘴吐出舌头开始喘气:“哈!哈! 哈!累死我了,哎!累死我了,饿死了,渴死了,不行,我得歇会!”


杨过刚开始被周伯通扛着跑的时候还叫骂,后来不知声了,这下周伯通安静下来,遂又附身上杨过眼前:“你小子怎么又不说话了?诶!不管你了,饿死了,找吃的去。”点了杨过的穴道,想想不放心,又弄来绳索将他困在树上,便出去找吃的了。


周伯通回来,见杨过居然乖乖的没有逃跑,觉得十分奇怪。”哎!杨小子,你怎么不跑了啊?”

杨过只是紧闭着嘴,根本不理他,周伯通自讨没趣,只好将杨过放下。“哎!我解开你的穴道啊!你好好吃东西,千万不要跑了啊!你跑不过我的,我很厉害的。”


哪里知道,他松开了杨过,杨过便又是盘腿坐在地上,不说话也不吃东西。无论周伯通怎么费尽口舌,杨过就是不张开口。


两人就这样又硬耗了两日,杨过开始有气无力,双唇发白,他滴水未沾,未说一句话,饿得两眼发晕,但是就是不肯妥协,只把周伯通急得够呛。


这日杨过依旧于一树荫下静坐,周伯通出去了,现在即使不点杨过穴道,杨过也没力气逃走了。没多久周伯通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个瓷瓶。他蹲下身来,冲着杨过笑:“嘿嘿!”


杨过当下觉得不妙,侧身想躲,然而周身乏力,又一次被周伯制住,动弹不得,却见周伯通捉着杨过的嘴巴,拿着那瓷瓶就直接往里硬灌,杨过支吾着想要反抗,哪里抵得过周伯通的蛮力,等尝到嘴中的东西是何事物之后,杨过吃了一惊,慢慢的停下来,用舌头一舔。


竟然是蜂蜜。


过了很久,杨过终于开始慢慢的不再反抗,张口自己把蜂蜜喝下去,也不再和周伯通闹别扭了,乖乖的跟着他来到了绝情幽谷。


绝情幽谷,坐落于群山之中,周围悬崖绝壁环绕。如要入谷,须得乘坐一座巧夺天工的云梯方能入内。

谷内流光异彩,云峰环绕,僻静安宁,仅有千鸟飞绝,群兽追逐嬉戏,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


“你小子可托福了,要不是我老顽童带你,一般人可进不来,喏!你瞧着那些漂亮的花草没有啊,那些可都是有毒的,千万碰不得,碰了可要吃大亏的。”一边向杨过炫耀,一边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悻悻的抓了抓头发。


杨过却是忽然道:“你说我俩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老顽童一听,当即兴奋的大叫:‘’好啊好啊!”


杨过只是一指,那边一群嬉戏的果子狸说道:“我们来玩个赛跑的游戏吧!”

“赛跑?你可跑不过我!”

“不是我跑,是让这些果子狸跑,看到那边那扇门没有?你我各挑一只,谁先把那果子狸赶到那边那扇门,就算谁赢,输的那个人要答应赢的那个人一个条件。先说好,不能碰那只果子狸。”


周伯通隐约觉得有陷阱,但是又克制不住想玩,当下就答应了。


两人各挑了一只果子狸,周伯通专门挑了一只个头大的,看起来很强壮的,心想一定能跑得很快。而杨过则挑了一只小而年幼的,两人皆抱着果子狸,来到了那扇门前的草坪上,将果子狸放下开始比试起来。


周伯通使尽全身力气,哄,吓,叫,吹,然而那只果子狸就是不听他的命令,到处乱跑。相反杨过这边的小果子狸却很好哄,杨过拿出一些果实,开始一步一步的逗那小动物往前走。


周伯通一看:‘嘿!好小子,你居然拿吃的逗?’


“怎么!当初又没规定不能借助外力,何况我又没有直接碰它。”


“哼!你逗我也逗!”说着周伯通便跑去摘了一堆的果子来给这只果子狸吃,然而事情总是超出他的意料,那只成年果子狸,早就成了精,光吃果子就是不走,周伯通喂了许多果子,那果子狸居然吃饱了就懒洋洋的躺下晒太阳,只把他气得七窍生烟。


相反杨过则是非常有耐心的一步一步诱导着那只小动物慢慢的爬向那扇门。


周伯通急了:“你走不走?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说时迟那时快,他又一次管不住自己的手,直接去捉那只果子狸。


“哈!你输了,你碰了那只动物。”


“我!”周伯通立刻就憋得两脸通红。


就在这时,响起了一名女子的声音:“两位好雅兴,到了我绝情谷,却不进门,而是在门口玩起了游戏,怎么?我这几只果子狸,很得二位喜爱?”抬头一见,一名绿杉少女迎面款款而来,未施胭脂,淡扫峨眉,落落大方,


杨过起身行礼:‘’不知这几只果子狸竟是姑娘所养之物,私下取之,多有得罪。”“公子不必多礼,几只宠物,当不得大事,近日听闻谷中将有贵客到临,这位想必就是杨公子吧!”


杨过只是淡然道:“姑娘叫我杨过即刻,多谢贵谷招待,不知姑娘高姓大名!”


周伯通这边早就恼怒不休了,他输了比试,又见两人磨磨唧唧,当下插话道:“哎!她是公孙止的女儿公孙绿鄂。你们两人到底进不进去啊!”

公孙绿鄂被插话道是不生气,仍是向周伯通行了一礼:“晚辈见过周前辈,一别多年,家父也甚是挂念前辈您啊!”

“诶!是是!”周伯通不善与女子打交道,当下只是含糊不清。

杨过这边却是发问道:“怎么?你二人原是旧识?”


公孙绿萼微微一笑回道:“我年幼时,曾跟着父亲见过周前辈,那时前辈跟着他的师兄来谷中寻医……”


话未说完,却见周伯通跳了起来:“诶呀!到底进不进去啊,肚子饿死了,你们饿不饿?反正我是饿了,我们快去吃东西吧!快点,快点走啦”遂催着二人进门。二人无奈,对视片刻,只得跟了上去进入了门内。



TXT:感觉我的进度好慢,有点拖,然而时间不够,一次又只能写一点点剧情,

其实大纲都有了,就是走剧情很麻烦,得叙述清楚,不知不觉就已经啰啰嗦嗦这么多章。

没办法,强迫症,非得把自己想什么一步一步的写出来,就当是练习写作吧,为我以后挖更多的坑做准备。




评论 ( 10 )
热度 ( 7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