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二十章 情花之毒

三人至青石板路尽头,只见一座极大的石屋,一位童子进屋禀报,未多时,屋内出来一位绿袍老者,身形极矮,杨过虽看不清具体容貌,却觉得此人外貌应是不好看,让人莫名心生厌恶,这人便是公孙止了。

杨过于绝情谷内受公孙止医治双目,双眼渐渐的能够看清事物,公孙止尽心尽责,然而杨过心下仍觉得极为怪异,却道不出根由。

这天,杨过好不容易逮着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周伯通,堵着周伯通在门廊不让他走。

“哎呀!你好烦啊,你老缠着我不放做什么咧?”周伯通左躲右闪企图拜托杨过。

杨过单手擒着周伯通的右臂不让他走,一边开口道:“你以为我想抓着你啊!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赌约呢!”

听到此话,周伯通心下不好,企图开溜,然而被杨过死死拖住就是不让他离开。

“啦啦啦!一把年纪了,说话不算话啊啊啊!”杨过被周伯通拖着走,一边高声大喊。

周伯通一听立马不干了,插着腰道:“哼!我周伯通行的正坐得直,绝对不会赖账的。你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我也去!”

杨过立马站起身来,正视周伯通道:“那倒不必了,你只要告诉我,小师父到底为什么躲着我,不肯和我在一起,我就算你履行约定了!”

周伯通一听就开始含含糊糊:“额,什么什么!我不知道啊!”

“还想狡辩!你不说,我就把周伯通耍赖的事情告诉全天下人都知道。我现在就去跟公孙姑娘说,明天我就去告诉全真教的那群道士!让他们看看他们的师叔是个怎样的说话不算话之人。”

“哎哎哎啊!别啊!别啊!”轮到周伯通拖着杨过了,“不能说啊,真的不能说啊,你还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吧!真的!”

杨过回头瞪着周伯通,久久的不说话,直到周伯通又一次被盯得心虚了,杨过才开口:“好!想不到你周伯通是如此言而无信之人,当我杨过看走眼了。从此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哼!”说罢就转身要走。

周伯通立刻上前阻拦,虽跟杨过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周伯通觉得杨过是个十分有趣之人,他跟他师父一样,总是有法子能治到自己,如果真的和自己绝交了,那人生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好好好!我告诉你!咿呀!你们一个个都这么能折腾,我实在拿你们没办法!”

杨过立刻回头看着周伯通,周伯通只好支支吾吾的把真相说给杨过听:“会折阳寿的!”

“什么?”杨过没懂。

周伯通凑近杨过耳边轻声说道:“他现在不能睡寒冰床了,其实是在拿自己的剩下下来的生命来做补偿,所以他根本不能和你在一起,因为他早晚……!”

“什么!!!”

“没办法啊!我也救不了他,天底下没人能救得了他,他说生死有命,我也没办法啊,我,我……”

周伯通话未说完,杨过就已经冲了出去。

“喂喂,杨过,你要去哪啊!你,你,哎!”周伯通不停的朝杨过招手,然而杨过像根本没听见似的冲走了,周伯通转念一想:“哎呀!不好,得赶紧离开这里,不然还不得被师兄骂死。”

杨过只是发足狂奔,冲到了绝情谷中央,谷内建筑环谷而建,将正中围成了一个圆形,讲究天圆地方,顺应自然。然而此时此刻,杨过根本没有心情来欣赏这些巧夺天工的建筑,他站在圆的中央大声吼道:“小师父……”

“小师父!你出来啊,过儿知道你就在这里,你出来啊!”

“小师父,你不要躲了,你明明就一直在我身边,你为什么要躲起来,你出来啊 ……出来啊……出来啊……啊……“

杨过的大吼在空荡的山谷里传来了回声,却并没有人回应他。

杨过颓然跪下,早已泣不成声。

“小师父!过儿知道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对不对!黄岛主会突然出现救我,周伯通会找到我,会拿蜂蜜出来给我喝!都是你安排的当对不对?过儿都知道啊!知道啊!”

“只有你知道过儿喜欢吃甜的,过儿最喜欢喝蜂蜜,你明明这么关心过儿,你为什么这么狠心避而不见啊,小师父……呜呜……呜”

杨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仍在那山谷里枯喊:“过儿只想和你在一起,既是你不传授我武功,我也会一生一世听你的话的!”

“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不管时间长也好,短也好!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你出来啊……我们一起回古墓啊!我们把那古墓都封了,一生一世住在里面,再也没人打扰我们了……”

杨过伏在地上断断续续的诉说着,整个山谷空空荡荡,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在这里回响着。

“过儿!”就在这时。

“过儿!我在这里”

杨过抬起头一看,那人已在灯火阑珊之处。

杨过一头撞进了他的师父的怀中,紧紧的抱住师父的腰,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仿佛又回到了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杨过哭着将自己满肚子的委屈诉说关心自己的人听,求他收自己为徒的时候那样。

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再也不愿意分离了。

然而这边,公孙止早已看得咬牙切齿,内心暗道“杨过,不能留!”

杨过与王重阳手携手走上前来,王重阳行礼道:‘谷主医治了过儿的眼睛,重阳无以为报,他日谷主如有需要,可着人前往重阳宫,只要不违背礼法,全真教上下当竭尽全力为谷主解忧,今日,我和过儿就此别过,多谢谷主相助!’

“哼!绝情谷岂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重阳,这么多年来,我对你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然而你从来都没有把我看在眼里过,哪怕这次我亲自出手医治你的徒儿,你也依旧根本看都不看我一眼!”

杨过心想:“难怪觉得这个老匹夫奇怪,你长得这么丑,也不照一下镜子,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谷主之情谊,重阳铭记于心,然而重阳已有了过儿,遂不能回应谷主,何况重阳乃将死之人,谷主又何必执着于我呢!”

“你不会!你不会死的!”公孙止说着露出了做梦一般的神态,只把杨过看得想吐。“我已经收集了千百种灵药,只要你一一试过,总能找得出一种能治你之伤的。

"哇!你有没有搞错啊!叫我师父给你试上千百次,哪有这种治病的方法,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拉倒,不要浪费我师父的时间。”杨过一听有治,本来心存希望,结果一听却是这种方法,当下心疼小师父,不想他受不必要的苦,遂出言相讥。

哪知公孙止一下就炸了,“你懂什么?王重阳身怀先天功,能久而不老,一般人根本练不成这种功夫,十万里面也挑不出一个他这样的人来,只有特别体质的绝顶聪明之人才能练成,缺一不可,不老之人啊,世间难得啊,只要让我试上那千万次,总能找到一种药让他不死,他真是天下难寻的炼药之才啊。”

“什么?”这下换杨过炸了,“你居然是想要拿我师父炼药!”

“长生不老啊!长生不老你懂不懂?王重阳已经不老了,只要让我炼成了这药,就可以长生了!为了长生,吃点苦算什么?你这种凡夫俗子,懂什么,那是仙人之术啊,重阳你不是修道吗?这下真的可以成仙了!成仙了啊!”

“万法之道,当是顺应自然,我久而不老,已是违背法则,当受这惩罚,岂能避之!”

“师父,我们走,不要理这个疯子”说罢杨过执着王重阳的手走就要离去。

“哼!你们以为这世间上什么事都能如你所愿吗?你们也太小看我绝情谷了!”说罢,将手中的蛇头仗往那圆心一戳。随后立刻转身飞往了那高台之上躲了起来。

哄得一声巨响,仿佛什么事物被放了出来,王重阳心下危机重重,当下将杨过护到了身后,紧盯着四周,却见周围开始密密麻麻的有声音靠近,悉悉索索的好似有什么在爬行,难道又是驱蛇之术?

杨过顿时紧张起来,完了,这次出门没有带药包,谷内也不准佩戴兵器,不知该怎么跑出去。

出乎意料!

爬行蔓延过来的并不是蛇,而是一道道藤蔓,藤蔓上开满了诡异而又鲜红的花,这些藤蔓竟如有意识的动物一样朝着血肉爬行过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王重阳自认为见多识广,却从未见过如此灵性而又诡异的植物,但是他明白一点,越是美丽的生物,就越是歹毒,当下想要拉起杨过用轻功遁走。

“没那么容易!”公孙止密切注意着这二人的行动,见他们想逃,又用蛇头杖戳动某处机关,顿时空中开始利箭横飞,密密麻麻,竟是将二人上空封住。

王重阳当机立断,拉着杨过就向谷口冲去,同时动用真气将这些靠近的藤蔓震断。可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动用武功,早已是压迫自身经脉到了极致,当下觉得周身经脉抽搐,忍无可忍,已是一口鲜血喷出。

“小师父”杨过惊呼,立刻用手去拭去那鲜血,献血沾满了杨过的手,杨过记得满脸通红,好似自己受到了天大的折磨似的,然而此番他未带兵刃,根本无法砍断这些蔓延而来的花朵,帮不上什么忙,情急之下,杨过灵机一动,他动手抽掉了自己的腰带,开始凝神尝试着将真气聚集在腰带上,竟然管用,只见杨过讲一条简简单单的腰带如柔韧的鞭子一般甩出去,蔓延而来的藤蔓皆被他抽开。

王重阳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之前见过儿见自己拈叶飞花,如今能够活学活用,果然很十分聪明。两人互相配合,竟是快要闯脱了出去。

公孙止当下大惊,怎么可以让煮熟的鸭子飞了,竟不惜去启动祖辈留下的震山机关,随着机关的渐渐启动,大地开始颤动起来,而且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杨过开始站立不稳,眼看要摔倒了,王重阳伸手想去拉他,却最终只是拉到了他的指尖,眼睁睁看着过儿摔倒在那些诡异的红花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杨过当下痛得忍受不住惨叫出来。

“哈哈哈!痛吧!这里是绝情谷,这些花就是情花,断绝人之感情的情花,哈哈哈!专为你们这些多情之人所种。爱得越深之人,越是痛苦,越是思念,就越疼痛。怎么样!好受吧。哈哈哈哈!”公孙止像是疯子一样的狂笑起来。

王重阳哪里管得到公孙止说些什么,他想伸手去拉,哪知杨过大叫着不要过来,更多的藤蔓往杨过身上蔓延开来,没过多久杨过的身上就开满了一朵朵鲜红的花朵。

“不要过来,小师父!不要过来!,让我死了,让我死了吧!千万不要过来啊!小师父!”

然而任凭杨过如何大喊,王重阳早已焦急的飞身扑了上去,不管不顾那些情花,只是用手去拉杨过,欲将他从花丛中拉出来,可是情花毒果然了得,攻他之心,碎他经脉,痛得他五脏六腑俱被焚裂一般。

“啊啊啊!”只听得王重阳怒吼一声,竟是将周身真气全部外放,轰得一声,天地为之震撼,方圆数百米范围内,寸草不生,绝情之花竟被他生生的毁去了。

杨过终于免被情花缠死,可是王重阳也再无法支持住自己,软软的倒了下去,摔倒在杨过的身边。

“小师父!!!!”杨过想要伸手去扶他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抬不起来,全身都在痛,动情愈深,情花毒就愈痛,痛到他连自己的最心爱之人就倒在自己身旁,也触不可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杨过使劲全身的力气抬起了自己的手,终于触碰到师父的脸庞,轻轻的抚过他的脸,温柔的替他擦拭那嘴巴的血痕,杨过闭上了双眼,泪水顺着他的眼趟了下来,过了许久,久到那圆心广场上聚集了许多前来围攻的绝情谷门人。杨过再次睁开双眼,已是双目通红,眼光骇人。

”我要你们绝情谷片甲不留,全部给小师父偿命!”说着跳将起来,左手携了他的师父就往谷口冲去。

“挡我者死!”竟是右手发掌直接将一名门人劈飞了出去,那人飞到空中竟是忽然首尾裂开,竟是被被杨过生撕了。原来杨过气急之下,强行突破了之前久久不能突破的九阴真经第七重,势必会对之后他的修行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然而此时杨过哪里管得了这么多,他单手抱着他的师父就要闯出谷去,遇人杀人,一路鲜血横流,尸横累累,公孙止再眼见阻拦不住了,竟是将他的亲身女儿朝着杨过抛了出去,原来公孙绿萼早在父亲启动情花大阵的时候就赶了过来,苦劝公孙止,却根本不起作用,公孙止早已疯魔了,此时更是将自己的亲身女儿抛了出去来阻挡杨过。

公孙绿鄂飞到了半空中,眼看就要被杨过之掌所劈,心下绝望,闭上了双眼。

杨过却是陡然停住,竟是收了掌锋去。

就在停住的那片刻,公孙止再次出手,一掌从背后偷袭,将杨过一下子打下了那鳄鱼池,立刻就有十多条鳄鱼闻到血腥味爬了过来,公孙止不屑的看了看池子,早已没有了杨过的踪影,只是那一池绿水被鲜血染红,他转身将王重阳接到了怀里,竟像是得到了什么珍贵的药材一样,兴奋的抱着就走了。

公孙绿萼在后高呼:“爹爹!”

公孙止却像闻所未闻似的,自顾自的越走越远。

公孙绿萼心灰意冷,又一次闭上了双眼,随即扑通一下跳入那鳄鱼池中,竟是随着杨过而去,转瞬她就被池水淹没不见了踪影。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