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耽美同人)

第二十一章 侠之大者

 

改动较大,不喜误入。

绝情谷深处的炼丹房内,有一座巨大的丹炉,然而这丹炉内炼制的并非是丹药。

而是人

这座巨大无比的青铜丹炉将一人封于炉内,仅于留头部露于外,四肢皆被锁于炉内。 铜炉热气喷发,公孙止正不停的将各种药材加入其中,利用烟熏的方法,将药力渗透进去。

但见炉内的人额头布满了细细的汗珠,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神色模糊,似在极力忍耐什么。

“重阳,你先行忍耐一番,要不是此番周伯通那斯逃走时将我炼制多年的灵药盗走,我也无需用这种方法。”公孙止神色愤恨道,随即他又抬起了头,露出了痴狂的神色。“没事的,重阳,只要炼成了,只要炼成了,你就可以长生不老了,到时候你就是真正的仙人了!”

公孙止早已疯魔了,他根本没有料到,事情正在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他将杨过打下鳄鱼池,不但没有让杨过死掉,反而让杨过遇见了他此生最大也是最深恨的一个仇人,他的克星,他的结发妻子,裘千尺。

他更没想到,裘千尺不但没死,反而借助了杨过的力量,从深池之中爬了出来,那鳄鱼池底下正是暗河,四通发达,居然整好同到这个炼丹房之下。

只见裘千尺如地底的恶鬼一般爬了出来,骇得公孙止如见到鬼一般不停的后退。

“你!你!”

“没想到吧,公孙止!你没想到吧!我居然没死!”

公孙止万分害怕之下,早已丧失了神志,竟是被杨过一掌打成了重伤,吐血不止,他看了一眼丹炉内的王重阳,双眼满是贪婪,杨过气得又要上前一掌拍死他,却被公孙绿鄂拦住。

“不要,他好歹是我爹爹,求你不要杀他。”

却在此时,公孙止再次故伎重演,一掌将他女儿拍向杨过,杨过只得伸手去接,公孙止立刻破窗逃了出去。

杨过也再也顾不得其他,走到丹炉内想将他的小师父放出来,然而青铜丹炉奇重无比,任凭杨过使尽全身力气,仍不能将盖抬起,杨过急得满眼通红,想要再次运功抬起铜盖依然不得其法。

却听得裘千尺在他身后冷笑:“不要白费力气了,这铜炉重四千九百百十斤,本是我绝情谷震谷之宝,历代掌门炼丹所在之处。只能用特殊的技法才能打开。”

杨过随即立刻躬身向前,他虽心下极其厌恶裘千尺,却仍不得不曲膝逢迎:“求前辈救我师父,晚辈无以为报,无论前辈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哼哼!公孙止虽卑鄙下流,但他当年的确是得到了我哥哥的真传,你师父的伤被他倒是治好了不少!”

“真的吗?那?”

“可惜他深中情花之毒,普天之下,只有我知道那解药藏在哪里,连公孙止都不知道。”

杨过立刻会意:“求前辈替我师父解毒,晚辈万死不辞。”

“你倒是深情!”裘千尺说罢眯起了双眼,那双浑浊不堪的眼神却让人心生寒意。“如果去让你杀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师父,再没有其他人对我好了,我只在乎他一个人,其他任何人,只要能救他,我都不在乎!”

“哈哈哈哈!说得好!我要你杀的其实也是你的仇人!”

“我的仇人?”

“没错,就是你的杀父仇人,郭靖黄蓉夫妇。”

“什吗?”杨过大吃一惊。

“你杀还是不杀?杀了他们,既能报你杀父之仇,也能报我之仇,还能救你师父,一举三得,怎么样?我待你不错吧!”

杨过神情恍惚的出了绝情谷。

谁知襄阳竟有战事,蒙古大军南下,朝廷无力,郭靖只得带人在襄阳苦守数月。

事情出乎杨过的意料,本报着一颗必杀郭靖之心,临手之事,却旧伤发作,原来当日他强行突破九阴真经第七重,早已隐患重重,然而他一直不管不顾,今日在这时刻竟是发作起来。

他不但行次失败,反被郭靖所救,郭靖不惜消耗自身内力来替杨过疗伤,令杨过内心十分矛盾,持此之际,黄蓉却终于诞下了一对双胞胎,杨过见得行刺未成反令郭靖黄蓉心生警惕,遂直接抢了那女婴就离开了襄阳,准备用此婴儿来换取情花之毒的解药。

然而事情再次变化,黄蓉对他穷追不舍之下,两人交手,婴儿竟被在旁一直隐藏的李莫愁劫走,李莫愁竟是想凭借此婴儿来胁迫黄蓉相助她对抗陆家。

一时间,三人俱围绕此婴儿你争我夺。李莫愁为二人所追,携着那婴儿一路逃走,却不想又一次遇到一位熟人,正是那周伯通的徒儿耶律齐。

耶律齐当下出手来夺女婴,李莫愁左手抱着婴儿,右手持着长剑与耶律齐斗将起来,经过上次一战之后,耶律齐发现此女子的招数居然巧合的克制了他全真教的武功,之后一直冥思苦想该要如何破解其法,渐渐的让他摸出一点门路,今日恰逢李莫愁怀抱婴儿,行动不便,竟叫得耶律齐占了上峰去。

然而他新练招式,不甚纯属,收发尚且不能完全自控,眼见此下发掌,李莫愁侧身闪避,那掌风竟要向那怀中的婴儿打去,当下两人皆是大吃一惊,李莫愁出于本能,竟停住身法,生生受了耶律齐那一掌,被他击飞了出去,落下了身后的悬崖。

耶律齐当下扑身去就,已是迟了片刻,两人皆手拉手掉下悬崖,只见耶律齐单手抓住那崖壁,另只手死死的扣住李莫愁的手腕,李莫愁被他抓住,却也用另一只手紧紧护住怀中婴儿,婴儿适逢惊变,早已大哭不已。

耶律齐有伤在身,气损不足,单手渐渐地无法再支持住两个人的体重,眼看就要掉下去了。

就在这时,李莫愁终于出声:“你把这孩子带走吧!”

“什么?”

“我曾经也有这么一个孩子,但是我没能护得住他。”说罢,要将那孩子递与耶律齐。

耶律齐当下大惊:‘’姑娘不要冲动”

一惊之下,崖壁竟然被耶律齐抠得松动,再也无法受力,碎裂开来,二人皆开始掉下那悬崖。

坠落之际,耶律齐紧紧的将李莫愁搂往,将她护在怀中,而李莫愁也将婴儿护在怀中,两人一起被那崖壁的树枝不断的剐蹭,又掉落到一片十分陡峭的灌木丛。相拥着翻滚而下,耶律齐始终死死的护住了怀中的人,直至最后撞上了一块大石,失去了意识。

待他再次醒来,周身伤口俱已包扎好,杨过盘坐在他身前,阴晴不定的看着他,旁边黄蓉正在哄那孩子。

“孩子有没有事?”

“幸得少侠相救,襄儿只是擦伤,并无大碍。”黄蓉欢喜的感激道。

耶律齐当下送了一口气道:“那就好!那……”

“你在问李莫愁?她早走了,是她跑来通知我们你在这里的。”杨过一直在看着耶律齐,神情古怪。

“那她有没有事?”

杨过露出了嗤笑的表情,“你的品位倒也蛮独特的啊!她能有什么事?”

耶律齐当下郝然,不好意思的转移话题,看向黄蓉道:“郭伯母,我已无大碍,襄阳事紧,我们还是尽早赶回去为妙。”

三人随即启程赶回襄阳,回去的路上,黄蓉忽然开口道:“过儿!我知你心下欲报杀父之仇,毕竟虽非我亲手杀你父亲,他终是因为而死。”

杨过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黄蓉。

“然而此番襄阳城危,军民将领皆依靠你郭伯父支持,你也知朝廷一向羸弱偏安,如没有你郭伯父竭力抵抗,蒙古大军之怕早已南下,毁我大宋河山。我希望你你能看在襄阳军民的份上,不要再杀他,不然襄阳失手,否则数万百姓要流离失所。”

杨过仍是冷冷的看着黄蓉。

“如果你实在要杀,就杀我吧,我只有一个希望,希望你能帮我把我的女儿带回去,这毕竟是靖哥哥的骨血。”言罢就自顾自的将怀中的婴儿递到了杨过手中。

杨过看着怀中的婴儿,实在是活泼可爱。

一旁的耶律齐也忍不住发话:“杨兄,婴儿何其无辜,又何其可爱,你忍心……”耶律齐终究说不出什么相劝的话语来,他也觉得无论说什么都不合适。

“你明知我不会杀你。杀你,无异于至郭伯父于死地,你们一生相爱,又刚有了孩子。”杨过心道黄蓉果然狡猾,先将孩子交于他,再让自己动手,自己又如何能当着孩子的面下得手去,说罢,便将婴儿又递还了黄蓉。

三人回到了襄阳。却见郭靖已满是疲色,走上前来,先是询问安危,然后待黄蓉离去后,转身于杨过道:“过儿,我希望你能帮我!”

“我收到线报,蒙古大汗与其帐下诸位高手已至襄阳城外,敌军势必士气高涨!”

“所以郭伯伯你意欲如何?”

“那蒙古可汗忽必烈,我与他父托雷曾是结义兄弟。此番我欲前去,行次于他。”

杨过听闻心下一震:“是了,行次义兄义弟,本就是他的拿手好戏。”

却听得郭靖接着道:“然而蒙古大营,危险重重,此番我前去只怕有去无回,所以我希望你能代我照看襄阳安危。”

杨过虽恨黄蓉,却并非真的要郭靖去死。“郭伯父你要三思,先不说蒙古大营何其凶险,你子女才刚刚出生,如你有什么意外。”

“过儿!我不可不去,襄阳已民困兵疲,却久久得不到救援,长此以往,只怕是要城破了,城破之时,如蒙古大军屠城,那所到之处血流成河,我个人生死是小,民众安危是大啊!”

“你一去。如失败,你纵身死,襄阳群龙无首,如何是好?”杨过只仍是阻拦。

“所以我才要你帮我,我知你武功已经进步神速,不假时日,定能超过于我。而且那日你在英雄大会,解救诸位英雄,早已让诸人佩服,势必能够服众。”

“郭伯父你……”

“你无需再劝了,我意已决,何况如我身死,你不是正好可以报你父之仇?到时,我希望你能够不要再为难蓉儿了。”

“我!我知道其实并非是她亲手杀死我父的,我知道是我父打了她一掌才毒发身亡,我其实!我其实来的路上我已经……”杨过听到此话,终于忍不住分辩起来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这二十年来,一直是困扰我的心结。今日就让它了结了吧!”

“郭伯父,让我替你去吧,让我去行刺吧!”杨过冲动之下,脱口而出。

郭靖呆住了。两人对视了许久。

忽然,郭靖高声大笑道:“哈哈哈哈!好!好!你不愧是祖师爷的弟子!“说罢用手重重的拍了拍杨过的肩膀,”他当年抗金,与那金军激战了数月,金主曾派人应允他只要他投诚,便立他为大金国师,然而他却看也看那使臣一眼,只是说道: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表示他坚决不会向北方屈服的决心。”

杨过乍然听到提起小师父,当下失笑到:“他哪里会吟诵什么诗句,只怕又是后人杜撰的。”

郭靖不可置否,仍是说道:”金主气得够呛,哪知祖师爷不但没有接受受降,反而于当夜就潜入那金军大营,重伤那金国国主,令其数十年终不敢随意南下,让金主知道我大宋也是有能愿意为国而舍命之人,。“

“所以!”郭靖说道激动之处,高声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希望过儿你能明白这一点。”

听到这里,杨过也终于正色道:“郭伯伯,过儿明白。”

“哎!”郭靖目光柔软起来,看向了窗外,正是黄蓉与子女所在的方向。杨过见得此处,遂上前一步,欲开口说道,谁知郭靖去摆摆手,放缓了语调对杨过说道。

“以往我不理解你于你师父的感情,我觉得实在是大逆不道,然而此时此刻我要与妻儿分离之时,才感受到相守的意义,他这一生,为世人付出了太多,牺牲了太多了。相反,世人回报他的却太少了。”

“郭伯父!”

“他为了抗金大业,与他的伴侣最终阴阳相隔,最后孤独一人在世,他这样一个人,是值得一个去爱他,照顾他,陪伴他终老。”

“郭伯父!”

“你还年轻,虽然你是男子又是他的徒弟,但是你可以陪伴他终老,虽我仍不赞成你对你师父怀着那样的感情,可是如果这的确是你真心所爱,郭伯父亦不能勉强你。”

“郭伯父!”

“你年幼就丧父,后又失去母亲,是郭伯父没有好好的照顾你,你会对祖师爷有那样的感情,其实归根结底我也是有责任的。”

“郭伯父,我并非是因为失去父亲而爱上祖师爷的”。

“是也好,不是也罢,都不重要了,如今我只希望你以后能够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不要在对世间怀有仇恨了。”

杨过听懂了郭靖的话,双眼终于开始发红了,郭靖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如今我早已儿女双全,又和妻儿在一起相守了这么久,是该满足了。”

言下之意,竟是不愿杨过替他而去,仍是执意要自身前往。

“郭伯父!让过儿去吧!襄阳不能没有你!”

“襄阳可以没有我郭靖,但是绝对不能没有一个可以顶天里的侠客!”

“郭伯父!

郭靖最后看了杨过一眼,说道:“过儿!你长大了,你父泉下有知,也该欣慰了。”

言罢,不再说什么,竟自走入了黑暗。杨过呆了片刻,起身欲追,刚出得门去,却听得一人在哭泣,定睛一看,原来是黄蓉,她早已将此番对话全部听了进去,知道她的丈夫此去九死一生,但她却无法阻拦,因为她知道他的丈夫是要去做什么,又是愿意为了什么而死。

次日,元军传来可汗被刺伤,坐下高手死伤无数,郭靖力竭而亡的消息。满城军民皆掩面哭泣。杨过与黄蓉在襄阳坚守了数日之后,宋主终于派人前晚元军大营,几番交涉之下,双方开始了和谈。

数日之后,元军退兵,襄阳民众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开始欢庆胜利之时,众人欲寻找那名接替郭靖镇守襄阳的年轻侠士时 却不见其踪影,原来杨过早已默默地离去,动身返绝回情谷,无论如何,事情该有一个了断了。

TXT:我把郭靖写死了,是因为觉得他对我以后的剧情没有什么帮助了,有不适的小伙伴吗?

关于耶律齐,我觉得郭芙大概是金庸笔下最好命的一个女子了,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是郭靖和黄蓉的女儿,明明如此刁蛮任性,不但砍断了杨过的手,还害得小龙女中毒不得不跳崖,却仍能得以嫁给耶律齐成为帮主夫人,简直太好命。

相反李莫愁不知为何我一直挺同情她的,仍是看了古仔版的神雕,对于李莫愁最后死之前的那一幕记忆深刻,虽然那版的李莫愁并不漂亮,但是演技却十分好,让我觉得,李莫愁虽然杀人如麻,心狠手辣,但是对于黄蓉的孩子确是真心相护的,其实她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死前仍不忘陆展元,唱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所以我想给她一个好点的结局吧!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