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白头吟(赖药儿×李寻欢)

第一章 多情剑客 03
备注:郑伊健版李寻欢及原著混合+布衣神相混合同人

巨鲸帮帮主蒋断刀,纵横京杭水域二十余年,无论他去哪,都背着一把断刀,这把刀没有刀鞘,他也根本用不着刀鞘,他凭借这把刀斩杀一切拦路巨鲸帮的人,以至于别人渐渐忘记了他本来的名字,只记得他姓蒋,便称呼他为蒋断刀。这些年来,他很少有一天手中会不染上鲜血,但他从来没有过后悔,入得江湖,不是人杀我,就是我杀人,如不想人杀我,那就只能我先杀人。

 

黑夜、大雾。

 

是恐惧,是很多年未曾感受到的恐惧。

 

“唔!”蒋断刀跪倒在地上,捂住心口,不,他想要捂住自己的脑袋,那些被他刻意遗忘的过去让他几欲疯狂。

 

十八年前,他和乔家镖局的镖师乔刚合谋,里应外合,将乘船北上的邱员外一家二十三口全部杀死,霸占其财产,连最小的一个孩子,,也被他一脚踢入江中,淹了下去,天道轮回,那个孩子回来报仇了,乔家镖局已经全部被杀,如今就轮到他了。

 

“你该死!”雾中有一人的声音传来,“我要你全家都陪葬!”

 

忽然一声幼子的哭声传来,蒋断刀回头一看,他七岁的幼子正七窍流血倒在地上抽搐,母亲早已倒地而亡,他再也虚张声势不起来了,一跪一爬的过去将孩子抱在怀里呼唤,孩子七孔流血,双目紧闭,连挣扎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坚持不住了,跪在地上朝着空中求饶:“孩子是无辜的,我求你了,放过他吧,只要你肯放过他,我立刻死在你面前,求你了!”

 

雾中久久未曾有半点回应,蒋断刀一直磕头,一直在磕头。

 

阴冷的月光照射下,整个院子里渐渐的上了霜,惨白的霜气照得一地的死人,死人脸上都泛着青灰,又格外的安静,整个院子只有蒋断刀一直磕头的声音。

 

 

“如今你为你的孩子来求人放过,当初可曾想过放过别人的孩子?”

 

蒋断刀听得此话猛一抬起头来,已是迟了。

 

他的孩子全身抽搐起来,口一直张合着,却根本叫不出声音来,蒋断刀拼命想摁住他的儿子,这小小的躯体好似将要爆裂开来一样,他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忽然,耳边咝得一声,似有什么暗器飞过,尚未来得及睁眼,怀中的孩子已经僵住,再去看时,他的胸口赫然插着两枚金针。

 

“不想你儿子死就让开。”来人气势汹汹,明明是张娃娃脸,偏偏要摆出个凶神恶煞的模样,正是赖药儿,蒋断刀一愣,赖药儿已蹲在地上,握住孩子的脉门,一边不停手的将金针插入孩子耳后、胸口、后脑等穴位。蒋断刀即使在如何混乱,也意识到眼前之人是救命之人,只见得他频频施针,他儿子的情况逐渐好转,七孔不再流血,脖子上的青筋开始平复,双眼渐渐闭上,好似昏睡过去,于是他双膝砰得一下跪地,开口道:“求神医救我儿子一命。”

 

然而,空中陡然又响起了凄厉的笑声。

 

“杀人盗邪者,当入地狱,你以为你能逃得过吗?”

 

怪异的笑声使得在场两人如闷头一棒,随之而来的就是心跳剧烈加速,蒋断刀控制不住狂性大发起来,他双目爆睁使出全身的力气砍向赖药儿,赖药儿忍着疼侧身闪避,一边迅速用针封住自己的心穴控制住暴跳的心跳。

 

蒋断刀发了疯,对赖药儿着实不利,何况还有躺在地上的孩子要护,眼看着蒋断刀已经六亲不认要砍死自己的孩子,赖药儿扑了上去将孩子抱在手上起身要走,蒋断刀从后赶上,一刀直指赖药儿后背心。

 

噗呲一下,刀子刺入了人肉的声音。

 

赖药儿冷汗滴落,他慢慢的起身转过身去看身后的人,身后之人额头磕得早已青肿,裂开的伤口满是鲜血,蓬头垢面的蒋断刀冲着他艰难的吐出了最后一句话:“求你……救……他!”轰然倒地。

 

他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然而父亲的本能让他宁愿用这断刀杀了自己。

 

入得江湖,不是人杀我,就是我杀人。如不想人杀我,那就只能我先杀人。真的没有后悔过吗?至少这一次,他不后悔!

 

赖药儿看了倒在地上的尸体开口道:“好!我应承你。”转身离开。

 

 

然而,眼前多了五名带着鬼面具的黑衣人,但仅为首一人戴着奇异的夜叉面具。

 

“终于现身了!看样子,你就是这些灭门惨案的制造者。”赖药儿道

 

“不错,就是我。”黑衣人道

 

“你能凭一己之力杀死这么多人,倒也是有些本事。”赖药儿感叹道。

 

“不对”那人伸出手指摇了摇,接着道:“杀死他们的是他们自己,因果循环,自己曾经犯下什么样的罪,他们的内心就要 遭受什么样的折磨,所以他们的心才是最大的魔鬼,我只不过是诱发他们看到自己的魔鬼罢了,所以心魔即我,我即心魔,施展的摄神大法不过是帮他们看清自己的罪孽,让他们接受应有的惩罚罢了,。”

 

“哦?你是心魔?摄神大法?从未听说过,那这些普通的门人、无辜家丁,甚至孩子也要接受惩罚吗?”

 

“这些家人依托蒋断刀所创巨鲸帮,而巨鲸帮的财物则是他当年杀人所得,如今他们的荣华富贵都是建立在他人的枯骨之上,他们为什么不要付出代价?”心魔反问道。

 

赖药儿蹙起了眉头,“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今日就要带这个孩子离开这里,你有什么诡计,尽管来阻我。”言罢,赖药儿抱着孩子要走。

 

心魔并不动手,反倒是身后的四名竟然凭空消失了,“哼!装神弄鬼。”赖药儿嗤笑道,一手护着孩子,抬手一扬衣袖,三道金针射出。

 

好快!好快的针法。

 

一道金针直接射入地里,地底发出闷声,随即三名黑衣人破土而出。前面黑衣人猫腰躲过了第二道金针,哪知金针直射后面一人得脑门,后人侧身想躲,可是立刻被随之而来的另一道金针扎中全身麻痹倒地无法动弹。

 

这时,心魔动了,诡异的经文从那面具之下闷声发出。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因果循环……世人皆恶……当入大地狱。”

 

赖药儿心跳猛然间急剧加速,一恍然间脑海里闪出了父亲和哥哥的身影令他痛苦不堪,四名黑衣人见机攻了上来。

 

 

 

大风客栈,劲风猛烈的扑扇这窗户,大堂内的柴火烧得更旺了。

 

“这就是为什么,这孩子如今在这里的原因?”李寻欢问道。

 

“没错,我重创了他们,但他们也从我手中将孩子抢走,我一路追踪到了这里。事到如今,此事也该有个了解了。”赖药儿将目光投向呆坐在那里的孩子。

 

“你有何打算?孩子在他们手里。”李寻欢问道。

 

赖药儿将目光收回,看了李寻欢一眼,开口道:“起先在乔家镖局,我以为摄神大法是借助人体五官来攻击,所以我以金针封住耳门、天宫、睛明等几个大穴让人无法再听见声音,可是仍然阻止不了受害者心脏剧烈跳动致死。”

 

 

李寻欢感到惊讶:“哦?难道此种功法不是如少林狮子吼一般,令人肝胆俱裂,胆战心惊?”

 

赖药儿摇了摇头,好半天才沉声道:“不是,并非以声音来震碎人的七窍五脏,所以乔家镖局全部死亡。我,无法破解。”

 

李寻欢目光一凛,虽然赖药儿说得十分的平静,可是依然可以猜测到乔家镖局当日的惨状,他上前一步,拍了拍赖药儿的肩膀,轻声道:“不是你的错。”

 

赖药儿有些诧异的看着李寻欢,张了张嘴想继续说些什么,却被躺着的心魔打断,他再次怪声怪气的笑了起来,让人不由得觉得一阵难受。

 

“哈哈哈哈!赖神医如此干脆的拒绝了我们,我以为赖神医你早已胸有成竹了呢?原来,还是找不到破解之法啊!”

 

赖药儿淡淡的道:“我能不能破解你的功法,重要吗?你反正都活不过七日了,你引以为傲的摄魂大法,每施展一次,就让你离死亡更近一步。你一死,这世上就再也没有这种害人的功法了。”

 

 

心魔听得此话,梗住了。

 

按照黄泉门规,想要成为鬼道判官,就必须修习无上心魔大法,为了修炼这门功法而不失去自己的神志,他只有依靠极端的痛苦来保持清醒,不惜以热油淋身来突破最后一重,也变成了如今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日夜忍受烧灼的痛处,然而为了报仇,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报仇成功之后呢?之前都不惜一切代价连死也不怕,死,真的不可怕吗?

 

如今自己神功大成,要是能活着?凭借这么强大的功法,自己想要什么不能得到?该死的赖药儿就是看透了这点,知道自己的内心不再坚不可摧,所以就是不愿意救治自己。

 

可是,我想活啊!凭什么?我受尽千难万苦,却连一个正常人的生活都得不到。

 

“是他们有错在先,我为什么不能报复,他们都该死!你不救我,我就让这小孩还有这客栈所有的人都一起去死”心魔狞憎道。

 

李寻欢蹙起了眉头,此人功法之邪、执念之重让人心寒,假有时日,定会危害武林。他与赖药儿对视了一眼。赖药儿轻轻暼了一眼一直在旁边并未出声的掌柜,李寻欢会了意。

 

救人要紧!

 

赖药儿向前一步,漫不经心道:“你好大的口气,我一死这天下再无人能救你,你信不信?但我曾经立下过重誓,再不救治武林中人,除非。”

 

“赖神医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如这些金银珠宝不能入你的眼,那么珍贵药材呢?”掌柜一见事情有所转机,立刻出言相劝。

 

“我不要那些东西”赖药儿摇了摇头。

 

“那你想要什么?”心魔一听从躺椅上立起身来急忙道。

 

“什么都不要,如想被我医治,那就不能是武林中人。”赖药儿道。

 

“什么意思?”心魔问道

 

“意思是要你自废武功,从此再不问江湖之事。”赖药儿解释道。

 

自废武功?废去自己千辛万苦练出来的武功?那从此之后在江湖上还有什么价值?心魔听罢呆了片刻,摇了摇头,开口道:“果然话不投机半句多。”

 

话音刚落,电光火石之间,四人皆动了起来。

 

 

心魔开口第一笑,神魂乱。

 

赖药儿射出金针封住脉门。

 

李寻欢动了,顷刻间他已到孩子身边。轻功之快,急如流星,世人皆道小李飞刀乃世间绝响,却不知他轻功之快也是罕见。

 

客栈老板向前欲阻,却被赖药儿拦住,赖药儿一扬衣袖,怀剑散开,犹如漫天银网,兜头罩来,好一招怀袖召容。

 

袖剑一剑刺穿了掌柜的肩膀,但是掌柜却像丝毫不受影响一般继续向赖药儿攻来,赖药儿感到奇怪,这个掌柜出乎意料的武功并不高强,但打法却好似根本不顾及自己生命一般拼命。

 

 

心魔第二笑,心房动。

 

李寻欢心口一闷,心虽被金针封住不至于剧烈跳动,然而仍是疼痛难忍,张口欲咳,却被他生生克制住,抱着孩子极速后退。

 

铁传甲也终于反应过来,上前帮赖药儿抵挡掌柜的,赖药儿腾出手来三枚金针射去,直取心魔命门,想要断了摄魂大法,掌柜撤身欲拦,但是金针更快,眼看就要扎入心魔体内。

 

陡生变故。

 

李寻欢忽觉得小腹剧痛,低头一看,一直呆若木鸡被他抱在怀里的孩子不知何时竟将一把匕首插入了他的腹中,鲜血顺着血槽慢慢渗出,而孩子依旧面无表情。

 

不对,这孩子不对。

 

赖药儿目光一寒,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原想待李寻欢抢出孩子后立刻动手铲除心魔,心魔能扰人心魂,但本身却虚弱不堪,然而。

 

“呵!”只听得一声奇怪的轻笑,那孩子又将匕首快速的抽出朝李寻欢李寻欢攻去,伸手灵活的如猴子一般,招式却及其古怪,身体明明十分僵硬却迅速。李寻欢只能躲避却不能攻击,因为这孩子根本就是被人控制了。

 

不好,时间来不及了。

 

心魔第三笑,地狱门开。

 

铁传甲扬天昂头怒吼一声,犹如巨凶咆哮,再低头之时,已是双眼通红,他支持不住了,发疯一般攻击开始赖药儿,赖药儿一时被铁传甲和掌柜两面夹攻,而李寻欢这边也十分狼狈的躲避着这孩子的攻击根本无法救援,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武功有多强,而是因为李寻欢根本无法出手伤这个孩子。

 

局势瞬间逆转,岌岌可危。

 

不但如此,连赖药儿的脑中也开始出现一些幻觉,内心深处一些尘封已久的往事被一件一件的翻了出来。

 

心好痛!

 

失神之下,赖药儿竟然被铁传甲一掌击飞,发狂之后的人赤手空拳也威力无穷,赖药儿伏地吐血,冷汗下来,努力想要保持自己的清醒,然而心跳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不行,支撑不住了,心要爆开了。

 

“乖乖束手就擒吧!”掌柜开口道。

 

赖药儿欲站起来,然而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太痛苦了,他的医错过的那些人,他一手导致的那些惨状。

 

还有他的父亲,他的哥哥,他明明还活着却生不如死的哥哥。

 

每一个人都怕死,有的人活着,为什么有的人偏偏就要去死。

 

老天何其不公!医神医救遍世人,为何偏偏不能救自己!

 

就在赖药儿即将奔溃之际,剑已出匣了。

 

李寻欢的手中,已多了一柄刀!

 

一刀封喉,例无虚发的小李飞刀!

 

店小二满脸不可置信,刀柄的丝穗还在不停的颤动,店小二伸出自己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喉咙,睁大眼睛瞪着李寻欢,李寻欢没有受到魔功的影响而发疯。这不可能?他出刀杀了自己,鲜血一丝丝的流了下来,他的身体也随之慢慢的倒了下去,紧接着,掌柜和那孩子也慢慢的倒了下去。

 

 

没有人看清了这柄刀是如何插入店小二的喉咙上的,也没人知道李寻欢如何识破店小二才是躲在背后偷偷控制一切的人,他的十指上缠绕着头发丝一般的细线,高悬入房梁,如提线木偶一般的操控着孩子偷袭李寻欢,也操控着早已死去的掌柜攻击赖药儿,对掌柜其实早已死了,却被伪装成活人,这也是他被赖药儿刺伤却好像根本无事一般。

 

木偶师,是的,他就是黄泉门的木偶师,他擅长操控死尸,也操控活人,从来没有人发觉这些人或尸体是被他操控的,发现的人都已经死在了他的刀下。

 

然而,今日他遇见了李寻欢,是的,偏偏他遇见了李寻欢。

 

无上心魔大法被李寻欢破了,他没有受到影响。

 

“不可能!”心魔望着倒在那里的掌柜高声呼喊道:“没有人能破我的无上心魔大法,因为没有人会无所愧疚,根本没有人会不怕死。”

 

李寻欢用手捂住自己一直在流血的小腹,艰难的喘气,终于克制不住咳嗽起来,但是他依然坚定不移的站在那里,不肯倒下。

 

赖药儿也终于清醒过来了,他看了看李寻欢,一道金针止住了发疯的铁传甲,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到李寻欢的身边,替他封住穴道止住血,又用手搀扶住依旧在不停的咳嗽的李寻欢,然后看向心魔。

 

“李寻欢之所以不受你的魔功影响,是因为他根本无所畏惧!”

 

“不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不怕死?”

 

“你忘了他的称号了吗?”

 

“什么称号?”

 

“六如公子,誓死如归!所以死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我说的对吗李寻欢?”赖药儿问道。

 

李寻欢轻轻点了点头,却不言语,仿佛没有力气再作答。

 

“就算他不怕死,他怎么可能无所内疚?一个人一生怎么会不后悔?”

 

“我后悔的……但是我明白,后悔是没有用的。”李寻欢终于出声了,他抬起手抹去唇边的鲜血,缓缓开口:“我明白我有很多事情是做错了,但……。”

 

“但是什么?”心魔厉声问道。

 

“但是,我更明白在后悔和眼前……我更应该面对眼前,很多人执迷于过去而无视自己的眼前……我却再明白不过眼前有人等着我救命,所以我即是是死……也要先救了人。”李寻欢艰难的说道,此时让他说话都已经是十分费力的事情了。

 

赖药儿盯着李寻欢久久出了神,他知道李寻欢不怕死,他也知道李寻欢快死了!但是他不知道李寻欢居然是这般看待死亡。

 

“你……有一颗坚定的心,所以,你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发疯,只有意志及其坚定的人才能够控制住自己,我迄今为止没有见到过,你,是第一个!”赖药儿迟疑了片刻,终于说出了口。

 

李寻欢点了点头,轻轻的回答道:“是的……因为我想救人!”

 

 

赖药儿明白了,于世人有大情大义,方为多情剑客。

 

他冲李寻欢,点了点头,然后招呼着尚懵懵懂懂的铁传甲抱起孩子,扶着李寻欢准备离去。

 

“站住”心魔厉声喝道。“你不能这么走了,你不是大夫吗?为什么你不救我?”

 

赖药儿并未转身,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说过,我不医江湖中人,我给过你机会。”

 

良久没有人回答,李寻欢叹了一口气,跟着赖药儿一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留下心魔一个人在这寒冷的大堂里面。

 

他又使用了一次无上心魔大法,生命慢慢的从他身体内逝去,他渐渐的闭上了双眼,再无声息,直到最后的那一刻,他的脑海中依旧是对他练成无上心魔大法的痴迷。

 

后悔吗?

 

因果循环,世人皆行恶而不自知,当入黄泉地狱,永受折磨。

TXT:赖药儿在书中是一名仁心仁术舍生取义的大夫,剧中却是刀子嘴豆腐心,亦正亦邪的人,这里将两者稍微结合在一起。李寻欢,我对他感觉就是圣母,他的剧情差不多大家都知道,感觉好像没什么给我自己发挥的余地,所以,主线剧情按照赖药儿的剧情发展,但会有改动。

我按古龙的方式来写一个一个的小故事,故事是纷纷独立的,但是又串联起来,他们俩的关系会慢慢过渡。大概?只要我不弃坑的话,他俩应该能在一起,弃了就当好朋友吧(#^.^#)

评论 ( 9 )
热度 ( 17 )
  1. English rose蓝田 转载了此文字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