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鸦包小甜饼

To: @kc国王 。emmmm,为了哄你开心,我在想鸦包要怎么甜,所以就有了这种崩坏的画风,包子真的是适合被欺负啊,嘤嘤。

乌鸦受伤了,他的前胸让人划了一刀,是为了救大雄被人划伤的,不算太严重,找人处理了一下就回来了,砰得一脚踹开了门,里面的人被吓得一哆嗦,乌鸦也懒得管,直蹦向床倒头边睡。

他发烧了,做了很长的噩梦,有人靠近自己,一股冰凉触碰到他的额头,乌鸦猛的睁开了眼睛,一只抓过眼前那人的头发,另一只手掐过脖子就往死里摁,对方拼命的挣扎,直到一块冰凉的毛巾在挣扎中被糊到自己的脸上,他才清醒过来。

乌鸦一把抹过毛巾,一边松了掐脖子的手,郑大雄倒在床上拼命的喘气,一睁眼,乌鸦整个人脸凑到他眼前,幽幽的吐了一句:“你想给我敷额头?你关心我?”

郑大雄已经被吓得眼红红随时要哭出来了,乌鸦再凑近他就全身抖个不停,哪知乌鸦根部不放过他,不停的凑到他脸前逼问他:“是不是?是不是?”

郑大雄终于被逼得点了点头,含着眼泪快要出来了,乌鸦却夸张的笑了,笑得特别开心,他手舞足蹈的在房子里转圈圈,把郑大雄吓得紧缩在床头瑟瑟发抖,忽然无法发现角落里的电饭煲内居然还熬着粥,他蹲下来绕有兴趣的用勺子舀了舀,忽然发现锅底还有秘密,原来锅底藏着两颗荷包蛋。

乌鸦喜欢吃荷包蛋,这是他从来没对人说过的事情,小时候生病了,他妈妈总给他煮荷包蛋,可惜没过多久,他那烂赌鬼父亲喝醉了酒打他妈,他妈就跳楼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给他特意煮过荷包蛋了,或者说,明明只是最简单的一道荷包蛋,乌鸦也再没办法吃出味道了。

乌鸦站起了身,又往床上一趟,看郑大雄还缩在床脚,就用光着脚丫用脚轻轻的蹭了蹭他,还一边说道:“哎!我饿了,还不快去把粥拿过来。”

郑大雄只得去舀了粥过来,乌鸦坐起身来却不接,懒洋洋的靠在那里说:“喂我。”

大雄:“……”

大雄只好将粥吹冷了,送到乌鸦嘴里。

“我要吃荷包蛋。”

大雄:“……”

大雄又只好将荷包蛋用勺子切开送到乌鸦嘴里。

喝完粥,乌鸦满足了,一把拉过大雄,

……

乌鸦满足的躺在床头抽烟,大雄已经迷迷糊糊了,忽然,一个小本子糊在了他的脸上,他强忍着疲惫坐起来打开一看。

“是你去荷兰的护照,这里对你来说不安全,我要带你去荷兰。”

大雄傻乎乎的看着乌鸦。

“看什么看,不懂啊!结婚啊!还要说得明白吗?”

大雄呆了,乌鸦索性懒得理他,一把把人搂在怀里,睡觉。

评论 ( 15 )
热度 ( 11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