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一于奉陪 (高进×九纹龙)

01
赌神+九龙冰室混合同人,电影双雄衍生文。

脑洞崩坏,请勿带入任何现实的真人,谢谢。

油尖嘴最繁华的地段,有一人自暗影里走出来,光影打在他的脸上,映称着一双幽黑深亮的眼眸,他有一头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穿着一件磨得发旧的黄色的大外套,一瘸一拐的走着,显得格外的落魄沧桑,让人惋惜的长短脚,他是一个瘸子。

这个男人叫作文诺言,曾经是90年代这一代帮派里最火、最爆的红棍,道上的人称呼他为九纹龙,然而风光往事换来的是身体的残疾,他在泰国替帮会办事失手,被刺伤了大腿,绝望之下打电话给帮主求救,却被帮主出卖给警察,换来了6年的牢狱之灾。好在这一切如今都和他无关了。如今的他只是一个改过自新的普通人,他走近一家店铺,上面挂着招牌:九龙冰室。从今天起,他就是这里的服务生了,等待着他的是每天简简单单却又忙碌平凡的工作。

江湖事,从此再与他无任何关系。

晚上10点38分,随着天气的变冷,油尖嘴的一整条街上了了几个行人,偶尔会有路过的行人揽着女子进来打包又匆匆离去,更多的时候只有那暗黄的路灯在那里一闪一闪,有时马路上会挂起一阵风带起一片片树叶飘走。

文诺言拖完地,将拖把送回到卫生间内,卫生间的水池年久失修,一直在滴滴答答的滴水,他弯下腰试图去把水龙头拧紧一点,直起身来,感觉有些腰酸腿麻,当服务生的日子,不可谓不辛苦,康哥曾经建议过跟他交换一下,由他来收银,康哥去侍应,被他拒绝了,他不想觉得自己已经废掉了。可是事实上,他的腿,真的是有些跟不上了。他站了一会,歇了口气,然后起身出来准备去关门,却望到有一个人站在门口。

一个高大的男人安静静的站在那里,逆着光看不清模样。

文诺言拖着他的腿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向门口看了看,试探性的说了一句:“先生,我们打烊了!”

那人掏了掏口袋,却什么也没掏出来,索性把手放在一边开口道:“我误了飞机,肚子很饿,能进来吃点东西吗?”

文诺言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吧,那就请进吧!”

那人又将手重新插回来裤口袋,慢慢的踱步走了过来,轻轻弯下腰,避过已经微微落下的卷闸门,探头走了进来。文诺言本来是一直走在前面的,忽然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一双深邃犀利的眼睛,犹如老鹰一般。梳着十分仿古的大背头,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灰色西服,使得他显得更加的高大,给人一种很重压迫感,整个人仿佛是从老上海电影里走出来的人物。

文诺言被这人气势招惹的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又意识到自己这样似乎不太礼貌,便朝他笑了笑,说道:“请坐,今天太晚了,店里只有番茄牛腩面和冻柠茶,没关系吧?”

男人摇了摇头,顺着文诺言的指引慢慢的在椅子前坐了下来,目光从始至终未移向别处,一直看着他,又好像没有在看他,那目光像一束光,透过文诺言看向了很远的远方。

“我叫高进”男人忽然开口道。

文诺言才意识到对方在向他打招呼,于是笑着回答道:“文诺言。”

高进点了点头,本以为是十分难以接近的人,却出人意料的主动开口聊天:“原本今晚我要搭9点飞北海道参加朋友儿子的婚礼,结果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错过了飞机,肚子饿了,便叫计程车司机把我载到这里,小的时候在这边吃过一家车仔面,我记得叫强记,但是今天怎么都找不到了。”

“哈!那你可不走运,强记的老板很早就就关门,看样子,你真的是很久没来过这里了。”文诺言接话道,一边递上一杯冻柠茶。

“嗯”高进点了点头,随即眼波一转。“有5年没来过油尖嘴了,不过不要紧,既然强记已经关门了,在你这里吃面也是一样的,这条街上那么多家店,我却偏偏想要走进你这里,也算是有缘吧。”

文诺言朝他笑了笑并未接话,转手拿过刀来切番茄说道:“一会就好。”高进摆了摆手表示并不介意。文诺言低着头开始煮面,又忽然抬起头来笑了,露出一排可爱的小白牙,有些得意的说道:“我老豆教我的,你尝尝看!”

做好的番茄牛腩面冒着热气,面条裹着浓厚的番茄酱汁,上面铺着一层切得炖的香甜软烂的牛腩,高进朝文诺言点了点头,先是用鼻尖闻了闻味道,说了一句:“好香啊!”把文诺言逗乐了,索性拉开椅子坐到了高进的对面,懒洋洋的往椅背一躺,忽然耳边传来噔噔哒哒的下楼声,没多时,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泡了下来。“爸爸,我要饮水!”穿着一整套小熊睡衣,一边眯着眼睛,一边抬着头等着文诺言给他喂水。

“你崽啊?”高进放下筷子问道。

“是呀!”文诺言笑了,他起身去倒了一杯水,却又往里面加了点热水兑成一杯温水,递给小男孩,看着他喝完后摸了摸他的头,又朝小男孩说道:“叫叔叔。”小男孩乖乖的转过身看向高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这才脆脆的开口叫道:“叔叔好!”

“嗯,你也好啊!”高进看到小朋友,表情没有刚才那么严肃了,还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潘兆龙,今年6岁了,读小学一年级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叔叔。”小男孩调皮的抿着嘴说道,特有的儿童腔听起来觉得糯糯的。

高进给逗乐了,也学着小朋友的语气说道:“没有了啊!小朋友。”

“好哒,那么,叔叔晚安,我上楼睡觉去了。”说完还挥了挥手。

“晚安啊!”高进也挥了挥手。

跟高进打完招呼,就又哒哒哒的上楼去了,又忽然探下头来说:“爸爸,星期五的家长会不要忘记了哦!”文诺言笑着回道:“知道了,我到时候跟康哥请个假就去参加你的家长会啦,放心,我会记得的。”文诺言一直看着小龙上去了,才回转身来继续在高进跟前坐下。

高进一边吃面,一边和文诺言聊天
“你儿子很可爱!”
“谢谢!”
“你的面也很好吃,一般的牛腩面都勾很厚的酱汁,其实我不中意那样的,我更喜欢清爽的。”
“我都不是专业的,跟那些厨师炒出来的没得比啦!”文诺言被夸,有些不好意思了。
“诶!别这样说!面已经很不错了,你这家店都很不错。”
“还行吧。”
“对了,我刚才就一直想问,你这家店明明在油尖嘴又不是在九龙,为什么叫九龙冰室呢?我刚才也是觉得店名很有趣,所以想要进来看一看。”

“哦?是吗?”文诺言看着桌子边的角落里,并没有立刻回答。

气氛停顿了一下,高进看出了文诺言的异样,刚想要转移话题,文诺言已经开了口“我以前,有个花名,叫做九纹龙,所以这家冰室叫九龙冰室。”

高进默然,两个人都没有继续说话,高进擅长观察,从见到文诺言起,他就已经习惯性的将这人从头到尾分析了一遍,文诺言手上并未有一丝婚戒的痕迹,却有一个儿子,而儿子姓潘,他姓文,所以应该是和前妻分手了。花名九纹龙,应该是出来混过,腿瘸了,十有八九是之前弄残的。

不难猜出,眼前这个男人有着一些不是十分光鲜的过去,如今显然得落魄。但唯独他的眼睛却是清明透亮的,不消沉,嗯,很好,希望这个男人可以走出过去的阴影,高进在心里想。

高进吃完面,用纸巾擦了擦嘴。:“嗯,不错,面好吃。九龙冰室……店的地段也不错,很旺,你以后的生意应该会越来越好。”

文诺言楞了一会,终于笑了,有些如释重负,心中忽然多了些感叹,却又摸不着头绪,最终到嘴边化为了一句:“谢谢”。直到高进站起身来,文诺言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对方已经吃完了,要离开了。

萍水相符,可惜只是过客。

高进打开自己的钱包,里面是一打的钞票,他抽出一张50块的放到柜台上,文诺言找了钱,高进收回钱包,踏出了店门,忽然又回来过头来,轻声说了句:“谢谢!还有,再见!”

“好!再见。”文诺言回答。

夜晚,小龙已经睡熟了,文诺言惯例是在地上扑了床,今夜却感到又一丝丝的凉意,大概是天气变冷的原因,他一直都在做梦。

闷热又潮湿的地界,墙壁都泛黄,一群人排着队,一个一个前后紧密的挨着,脚链脱在地上的声音,不断重复的无止境的在一个狭小的通道里行走,忽然,有人推了一下他。

一把螺丝刀向他刺来。

他整个人的寒毛都竖了一起来,扎过来的那一瞬间,他一脚踢出,将那人踢得老远,逐渐融入黑暗,再也看不清楚模样,他使劲的跑了起来,周围有很多手伸过来,要将他扑倒。

他一直跑,一直跑。

然而无论跑到哪里,到了路的尽尽头,终归是一堵墙 在等着他。他终于明白过来了,他这是在监狱。永无止尽的监狱里面,他要被关到死,周围全是铁栏杆,光与影的混杂里面,又有人穿着囚服进进出出。

有人对他说:“九纹龙,你逃不出的,你回不了头的。”

不,我要离开这里。

他不停的跑,他的腿,他瘸了的那条腿抬不起来了,变成石头了,抬不起来了。
他摔倒了,只能用一条腿在地上爬,但是他眼前有一道门,他拼了命的想要爬过去,推开那扇门,然而门总是越来越远,他够不着,他终于要摸到门的那一瞬间。

忽然,他醒了,是小龙的闹钟。

梦醒了,满头大汗,文诺言爬起身来,觉得十分的疲倦,然而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站直了身体,让自己不再倒下,踏开步伐,继续走下去。

评论 ( 11 )
热度 ( 12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