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一于奉陪(高进×九纹龙)

03

高进打开了书桌上的台灯,桌上放着一沓的书面材料,是整个澳兴赌场的企划书,他仔细翻阅过每一份文件之后,默默的将文件合上,闭上眼睛,将整个身体深陷在椅背里开始沉思。

他长时间逗留香港,不是因为想要度假这么单纯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因为这个澳兴赌场的计划,陆陆续续有几个人来当说客说服他入股澳兴赌场,这些人有的明面是知名杂志社的主编,每日了指挥着狗仔队偷拍各种明星八卦,实际上却是某位大佬的幕僚。还有的是金融公司的高级金融主管,背地里却跟很多家大公司有财务上的关系。

这些人都只是马前卒,被人派过来探他的口风的,他们背后的人应许给高进整家澳兴赌场10%的红利,请他坐镇澳兴赌场,看似十分有诚意,一家赌场10%的进账分红可以说是天价。

没有人会嫌钱少,只是这钱好不好拿才是问题。

首先,全世界上的赌场,几乎都不欢迎高进,这家赌场却反其道而行,不但不要求高进离开,反而还想请他加入,为什么这么自信?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才会愿意冒着得罪世界各大赌场的风险拉高进入股?

其次,澳兴赌场,澳不是澳门的澳,而应该是澳洲的澳,它的总部设在澳洲,香港和澳门只是一个分部,主要招待的也是内客,内客的钱看上去很容易赚,但是以后会有什么后果就不一定了。

最后,97了,只怕会有大动作,如果站错了,后果不堪设想,还是小心为上。

哎!高进难得的叹了口气有些疲惫。赌,这一行,小的只是倾家荡产,牌桌上见输赢。大的,却是很多集团利益的勾结,甚至更高层面的斗争,单一的赌客在整个集团利益的碰撞面前,力量往往是很渺小的。

高进虽然被封为赌神,但他到底是个人,他一直都是游走于各家赌场之间的一名散客,不仅仅是因为他本身的赌技太过高超,更重要的是任何一家赌场都不希望别的赌场能够招募到高进,所以也就不谋而合的放任他在外。

如今,却偏偏有人不愿意让他悠闲自在,这一趟浑水,只怕不是那么好趟的了。

高进还在沉思,高兴敲了门,高进回过神来,让他进来

“有一个叫文诺言的人打电话过来,说他儿子失踪了,想请你帮忙找一下。”

高进听了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将烦心的事先放在一边不去多想,然后嘱咐高兴:“你帮我call一下三叔,让他尽快帮忙找一下那孩子,找到了马上通知我。”

“知道了。”高兴离开了,高进下了楼出了门,招了一辆计程车就走了。

等高进到公园的时候,就看到哭得眼通红的小朋友一个人坐在栏杆上面。

“小龙?”

小孩看到了高进,但是很快又把脸别到一边去了,眼眶开始红了,高进在栏杆前面蹲下身来,等着小龙哭得差不多了,才开口:“你爸爸很担心你!他把店也关了出来找你,找遍了整个油尖嘴都没看到你的人影,谁知道你一个人跑这么远的地方。”

“哼!我是小,但我又不是傻,我自己知道怎么来,当然也知道怎么做公交车回去。”
说着说着眼泪就哗啦哗啦的掉下来了。

高进拍了拍小龙的肩膀,“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外面的坏很多,如果你出了事怎么办?万一你被人拐卖了,很可能这一辈子就再也没办法见到你爸爸了。”

小龙不说话,但也没有继续哭了,只是抽抽搭搭的坐在那里,忽然说了一句:“我想爸爸了,为什么他还不来?”

高进掏出了纸巾替他擦擦花猫脸:“你阿爸的腿不好,你跑得这么远,他赶过来需要时间嘛,但是我向你保证,你阿爸马上就会过来接你的。”

说道文诺言的腿,懂事的小孩果然抬起了头,眼中还是含着泪水,但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高进站起来,小龙的目光立刻追随者高进移动,他怕高进走掉,哪知高进只是笑了笑,摸了摸小龙的头,也在栏杆上坐下。果然,没过多久,小龙就挨挨蹭蹭的过去,两手抓住高进的胳膊,把头依靠在他的胳膊上面了。

文诺言赶来的时候,显得十分狼狈,没有穿他那件黄色的大外套,全身都是汗,头发也湿哒哒的糊住了眼睛,他一眼就望见了一大一小紧贴在一起坐在栏杆上,就再也顾不得他想,冲了过去。

小龙早看见文诺言了显得很期待,但又害怕,不自主的抓着高进的衣摆,看文诺言伸过来手时,小龙以为要挨打,想要躲起来。文诺言向前动一步,小龙就从栏杆下跳下来后退,还一边摆出防守的小拳头姿势,文诺言看到小龙怕自己,心中一痛,但他很快就压了下去,看向高进,朝他说了声谢谢,慢慢的蹲下来在小龙的前面。

下一秒,文诺言就将他的儿子紧紧的搂在了怀中,小龙还没来得及哭,文诺言自己就先红了眼哭了起来,弄得儿子反倒一怔一怔的,想要伸手去替阿爸擦眼泪。“答应爸爸,下一次,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再自己这样一个人跑出去了,你知不知道爸爸心里多难受”

小龙听到文诺言的话,终于沾惹了情绪开始哭嚎,使劲往文诺言身上蹭,鼻涕眼泪都糊在了他的肩膀上。好半天,小龙才抽抽搭搭的吐出几个字。

“我肚子饿啊!”

“什么?”文诺言没有听清楚。

“我饿啊!”小龙大喊了一声。

文诺言仍是不解,高进以为小孩跑这么远肚子饿了,然而。

“你们所有人都不管我,总是把我丢在一旁,妈妈不管我,你也不在我身边,我真的好饿啊,所以我把钱存着,没东西吃的时候我就可以拿钱去买吃的了。”

文诺言听懂了,但是他楞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想过十多种理由小龙为什么会偷拿钱,也许是想买玩具,也许是他没有人教导,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是因为这种理由而偷钱。

好半天,文诺言才轻轻的低下头,既心酸又心痛,他用下巴抵住儿子的肩膀,伸手轻轻的拍着孩子的后背,一边拍,一边说:“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

“你们总是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晚上也只有我一个人,黑漆漆的,我好怕的,你知不知道。”

“对不起,对不起。”

“你们都不管我,一靠近你们,你们就嫌我烦,我不肯走,你们还要掐我,你们都嫌我烦,不想管我。”

文诺言听不下去了,他抬起双手掰住小龙的肩膀,认真的看着小龙说道

“阿爸答应你一件事,以后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

“你要说道做到啊啊……呜呜”

“说道做到,来我们来拉钩。”

两父子又互相安慰了很久,高进一直看着,看着他们蹲在那里哭泣,忽然就想起了很遥远的记忆,差不多都快被自己忘记了。

他小的时候,也是由婶婶带着的,婶婶好赌,经常把他丢在一边去赌,所以最后他被拐卖了,被人贩子抓了回去要砍断他的一只手脚教他乞讨,是荆先生救了他。

高进收回了神思,对文诺言道:“今天太晚了,还是早点回去吧,以免小龙感冒了。”文诺言听了点点头,弯腰抱起了小龙,小龙已经不小了,略微有些沉,但文诺言还是抱得很紧,他努力站直了身体,稳稳的抱着自己的儿子,一步一步的走起来。高进跟着他,忽然停下来,文诺言不解的看了看高进,高进把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递给他,文诺言笑了,他点了点头,接过西装裹在了小龙身上。

“还不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

晚上,九龙冰室楼上,文诺言安抚着小龙睡着后,看着儿子的睡颜,眼里全是温柔,忽然,文诺言回过头用同样的眼神看着高进,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不用了 ,我们是朋友嘛!”

“今天是真的谢谢你,我只剩下这个崽了,如果小龙丢了,我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嗯,你真的要谢我,给我买朱古力吧!”

文诺言认真的点了点头,朝高进笑了。











评论
热度 ( 10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