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一于奉陪(高进×九纹龙)

04

小龙离家出走被找回来后,乖了许多,也都不用文诺言再操心太多了,然而文诺言虽然总是为小龙操心,心里面却反而觉得更加踏实了,也更能理解自己老爸当年的心情,崽不听话就会总是担心他不学好将来走错路。

想到老爸,文诺言低下了头,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还好小龙还小,还有机会。

让文诺言吃惊的是,康哥的崽居然早就念高中了。

“你什么时候结婚了?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个这么大的崽。”当文诺言看着康哥那高中生儿子也染着一头金毛,堂而皇之的进店里找康哥要钱的时候,文诺言问。那小孩进了店管康哥叫老爸,但是却很没礼貌也不和其他人打招呼,开口就要500块,康哥也给了,拿了钱就走,文诺言觉得很奇怪。

“诶!不是我的亲崽,是阿兰滴!和她老公滴。”康哥回答到。

“噢……”文诺言反应过来了,康哥那个相好,“怎么回事啊!你到底?”文诺言忍不住问道。

“诶!别说了,阿兰那老公以前也是混的,还打她,后来砍死了人跑路了,把小孩和阿兰丢下,婆家也不管她,她还有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儿,也是当年她男人吸毒害的。没钱治,一个带着两个崽,好惨滴!我能帮就帮一哈罗,但是也不能管太多啊!你回来的这些日子,我就住她那里。"

文诺言看着康哥,也没有办法,他们虽然有家店能够赚钱,但也只是养家糊口而已,如果要给女孩动手术,钱只怕是永远都凑不上。“那怎么办?”文诺言问到。

“怎么办?她男人跑路又没离婚,何况就算是法院判离婚了,我其实也是不想滴,别看那小子管我叫爸爸,只是要钱而已啦!如果我真的做了他老爸,就要管他妹,但是……”康哥没说话了。

“那女孩的病……有什么办法吗?”文诺言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活不过18岁滴,除非动手术,但是……哪来的钱咧?所以就……等死罗”康哥一摊手,无奈道。

文诺言也摇了摇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自己虽然看起来很烦,但其实那个可怜的女人比他更烦,所以他还能抱怨什么呢?

高进已经还就没来店里饮茶了,有时候文诺言也会想高进在做什么呢?他到底又是做什么的人呢?冰室人来人往,有许多的常客,文诺言长得靓,有很多的熟客会愿意来找文诺言聊天,不仅仅是社会上那些小太妹,还会有一些上班族、包租婆啊、鱼店老板什么的经常来找文诺言聊天,文诺言总会很耐心的听对方说,大部分都是对生活的抱怨,虽然文诺言觉得聊聊天没什么,但是这些家庭琐事听多了,文诺言也会觉得无趣,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个总是开玩笑的高进。

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哪怕一句话也不说,也是很舒适愉快的。

这是一个周末,店里十分的忙,一直忙到晚上9点多,才有空闲休息一下,文诺言的脚有些痛了,但是没有办法,人手不足,连小龙都懂事的帮忙在那里装袋子打包了,累了坐在那里打瞌睡,被文诺言打发上楼去睡觉了。好不容易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高进推门进来了。

“咦!好久不见。”文诺言刚想起身打招呼,却见高进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索性也就没有站起来。

“你们休息,我随意。”高进在文诺言对面坐下,还和正在算账的康哥以及其他店员打了招呼,大家都习惯他了,也就真的让他随意了,高进自己取了水杯倒了茶又坐回来。

“饿不饿?打算吃什么?”文诺言问他。

“你们还有什么,就给我做什么,简单点。”

“好。”文诺言起身去厨房下完单,又坐了回来,却发现自己前面也多了一杯茶,文诺言看着杯子里的茶水,笑了,他真的渴了,忙起来连水都忘了喝,于是端起来喝了一口。趁着食物没有上来的时间,文诺言跟高进聊天。

“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又去哪里旅游呢?”文诺言猜高进估计又跑到哪个国家去度假了。

“诶,哪有什么旅游啊,去了趟澳门。”

“澳门?去赌博吗?”文诺言忍不住问道。

“对啊,去澳门当然是去赌博了,顺便办点事。”

文诺言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头,看着食物上来了,他起身去端,却被高进阻止了,高进自己端了过来抽取筷子开始吃,文诺言一直看着高进吃东西,有些话憋在心里,不知道该不该讲,最后他还是决定把话说出来。“我不知道你喜欢赌博……但是,赌不是个好事情,我见过很多有钱人因为赌博输了几百万倾家荡产。”

高进笑了,文诺言见高进似乎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终于有些着急了,他忍不住探身上前盯着高进的眼睛说道:“我是说真的,我以前也替人看过场子,那个整个油尖嘴最大的海鲜酒楼的老板,就是欠了赌场的钱,我带人去他家催债,最后跳楼自杀的。”说完,文诺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不自觉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他催债的那些欠钱的人他不同情,只是同情那些人的家人。

“是真的,好惨的,那家真的,啧啧!惨的很啊,所以说千万不能赌啊。”康哥还在身后帮腔道。

“我知道,多谢康哥。”高进回头跟康哥道了谢,又转回来看着文诺言,这一下,高进脸上敛去了笑容,十分的严肃,让文诺言心里有些紧张。

“我告诉你是真的,我是一个赌徒,你信吗?”

“……”

“怎么?不想在和我做朋友?”

文诺言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想洗心革面,自然不想看到朋友迷途深陷,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和人生,他也认识一些很多有不良嗜好的朋友,康哥本人就沉迷于赌马,店里厨师的阿海把所有钱花在找女人上面,店员阿东爱好飙车,这些都是他无法干涉也劝阻不了的,但是他们仍然是他的朋友。

文诺言摇了摇头。

高进笑了,他吃完饭放下了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文诺言看着他做完所有的事,看着他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放心,我有分寸的,今天先走了,有空再聚。”高进结完账推门离开了,文诺言一直盯着他远去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如他来时的那样,不知为什么,有种以后很难再和这个人交集的感觉,良久,文诺言撇过头,准备和一起打扫,大家都有些累了,强撑着一口气在那里做最后的收尾工作,这个时候有人闯了进来,是长发的小弟。

长发的小弟一路闯进来高喊“龙哥!”,文诺言抬头看他,那小弟被文诺言一瞪,立刻就显得有些局促,畏手畏脚,文诺言有些无奈,敛去了一身的气息,才问那小弟道:“什么事。”

“大哥让我通知你,你那朋友,就是经常来这里吃饭的那个西装仔,把头发往后梳的那个,我在大哥的场子附近看到他被人用枪顶着上了一桑塔纳,大哥叫我来通知你一声,要不要带人去救他?”小弟一边说,还一边把手放到头上做梳子状比划梳头的方式,正是高进喜欢梳的大背头。

文诺言一听,就弃了拖把,一步登上前来,把那小弟吓得后退了半步,文诺言问:“是高进!他在哪里被抓的,往哪个方向去了,快说!”

一声暴喝把小弟吓得一哆嗦,他们从跟老大起就反复听着九纹龙的传说,早就对他有着从心里上的崇拜和畏惧感,如今更是被文诺言的通身的气势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好半天才说出一句:“我识得那车……往青田山……那边去了,我识得路……我……我可以带你去。”

文诺言示意那小弟跟上,一把打开收银台,取了里面的钥匙,高喊了一句:“阿东,借你车一用。阿东是个飞车党,他的车是经过改装的大马力摩托,跑起来不比一般的小车慢,文诺言一脚横跨过车,回头看小弟还呆在店门口傻傻的看着他,“看着干什么,上车!”

小弟刚跨上车,整个摩托就飞一般的射了出去,为了避过交警和车流,文诺言走得是小路,穿梭于各大街小巷之间,好几次与路边的障碍物穿插而过,小弟吓得紧紧的楼主了文诺言的腰,连眼睛都害怕睁开看了,好几次看差点撞上了,却被文诺言将车轻轻的一撇就堪堪的避了过去。

风驰电掣!

小弟既害怕又兴奋,一边心里开始疯狂的崇拜九纹龙,真的不愧是道上的传说,恨不得立刻就拜他门下,替他肝脑涂地,热血燃烧。

然而文诺言此时只想尽快赶往青田山找到高进,他直觉高进肯定遇到了麻烦了,应该与他去澳门的事有关,本来文诺言是不愿意再和长发的人扯上任何关系,然而如今为了救高进也顾不得太多了。

青田山位置偏僻,尚未开发,白日里都很少有人去,晚上更是几乎见不到人,路十分的不好走,但是文诺言昔日混道上的时候,也曾经来这里飙过车,这里如果要藏人,那就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垃圾处理场,一个是一间旧仓库,垃圾场近一些,文诺言到了那里,让小弟看有没有那辆绑架高进的车,没找到,于是又换行奔往旧仓库,一边在心里祈祷对方前往不要转移地点,不然真的不知该到哪里去找人。

万幸的是,那辆绑架高进的车真的停在了外面,文诺言让小弟下了车,并打发他走。

“龙哥,让我跟你,我可以帮你去喊人。”

文诺言十分严肃的看着这个小弟说道:“今天的事,谢谢你,但是,这是我的私事,所以麻烦你现在就回去,你不要跟我进去,也不要告诉任何人,记住,千万不要跟长发说。”

小弟只好走了,看着小弟消失在尽头之后,文诺言才一个人偷偷的潜入了仓库。

高进料想到澳兴赌场的计划会给自己造成极大的麻烦,衡量了得失之后,他前往澳门与他接头的人见面,并且直言拒接加入这个计划,然后回到了香港。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哪怕不参与,对方仍不打算放过自己,从他被绑架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按下手表里面的追踪器,这是米国调查局的最新科技,能够定位到自己的行踪,只是这个地方十分的偏僻,龙五什么时候找来还不一定,为今之计,就只有一个字:拖!

绑架他的人是个胖子,此刻正在高进对面吃烧鹅,他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高进,一边一刻不停的将他面前的烧鹅往嘴里送,油腻的烧鹅将他染的满嘴是油,高进就一直一言不发的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吃东西。

过了很久,那人终于停下来了,也不擦嘴,就这么油腻腻的看着高进说:“高先生,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么聪明的人,不会不知道该怎么办吧!”

高进抬起手,将手探进西装口袋里,顿时周围的一群小弟全部紧张的掏出了枪对着他,然而高进轻轻一笑,道:“紧张什么呢?”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包纸巾,放到桌上轻轻推了过去,说道:“先擦擦嘴,吃过东西,要把嘴巴擦干净在和人说话,这是礼貌。”

“你……”那人被高进堵的气血上升,刚开始嚣张的气势快要被怒火占据,他愤愤的拿过纸巾擦干净嘴扔到一边,讽刺道:“高先生不愧是赌神,你一掏衣兜,我还以为你要飞牌呢!”

“那些都是拍电影的,怎么能当真呢!飞牌倒是有,不过不能飞死人,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啊!”高进一边说,还一边真的掏出了扑克牌开始表演,看得周围的人一愣一愣的。

“砰!”那胖子猛拍了一下桌子,周围的小弟也被惊醒了,刚才好像被人催眠了一般,不自觉的就跟着高进的行为走了。

胖子站了起来趴在桌上,阴测测的说道:“高先生,我们就不要拖延时间了,我也是替人办事,你就不要为难我们这群跑腿的小弟了,只要你答应了,我们今天就毕恭毕敬的将您送回去,但是你要是不答应……”

高进笑了,他伸出手指头勾了勾手,示意那胖子凑上前来,高进笑得十分灿烂的说:“你们真的很诚心,但是我也很为难,所以……”

“所以?”

“还是不行啊!”

“你……”胖子这一把抄起桌上的啤酒瓶,一把按住高进的右手说道:“高先生,你说我这一瓶子下去,后果会如何呢?”胖子阴笑道。

高进还是在笑,他一点也不惊慌,甚至连被抓着的右手也没有颤抖一下,忽然他问了一句:“你要废我手这件事,你老板知道吗?你要是真的做了,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胖子心下一跳,的确,老板只是要求他恐吓高进,如果真伤了高进,高进本人包括他背后的势力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但是为了不输气势,他仍是强撑一口气道:“我就算真的废了你,我老板也不会把我怎么样,世界上能坐场的高手多的是。”

“但是”高进说道“赌神,只有我高进一个。”

胖子哑了,说不出话了,他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可以反驳高进,最后只能无奈的丢下瓶子道:“高先生,我家老板都说了,只要高先生坐镇赌场负责赢钱,其他事情都不用高先生操心,又有钱赢,又有名声,你为什么就是不同意呢?”

高进叹了口气,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真的很好,但是……还是不行。”

胖子不敢相信,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种人,“高先生,我不明白,那些内地人的钱,这么容易赢,你为何就是不同意呢?”

高进摇了摇头苦笑道:“内地人的钱 ,哪怕是他送给我,也是不好拿的啊!”

胖子无语了,他招呼小弟过来,拿了手机,起身准备打电话。

忽然,整个屋子的灯熄灭了,跳闸了。

“怎么回事?快出去看看。”胖子立刻指挥人出去查看,在开门的那一瞬间,一道人影串了进来,赤手空拳,所过之处,无人能挡,仗着黑灯瞎火的时间,拳拳到肉,只听到骨骼折断的声音和惨叫声,小弟们乱做一团,胖子怒吼道:“把应急灯打开!快!”

应急灯开了。

一把刀竖在了胖子的脖子上。

“别动,全部不许动。”是文诺言。

高进的心有那么一瞬间就跳动了一下,慢了半拍,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文诺言会来,会来救他。

周围的小弟全部都掏出来枪指着他们,文诺言的手却稳得很,他死死的扣住胖子的脖子说道:“你们开枪啊!让我们走,要不,我就拖着你们老大同归于尽。”

文诺言没说高进,只说他自己会跟那胖子同归于尽,无论结果如何,高进都会活下来,区别只是文诺言救了高进离开和文诺言死了高进仍然留下来。高进看着文诺言,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为了朋友,愿意赴汤蹈火、两肋插刀。

“你们逃不出去的,这里里外外全部是我的人。”胖子想动一下,却发现他稍微一挪动,文诺言就直接用刀在他脖子上划了一道血痕,周围的人全部不敢动了。

“走”文诺言不废话,他扣着胖子往前走,高进跟上,他们来到车前面,高进示意他开车,文诺言和那胖子坐在后排,车发动了,对方的小弟却也都驾了另外两辆车追了上来,他们紧追不舍,三辆车一路疾驰,后面两辆车开始撞他们的车,混乱间胖子开始抢刀,被文诺言给按了下去,文诺言也受伤了,高进从后视镜上看到他的右胳膊流血了,但是文诺言却眉也不眨几分,毫无畏色,额上也染了血。

忽然,从山下往上的路逐渐传来了嘈杂的呐喊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没过多久,一大群飞车党驶了过来,在前面排成了一排,将路拦住,三辆车全部都开始放缓速度,那群飞车族挥舞着砍刀,一边叫嚣着,一边将他们围了起来。为首的那人,下了车,褪去了头盔,是长发。

高进看到长发的瞬间,就明白了,文诺言为了救自己,到底还是动用了他最不愿意扯上关系的一群人,看到这里高进心里十分的复杂。

长发敲了敲窗子,高进把车窗放了下来。长发喊了一句:“龙哥!”文诺言依旧死死的扣住胖子,但是却无奈的闭上了眼,高进在后视镜里一直注视着文诺言的表情,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深深的叹了口气,沉声说道:“长发,让我们走!”

长发一听这话就把身体趴在窗户上,恨不得整个人钻进来凑到文诺言跟前,朝他大喊了一声:“龙……哥……”

文诺言浑身一震,高进注意到文诺言的手都在轻微的颤抖起来,他终于睁开了眼。

“让我们走。”文诺言沉沉的说了一句,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长发都快哭出来了,他狠狠的一拳打开了车上,发出剧烈的响声,长发甩了甩手,拳头上已经开始流血,文诺言的眼眶也红了。

最终,长发说了一句:“龙哥,我一定会等到你摇旗的那一天,我会第一个出现在你面前。”他挥了挥手,飞车党移开了一个缺口,放文诺言他们离开了。

半途中文诺言就让那个胖子下了车,高进一直开着车,两人都沉默不语。一直开到一栋陌生的别墅前面,文诺言才反应过来。

高进替他开了车门示意他下车,有人迎了上来,是龙五,龙五到底不如地头蛇熟悉地势,最终还是晚了文诺言很多时间,事情已经解决了,他就直接回高进的别墅。

“这是龙五,我的保镖。”高进介绍到。

文诺言的目光闪了闪,高进就明白了,他以为自己多此一举了,高进解释道“龙五是越南人,他对香港很多地段不是很熟,而且青田山偏僻,没有信号,追踪我不容易,所以今天,谢谢你。”

文诺言没有说话 ,他觉得很疲惫。

高进拉住文诺言的胳膊,抬到他的眼前,他才发现自己的胳膊一直在渗血,一点小伤,以前文诺言甚至懒得去管,但是现在高进却拉着他上了楼,取出出医药箱替他先把手上的伤包扎好,期间文诺言一直乖乖的,一言不发,像是在发呆。

高进俯下身轻声问道:“痛不痛?”

文诺言抬起头来看着高进,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很久,文诺言眨了眨亮亮的眼睛,呆呆的摇了摇头,“习惯了。”

高进蹙了眉头,此时的文诺言乖乖的坐在那里,显得既渺小又无辜,但是他的身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痕,有一些触目惊心,应证着这个人曾经如何的凶狠,高进用手指了指他胸口一个硬币大小的疤痕问道:“怎么弄成这样的?”

文诺言看了看,努力想了想,好半天才说了出来“坐牢的时候,被狱警烫的。”

高进慢慢的将手收回,转身打开了衣柜,拿出一套新睡衣,一边柔声的嘱托文诺言道:“洗澡的时候,不要碰水,我给你放了新睡衣,这里是我家,你可以安心的休息,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

文诺言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很久,才点了点头,高进走了出去,轻轻的关上门,高进在文诺言的房间门口停留了一小会,心里多了些事情,自己却也理不清楚,高进明白,有些事情可能已经脱轨了。

评论 ( 6 )
热度 ( 9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