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一于奉陪(高进×九纹龙)

05

文诺言在高进的家里住了一晚,睡得并不安稳,总是做梦,时而又惊醒过来,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索性起身来坐在床上,无端端的感到一股焦虑,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他想高进大概睡了,自己就在客厅里坐一坐吧。

楼道里漆黑的,文诺言不想开灯,他用手摸着墙壁慢慢的走,又一步一步的下了楼,客厅里有一扇落地长连着外面的阳台,透过阳台和窗户,外面的月光泄了进来,依稀能看出一个人影坐在阳台的茶几旁。

是高进。

高进察觉到有人在靠近,他回过头来,月光就笼罩在文诺言身上,整个人朦朦胧胧的。高进笑了,他招了招手示意文诺言过来。

“坐啊!”高进看着文诺言坐到了沙发上顺手拿了一个枕头抱进怀里。“睡不着?”

文诺言摇了摇头,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问高进:“你也是?”

高进默认了,他在文诺言身边坐下。文诺言看到高进前面的茶几上十分整齐的按顺序摆着一沓牌。高进看到文诺言注意到自己的牌,便伸手去了扑克牌随意的一洗,十分的娴熟,他将牌合在一起。

“会玩吗?”

文诺言摇了摇头,即使在他混道上的时候,有两样他是不碰的,一是赌博,二是毒品。

“抽一张?”

文诺言抽了一张,翻看一看是红桃A,高进晃了晃牌示意再抽,黑桃A。文诺言诧异了,他再抽,方片A。文诺言放弃了,他想自己大概知道,如果再抽会得到什么牌了。

高进将三张扑克牌收了回去,放在一边,双手叠在一起放在腿上,靠在椅背上,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文诺言,等待着文诺言向他发问。

“你……真的是,赌神?”

“是。”高进点了点头。

“……”

文诺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躲在旧仓库的外面,偷听了那胖子很多的讲话,但是现在亲耳听高进确认,心里的震撼却是更大的。高进他斟酌了一下,才娓娓道来。

“小时候,有人给我算过命,算我是克父克母克妻克子的命,除非是极其命硬的人,否则迟早被我克死,所以我出生没多久,就被送到婶婶家照顾。”

“真的?”文诺言有些诧异。

“我不知道,不过我老豆最后还是破产跳海死了。”这些话,高进几乎很少对外人谈起,但是,遇到文诺言这样一个人,高进还是愿意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高进继续说:“后来我被人贩子拐卖了,他们要斩断我的手脚,让我去乞讨替他们赚钱。”

文诺言张开了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高进摆了摆手表示不要在意,他轻描淡写的描述自己童年的往事,反倒让文诺言有些更加的动容,文诺言也不做声,静静的抱着枕头缩在那里听高进讲故事。

“结果我师父救了我,教我赌术,所以……到现在为止,我只会一件事,那就是赌。后来我赢了赌局,就成了赌神。”

“你……有没有想过收手?还是继续赌下去?”

“收手?”

“反正你应该都很有钱了,为什么不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的生活,除了赌,就没有其他了,何况,很多时候,身不由己的。”

文诺言默然,就像自己不想在混了,长发他们依旧不会放过自己,还会有很多的人陆陆续续的出来逼他,身不由己这一点他再明白不过了。

“不过,现在倒是真的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和我为难了,虽然有的时候还是会有麻烦,不过我已经想到办法解决了。”

“那就好了,无论怎么样,人没事是最好的。”

高进笑了,忽然想到什么站了起来,兴高采烈的说到:“反正都睡不着,不如我们出海吧?”

“出海?”

“对啊!海上的夜晚特别的美丽,以前一个人也没意思,今天你来,刚好,我去把游艇开出来,你想不想学啊!”

“我……”

“我来教你啊,我们今天晚上开过去,明天早上大屿山了,到了我们去逛鱼市,刚好赶上最新鲜的一批的海鱼刚回来,你想吃什么?”

“我不知道。”

“没关系,到时候再看,吃完了我们去游水,冲浪,好好玩上一整天,什么烦心的事都没有了。”

“康哥那里。”

“偶尔放一天假没关系的啦,康哥那里我帮你叫人通知,来啊,我们去开游艇。”高进说到做到,跳起身来,几步就串上楼去拿钥匙,招呼文诺言下楼,带着文诺言去他的泊位。当文诺言看到那艘游艇时,吃惊了,居然是这么大一艘的游艇。

“好大哦!”文诺言感叹道。

“当然啦,只有这种游艇抗风浪啊,不然随便来点风浪就不能玩了,多扫兴,上来啊。”高进几步就跳了上去,在上面朝文诺言挥手,文诺言也爬了上去,高进向他搭出手把他拉了上去。整个船上只看到高进一个人,于是文诺言问道:“你开船?”

“对啊,想不想学,我来教你。”

高进娴熟的掌舵,游艇驶出了海港,迎面而来的海风吹得人睁不眼,巨大的射灯射向远处漆黑的大海,波涛汹涌,让人莫名的感到又恐惧又兴奋。

“好玩吧?”高进大声问道。

“嗯!”文诺言终于开心起来。

“我最中意海了,因为大海有最宽广的胸怀,我一见到海呢,就什么烦恼都忘了。”高进兴奋的超着海面大喊,文诺言也被带动的高喊起来,两人兴奋的一起大喊大叫,像疯子一样的快乐。

文诺言喊累了,高进让他先睡,文诺言不肯,高进就教他开船。

“可以吗?”

“你行的,试一试,放心我在你旁边,不要怕。”

文诺言接过舵,还有一丝丝的紧张,握着舵的手略微的发抖,高进很自然的抓住他的手教他掌舵,高进掌心的温度烧的文诺言有些发烫,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往上串,他摇了摇头,定了定神思,专心的学开船。

高进从文诺言身后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教他怎么开船,等高进意识到不太好的时候放开了手,两人有些尴尬的看了一下,高进便将手伸到文诺言的前面,继续带着他掌舵,一边问:“感觉怎么样?”

“唔。”

“我都说了不难了吧,跟开车和骑摩托一样,其实只是换了一个方法,但只要掌握好方向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唔。”

“你开的很好了啦,就这样开下去,明天就能到大屿山了。”

“唔。”

“慢慢来,今天晚上风浪不大。”

文诺言开船,有偏离的时候,高进稍微帮他扶一下,渐渐的文诺言越来越熟,文诺言一直都在开船,一直到,天明了,海上升起了一轮新日,将两人轮罩在初晨的光辉里,柔和又温暖,美丽到让人移不开眼睛。
“天亮了”

“嗯。”

高进感叹道:“你真的可以哦!我你看,快到了。”

游艇按照航行航行,逐渐的,大屿山渐渐呈现在眼前,文诺言问“是的,我要怎么入港。”

“我来教你。”

“好。”

两人把船停入港后,刚好赶上最早的鱼市,不停的有出海的船回来,岸上全是等着收鱼的贩子,人来人往,讨价还价,十分热闹,最新鲜的海鱼被提了上来,有各式各样的鱼、有虾、扇贝、有脸盆大的螃蟹,文诺言看的十分的新奇,却被高进拉着胳膊走,一边兴奋的说:“这些都是散户,捞的都是浅水区的鱼,走,我带你去看鱼王。”

“鱼王?”

“对,就是最大的几家渔船,把自己捕到的最大最新奇最贵的鱼拿出来拍。谁出的价格最高,谁就可以得到,都是最好最靓的鱼啊,还要看运气,很多鱼错过了这一次,下次再想碰到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罗!”

高进拖着文诺言就进了一艘浮船,两人扶在栏杆上等,没过多久,陆陆续续有几艘大型的渔船返航了,船员从上面提溜着各式各样的海鲜上来,看得文诺言瞠目结舌,有些甚至从来没见过,叫不出名字来,好在高进看他不懂,在旁边解释,“这个是长得像乌龟脚的呢,渔民叫他石龟足,受伤后动手术后的人吃了伤口能好得快,据说吃了还长寿。”“真的假的?”“那我就不知道了,我还年轻嘛,吃了也没感觉啦。”

“这个叫鲎,据说是活化石啊,恐龙时代就有了,不过呢,我觉得做成海鲎节瓜肉片汤、鲎壳蒸粉丝什么的好吃。”“是吗?”“对呀,不过也不算特别好吃了,啦!那个,你看那个好,龙头鱼,这种鱼只有没有鱼刺的,全身就只有一条鱼骨,还是软的,随便炒、炸、焖、即便最简单的清煮也有独特的风味。吃这样的鱼保险,不会被鱼刺卡啊,就连那一截龙头,也是软酥酥的细骨,嚼起来很有味。”

“哇!被你说得流口水了。”

“NO、NO、NO,这些都还只是前戏,看看后面的,呐!来了。”

顺着高进所指的地方看去,一筐筐巨型的海鲜被抬了上来,个头有足足有一米长的龙虾,还有螃蟹,高进在旁边解释道:“这些呢,只是好看,个头太大,吃起来就不鲜美了。我们等今天的鱼王。”“好!”文诺言开心的看着高进,他真的很好奇今天的鱼王是什么。

居然是一条中华鲟,它还在船舱里,高进就拖着文诺言下了船去那渔民的船看个究竟,“可以上去吗?”“没事的,我认识这鱼老大,我们来看看这中华鲟有多大。”

足足3米多长的中华鲟呈现在文诺言眼前,这就是今天的鱼王了。高进只看了一眼就决定要买下来了。他跟船老大报了价,船老大很满意,刚准备交易,却被人拦了下来。

“这位先生,这条中华鲟可否承让与我,我出双倍的价格。”来人是一为穿着得体西装的中年人,开口就要高进让鱼。

高进并未生气,反而问清楚原因,原来是他的父亲过几日大寿,想买下这条鱼贺寿。“家父是修佛之人,买这条鱼不是为了杀生,而是要将它放回大海,行善积德。”

“既是放生,乃是好事,这条鱼就由我高进送与你父亲,当是祝贺他老人家的七十大寿。”
高进此话一出,中年人诧异不已,他并未提及自己父亲是谁,但高进已经猜出了他家父亲七十大寿,于是他向高进点了点头示意,走到一边掏出手机向父亲询问,没多久他挂了电话,向高进礼貌的说道:“家父让我谢谢高先生好意,称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向他开口”。

高进点了点头,文诺言尚未搞清楚状况,就被高进拉下了渔船,一边说道:“诶!其实那么大条鱼,真的要我拿去煮了吃,我也是于心不忍的,今天本来就是带你来看热闹的,走,我们逛逛去。”

高进带着文诺言在那艘浮船上看了很久,最终挑了一条很好看的仙台鱼,文诺言问高进:“这个,也是要煮了吃吗?”“对啊,这个鱼味道很好的,平时季节都没有,就这两个月过来产卵才有的抓,这次碰到了当然要买了尝一尝。”

“诶!有最新鲜的蚝。”高进又看到了生蚝过来了,来着文诺言过去让船员直接就打开了几只只蚝,高进拿着一只直接就吞进了嘴里,看的文诺言惊讶不已。

“你怕不怕腥呢?要不要尝一尝?”高进举着一只蚝送到文诺言嘴边,文诺言学着高进的模样,就这高进的手,就直接把那只蚝吸进嘴里。入口即化,鲜美极了,恨不得吞掉自己的舌头,舌尖的分泌物让这份鲜味更加扩大,又有点腥,但是鲜味更浓。

“好吃吧!”

文诺言顾不得说话了,只是使劲的点了点头。

“海鲜就要吃鲜啦,有机会带你去北海道吃刺身,那个才叫美味呢。”

“怎么好意思。”

“啧!”高进嫌弃了文诺言一下,“好玩的地方当然要一起玩才好玩啊!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啊,你都救了我的命,我请你去玩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啦。”

“那倒也是哦,只是我没什么时间,店里要忙,还有小龙要照顾。”

“那就带小龙一起罗,诶!别说这么多了,我们把鱼给船家先处理好,我们吃完去游水啦。”,两人吃完了仙台鱼,果然是极其的鲜美,饭饱之后,高进拖着文诺言去海边玩,游泳,打水仗,晒太阳。

高进游完了一圈回来,发现文诺言躺在遮阳伞下面睡着了,他是真的累了,睡得特别的安稳,高进看着文诺言的睡容,他双眼现在闭上了,但是睫毛却是一颤一颤的,顺着往下看,唇线也是十分的好看。

高进看了很久,好像明白了什么。

直到夕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文诺言被高进推醒了,发现自己身上盖了条毯子,高进就坐在自己的旁边,手撑在自己的头边上看着自己。

“怎么呢?我脸上花了?”说着,文诺言用手去擦擦脸,却被高进拦下了,文诺言忽然意识到高进又抓着自己的手,连忙匆匆的挣了开来,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

“晚上海边冷,别睡了,你看,日落了!”高进也坐了起来,在文诺言的身边说道。

两人一起看着大海的尽头,太阳渐渐敛去光芒,缓缓的坠落下地平线,天边的火烧云开出绚丽的颜色,又渐渐的消散在天地间,整个天幕拉下陷入沉睡,周围开始灯火点点。

“走吧。”

“嗯!”

高进开车送文诺言回去,文诺言下了车,看到熟悉的九龙冰室的招牌,再看看远去的高进的车,感觉好似做了一场梦一样。他摇了摇头,挥开了那些异样的情绪,打开病室的门进去,仿佛回到了现实之中,文诺言还是那个文诺言。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