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一于奉陪(高进×九纹龙)

08

天台上,风起云涌,皇子与九纹龙决一死战。

摇旗,九纹龙这一次真的摇旗了。

门开了,九纹龙来了。他踏上天台的时候,连呼吸都快要冻结了,光影交错,人流攒动,陌生的面孔,奇怪的激情,莫名其毛的炙热,烧灼得他快要化掉了,喘不过气来。耳边全是吵闹声,内心反倒觉得意外的平静,只要过去了这一次,这一次,就真的什么都结束了,无论如何,是好是坏,都结束了。

九纹龙爬上天台的围墙,站在上面,脚下是万尺的高楼,一失足就粉身碎骨,皇子朝他抛开了一件外套,九纹龙劈手拨开,转瞬间皇子的拳头已到脸前,九纹龙堪堪避过,两人交起手来,你来我往,拳拳到肉,周围喝彩声、欢呼声、叫骂声融成了一片,让人更加的疯狂。

就算是过了很多年之后,道上的人依旧热忠于吹嘘,九纹龙于皇子的一战,惊天动地,九纹龙所向披靡。皇子根本不是九纹龙的对手,很快就显出了颓势,九纹龙一脚将他踹飞到地上,皇子被数个是手下簇拥着站起来,再起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根钢棍。

九纹龙赤手空拳,以拳头去档钢棍,皇子劈手用钢棍猛砸九纹龙的后背,一棍一棍,只砸得九纹龙后背开花,口吐鲜血。

皇子发了狠,杀红了眼,照着九纹龙的脑门就是一棍抡起,九纹龙避而不及,直接被轮飞了出去,又是把他往死里打,九纹龙踉跄着要退,然而周围全是人,堵着他的去路,让他退无可退。

这些人,全都要一起弄死他。

周围去路全部被人围死,皇子已经抡着棍子,照着他的头敲下来,天堂的路已经被封死了,再也无路可走了,早就无路可逃了不是吗?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呢?文诺言,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承认呢?你早就下地狱了。

“万事小心。”忽然脑海里响起了一句话,在最绝望的关头,文诺言抬头开见了天,天台的钢架上垂着几根绳子,救命的绳子。

文诺言一把跃起,抓住绳子,借力转身,就是一飞腿,皇子被踢飞出去了,局势再次逆转,文诺言躲过钢棍,双手下抓,棍尖朝着皇子的心脏,用力的扎了下去。

不行,文诺言,你不能再走老路。

在棍尖离胸口的三寸距离,文诺言停住了,他不杀皇子,他不想再伤害人了。

皇子也懵了,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又绝境逢生,九纹龙不杀他,他饶他一命,这个男人,居然饶了自己一命。

皇子认输了,他下令放人,小龙扑到了文诺言的怀里,Hellen也扑了过去,皆大欢喜。文诺言太高兴了,所以他抱着小龙回家,没有提防到这把刀。

一把刀向他刺来,他护着怀里的小龙,那把刀就这样扎进了他的胸口。

钝痛,真的好痛,血流出来了,文诺言再也抱不住他的儿子,他软软的倒下,觉得好冷,好冷,自己快死了吗?

看见小龙在哭,他好难过,他答应过小龙再也不丢下他一个人,现在自己做不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了高进,有那么一点点后悔,早知道,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的,他劝自己报警,对啊,为什么就没有听他的话报警呢?有点后悔啊。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如今,自己终于还清了啊。

“龙哥……龙哥”“阿龙……阿龙”周围有很多人在喊他九纹龙。

“叫救护车啊!救护车啊!”Hellen疯狂的喊着。

“长发哥,救护车进不来!被下面的车堵住了。”一个小弟扑倒快要发疯的长发面前说道

“什么?”长发一把揪过小弟,“让人移车啊!”他吼到。

“叫了,人太多了,根本不知道是谁的车子,喊不动啊,车子不开,难道要我们去抬开吗?”

“那就去抬,给我把车抬开……”长发再次吼道。

“不行啊,抬不了的,我们……”

文诺言看着天空,周围有很多人再叫他,但是他什么都听不见了,变得好安静,文诺言什么都听不见了,他只想好好地睡一会,就让我睡一下吧,不要再叫醒我了。

“皇子,我求你,我求求你,把车移开,让救护车过来,我求你了,我,我跪下来求你了。”Hellen扑了过去抓着皇子拼命的哀求。

皇子看不过去了,毕竟九纹龙饶了自己一命,他吩咐手下:“把车移开。”

“皇子哥,不是我们的人,只怕是……”手下附耳示意火山的方向。

Hellen看懂了,她又扑过去求火山。

“做咩啊!你不要诬陷我啊,我跟阿龙是同门兄弟,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是我干的啊。”火山连忙推卸责任。忽然,有个小弟跑到他跟前跟他说:“老大,条子来了。”

火山听了皱起了眉头,没多久,警察带着救护人员扑门而入,医护人员迅速给文诺言进行急救,警察开始清理现场。

“做咩啊阿sir?我们是良好市民啊,我可没犯法啊。我不但没犯法,还协助警察呢,这里有个杀人犯,我帮你们抓着了”火山示意手下交出那名刺伤文诺言的小弟。

为首的警察让人接受了这名嫌疑犯,但是却并没有给火山好脸色。

“下面的车是你们的人的?移开,让救护车进来。”阿sir说道。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你有什么证据啊?”火山死皮赖脸的不承认,条子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不是你还能有谁?”长发冲了过来抓住火山。

“啦啦!阿sir你看,你看打人啊。”

“都别吵”阿sir怒吼了一声。“人都快死了你们还在这里吵,你们想害死他吗?”

文诺言躺在地上,救护人员一直在给他急救,然而救护车堵在很远的地方,眼看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这时,又有小弟上来附在火山耳边说话:“老大,帮主说了让人把车移开。”“帮主?怎么可能?”火山觉得很奇怪,派人杀文诺言的就是帮主,怎么会现在又让人移车?“好像是上面有人开口了,不移开不行。”“什么人啊,这么牛?”“听说姓李啊!”“什么?真的假的?”
“诶!知道了,知道了,真是TM的,还不快让人移车”火山无奈的下令。

最后,警车开道,文诺言被送往了最近的医院进行急症,已经有全HK最厉害的外科大夫别的医院过来进行急救了,文诺言被推进了急诊室。

没多久,高进就来了,他是坐着直升飞机从澳门飞过来的。

高进在澳门谈事情,依旧是澳兴赌场的计划,负责人终于亲自和高进见面了,高进依旧是拒绝加入澳兴赌场,这让负责人十分的生气。

“高先生未免太自信了。”

“我这个人不是太过自信,而是从来不打没准备的仗。”

“哦?看来高先生是有备而来。”

高进不说话,他只是在笑,一副你根本不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激怒了负责人。“高先生,我们就不要再玩些没用的把戏了,这一次,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哦!是吗?”高进反问道。

负责人脸色有些不对,高进太不识抬举了,赌神又怎么样?还不是人捧起来的,去了一个,还可以捧起第二个,他挥了挥手示意属下,然而,属下根本没有人动手。
高进笑了,这时,门开了。

一位中年人推着一位老先生进来了,负责人顿时站起身来,原本胸有成竹的模样现在只剩下惊慌失措,老先生也不看向负责人,只是和高进打招呼:“知道你遇到麻烦了,所以我就过来了。”

“是啊,多亏了您来。”高进起身过去搀扶老人坐下,原来这位老人,就是HK整个金融帝国的掌门人,无论是黑白两道,都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上次高进带文诺言去鱼市,偶遇到为老人寻求贺礼的三儿子,于是就借送礼结缘了,后来,高进甚至与李先生见了一面,两人对未来HK的走势不谋而合,老先生更是与高进成为忘年之交。

高进能叱咤赌坛这么多年,游走于世界各大赌场和各种势力之间,靠得不仅仅只是他那精湛绝伦的赌技,更多的是他那过人的情商以及活络的人脉关系,他依仗着各大势力,保存自己,所以即使明面上他是全世界赌场最不受欢迎的人,其实他是每一个赌场都不会动也不能随意动的人。

“爹。”负责人面色不好的上来轻轻的喊了一声,老人仍是不看他,反倒是夸奖了高进:“年轻人懂礼貌,不错,不错。”

“您过奖了。”

“爹,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怎么?我要去哪,还要提前通知你?”

“没有没有”负责人惶恐道。

老人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儿子,他有四个儿子,这一个是最小的一个,也是最不成器的一个,他自己是穷苦人家出生,却极有远见,见识非凡,所以对小儿子这种目光短浅的行为十分的看不上。

“你出去留学回来,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人家鬼佬洗钱,内地官佬的钱是那么容易洗的吗?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真是愚昧至极。”老人气到头上,还用拐棍敲了敲地面。

“可是……”

“可是什么?真是,不成器,你懂不懂做大事,最重要的就是要站好队,你倒好,先把最上面的给惹毛了……”

接下来就是老子教训儿子的事情了,只是高进却坐不住了,他来澳门,不知道文诺言怎么样了,他走之前请了警官代为照顾,只是毕竟文诺言曾经是混过,多少会照顾不到。

果不其然,消息传来,文诺言被刺中胸口,现在正在送医院的途中,高进听到,起身要走,却又止住脚步,转身向李先生道:“李先生,我想再请您帮我一个忙,事过之后,我一定好好感谢您。”

“哦?有什么事?请说。”

“谢谢您,我想借您的直升机一用,我想即刻赶往HK”

“这是为何?”

“我的一位朋友,在HK出了事,我要去看望他。”

老先生显得有些为难,“不是我不借给你,直升飞机而已,只是,这天看起来不太好了,只怕要下大雨,海上不太平,飞行员也难飞。”

“我知道,我知道您很为难,但是,即便是下暴雨刮台风,我也要去HK。”

“看样子,真的是对你很重要的朋友。”

高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我知道,对飞行员也是要冒极大的风险,所以,我愿意出一千万请您让他飞这一次,如果出事,那也算是对他的补偿。”高进只说出了事对飞行员的补偿,却未说自己也在飞机上,真要出了事情,他自己恐怕也难生还。

“你既然执意如此,那我就借飞机给你吧,一千万就免了,你送我的中华鲟,我十分开心,。”

“那就太谢谢您了,这一次,我欠您老人家一个人情,以后有用得着我高进的地方,随时告诉我,我一定尽我所能。”高进道。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老先生回答,高进主动欠了老先生一个人情,其实是将他俩的关系拉在了一起,无论如何对双方都是有利的。

高进立刻与老先生握过手,踏上了直升飞机。

从澳门到HK可以坐船和开车,开车比较快,但是通常都是堵车的,尤其是晚上。所以高进宁愿冒险,也要尽快赶过去。直升机在海上十分的不太平,刮了很大的风,整个机身都被吹得剧烈摇晃,晃得高进都快要吐了,都被他忍过去了,万幸的是,暴雨还未来临,他们已经到了医院,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停机坪停在了医院的房顶上。

高进一路奔向手术室,小龙一看到高进就扑了过来,哇哇的大哭,从文诺言到底起,场面就混乱了,根本就没有人再管他,他的母亲已经陷入疯狂的状态,六神无主,还是康哥把他拉到医院来的,只是从进医院起,Hellen就把他拉到了怀里,死死的抱住他,也不准他动弹,更像是因为害怕而抱了一个娃娃。

只是,小孩不是娃娃,小孩也是有心的,他也害怕,能够让他不害怕的人,是他的父亲,现在躺在里面,所以他更加害怕了,害怕失去自己唯一的依靠,从进医院起,他就不说话了,任凭Hellen死死的抱着他,即使把他身上掐出一道道青紫的印子,他也不吭声。

直到见到了高进,情绪终于绷不住了,扑倒了高进的怀里痛哭起来,Hellen感到怀里的小孩挣脱自己投入另一个人的怀里,她忽然觉得有些失落,好像最后,什么都没抓住,被她错了了一样,这个男人,她记得,是小龙生日的时候和阿龙一起回来的人。

“嘘!”高进把食指放到嘴边示意小龙安静,“来,我们一起等你爸爸出来好不好?”
“好!”小龙点点头。

高进像文诺言一样拍着小龙的后背安抚着孩子,把他拉到怀中,轻轻的抱着他,Hellen看得很不是滋味。

万幸,抢救过来了,文诺言没有死,他最终被救活了。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等待他醒过来的那一天。

ps:
这章后开始瞎写,毒奶,谨慎观看,不喜欢狗血的可以把这章当做结局






评论
热度 ( 10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