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一于奉陪(高进×九纹龙)

10

文诺言从昏迷中醒过来,刚张开眼睛,就看到一张人脸贴在自己眼前,强烈的侵略感让他不适的偏过头,没想到,那人也歪着头继续看他。

文诺言索性懒得理这人,动了动自己的手脚,发现被手铐锁住了,脚上多了一条铁链子。挣扎的过程中,他偏过头,看到了小龙。

“龙仔。”文诺言高喊道,小龙看到爸爸的呼声,哇得一声哭了出来,把文诺言急得更加慌张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崽?”

那人站起身来,文诺言才仔细的看到这个人的外貌,和他一样也是长头发,只是更加的厚重,穿着一身西装,看上去像是个斯文败类,那双眼睛里面充满了暴戾之气,十分的阴毒,被他看着,犹如被眼镜蛇顶上了一样感觉冰冷。

那人看文诺言在看他,又发现文诺言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长头发上,忽然,一阵暴起,抓住文诺言的头发就将他整个人拉了起来摔了出去。

文诺言被摔倒了地上,一声不吭,小龙哭得更加厉害了,那人手里抓了一捧文诺言的长发,他放到嘴边,轻轻的吹了下去,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他弯下腰,冲着摔在地上的文诺言说道:“你说,我把你的头发,一块一块,连着头皮扯下来送给高进怎么样?”

高进,文诺言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后他爬了起来,再次打量了眼前这个人,“高傲?”文诺言试探性的问道。

“哟嚯!”高傲有些吃惊“你还不算蠢嘛,居然猜到我是谁?高进跟你说过我?”

“你还没死?”

提到这里,高傲瞬间又癫狂起来,他再次凑到文诺言的脸前,整个人压在他身上朝着他冷测测的说道:“高进都没有死,我怎么会死?”

文诺言被高傲压得喘不过气来,高傲的身体死沉沉的,他还故意的往下碾了碾,文诺言顿时一声闷哼。

“有趣。”高傲轻佻的拂过文诺言的衣襟,探了进去摸到了什么,文诺言顿时脸色唰白,高傲笑了,他一把撕开文诺言的衣服,漏出里面包裹着绷带的胸口,探出手过去,用手掌狠狠得压迫文诺言的伤。

撕裂的疼痛,顿时让文诺言眼前发黑,小龙扑了过来咬高傲。“你放开我爸爸,你放开他,你这个坏蛋。”高傲吃了痛一把将小孩踢到了地上,更加凶狠的按压着文诺言的伤口。

文诺言痛得脸色发青了,他的伤口裂开了,血开始渗到绷带上,他双眼模糊了,却仍能看到小龙摔倒在地上大哭,又扑过来继续拉扯高傲,高傲又是一巴掌将小孩扇了出去,小龙却依旧爬起来朝高傲扑过来,高傲觉得兴奋起来,他干脆站了起来,一脚踩在了文诺言的胸口,文诺言终于忍不住惨叫了一声。他青筋都快爆出来了,小龙看到父亲的样子,忍不住跪在地上哇哇的哭了起来。

高傲更加的兴奋了。

文诺言看到小龙哭了,他浑身发冷,抬起来头艰难的从唇边挤出一句话:“小龙……莫哭……保护好……你自己。”说完,文诺言晕了过去。

等文诺言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小龙乖乖的坐在桌子前面正在和高傲打牌。关于扑克牌,在文诺言养伤的期间里,高进也教过小龙一些,期初是为了好玩打发时间,逐渐的,文诺言发现小龙惊人的学习天赋,这一点让文诺言有些恐慌,他还没有做好准备让小龙跟高进一起学些赌术的心里准备,高进也察觉到文诺言的不适而停止了教导小龙,为了这一点,小龙还和文诺言闹过别捏。

然而,没想到,现在小龙却和高傲在一起打牌,不过是被逼的,如果小龙不打牌,高傲就不让人给文诺言治伤,同时,高傲还强行教了小龙很多的赌术,逼着小龙练,如果小龙练不好,就不给他饭吃。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文诺言终于忍不住问高傲。

高傲教到兴头上被打扰,表情顿时狞憎起来,小龙吓的一哆嗦,牌掉了一桌子,他呆呆的看着高傲,以为高傲又要打他,那里知道,高傲忽然又笑了起来,变了和蔼可亲的脸,轻轻的拍了拍小龙的脸蛋,反倒叫小龙更加的害怕了。

“啊!”高傲忽然感叹道,“我真的没想到你崽,这么聪明,你说,”高傲回过头来看着文诺言,“我把他教会了,让他去和高进赌,会是怎么样?想想都好玩啊。”

“你TM为什么不……”文诺言怒了,但是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看向了高傲的手。

高傲又看到了文诺言的目光,他掸了掸袖子,露出两只胳膊,上面分别有两道伤疤,高傲阴鸷的双眼满是怨恨“你以为,高进是个善良的人?他说要我两只手,就要我两只手,无论我怎么求他,都没用,高进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凉薄之人。”说完他立刻又用袖子将手上的疤遮住。

然而实际上,高进是真的手下留情了,他废了高傲两只手,但却没有砍掉它,高傲仍然可以用手生活,只是没办法在赌了,好歹是多年的同门兄弟,高进年轻的时候也太过自信,觉得高傲不可能再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威胁。

事实证明,他的确低估了高傲了,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人,怎么会简单。高傲的手不能赌了,但是他的千术还在,他潜伏在东南亚的赌场里,专门替人抓老千,抓回来的老千为求活命只好拜在他的门下,供他差使,替他赚钱,才有了今天的绑架。

高傲的脸色回复了平静,却又突然笑了起来,甚至扭着腰坐了下来,“继续,把我教你的牌数继续练下去。”

“我不想练了”小龙看到了父亲,委屈劲上来了,再也受不了了,一把把牌扔了,高傲扬手又要打他,文诺言大吼了一声:“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有什么事冲我来,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高傲果然停下手来了,他凑到文诺言的脸前,文诺言被他逼得把头往后仰躲开这个男人,高傲一把抓住文诺言的头发扯了过来,附到他耳边说:“你到蛮有勇气,都这幅样子了,还敢跟我叫?嗯?”

文诺言喘着粗气直视着高傲的眼睛,一点也不退让的说道:“你别做梦了,小龙是不可能替你去和高进赌的。”

“哦!你这么自信?”高傲问。

“龙仔,你听到阿爸说的话吗?”

“爸爸”

“阿爸要你答应我,无论我将来怎么样了,你都不可以为难高进叔叔,听到没有。”

“爸爸”小龙哭喊道。

“答应我。”文诺言大喝道。

“呜呜……我答应你……爸爸。”

文诺言终于安心了,他瞪着高傲,一点也不服输,高傲把文诺言又扯到眼前来,认真的看了看他,爆笑起来:“你的眼神,我很喜欢。但是,你太相信高进了。”

“对,我信他,因为他不像你,是一个阴险小人。”

“我阴险?对,我阴险,我是个小人,那高进就是一个伪君子。”高傲朝文诺言吼道,可是文诺言根本不为所动,看着文诺言的表情,高傲眼波一转,又凑到文诺言的脸前,说道:“极度的仇恨能让小孩改变主意,你说,要是你儿子恨死了高进,岂不是会站在我这边。”

“怎么可……”文诺言话未说完,高傲就暴起一把抓住文诺言的手,将他的五指摊开来撑住,又示意手下拿一把锤子过来。

“你说,我将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用锤子锤断,然后用剪刀剪下来送给高进,他会怎么样。”

“不要!!!”文诺言尚未出声,小龙已经十分惊恐的的叫了起来。

“哈哈哈啊哈哈!”高傲感受到恐慌,愉悦的笑了起来,他冲着小龙说道:“你以为,你高进叔叔,会来救你爸爸和你吗?你大概不知道吧,我已经替高进安排了一场赌局,然后我会给他寄过去你爸爸的手指头,然后是脚趾头,最后是四肢,你看他是选择赢呢?还是放弃他赌神的称号呢?”说完,他又俯身看向文诺言,“当年,高进施加到我身上的耻辱,我会一点一点的还给你,到时候,你再看看,你的儿子,恨不恨高进呢?”

“龙仔!转过身去。”文诺言大声的朝小龙喊道。

“不!”

“听我的话,乖仔,你是爸爸的乖仔,你转过身去,不要看,也不要听,捂住耳朵,没事的,过去就好。”

“爸爸!”

“快。”文诺言高吼道,小龙终于抽泣着转过身去,捂住了耳朵。

高傲笑得太开心了,他拿起锤子,朝着文诺言说道:“我倒要看看,你可以为高进,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文诺言忽然也笑了。

“你笑什么?”高傲生气了。

“我笑你可怜。你真可怜。”

“你……”

“没有人爱你,你整个人都活在黑暗里,也没有人愿意替你付出,没有人愿意救你。”

“你想死是不是 ?”高傲恼羞成怒,他举起了锤子。

那里知道文诺言比他更凶,文诺言支起身子,冲着高傲吼了回去:“你砸啊!我TM要是叫了一声,我就不是九纹龙。”

“你去死吧!”高傲举着锤子狠狠得砸了下去。锤子砸到肉的声音,让身边的小弟都抖了起来,文诺言硬是一声不吭,他脸色惨白,还是冲着高傲笑,是嘲笑。

高傲砸得更狠了,文诺言已经没有力气在做表情了,他倒在地上,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什么,高傲趴了下去,俯身到文诺言的嘴边问:“你说什么?”

文诺言没有发声,他晕过去了,但是高傲看明白了。

文诺言的嘴型是:“你真可怜!”

高傲忽然有些手无失措,在猛发了一阵疯之后,遇到了文诺言这个男人,他为了高进的倔强,忽然让高傲有些惊慌,他蹲了下来,推了推倒在地上的文诺言:“喂!醒醒!喂。”文诺言没有回答,他像一具尸体一样躺在地上,又仿佛只是睡着了,高傲忽然又有些嫉妒了,羡慕了,他抱起了文诺言,又忽然把他扔到地上,手忙脚乱的逃出门去。

高进收到录像带的时候,已经脸色发青了,但是当他看完了整个录像带的内容之后,他面无表情,只有龙五知道,高进的房间,亮了一夜的灯,高进通宵未眠。

第二日,国际赌神大赛再次举行。




评论
热度 ( 10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