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一于奉陪(高进×九纹龙)

12

所有人都注视着那副牌,所有人都注视着高进,高进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脸上再没有了笑容,而是十分的冷酷,犹如寒夜里的森林,不带一丝的情感。忽然,高进的唇边又再次绽放出笑意,让人不寒而栗,他轻轻的吐出来一句话:“好,开牌。”

高傲站起来狂笑起来,小龙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这张底牌。老人同样紧张的看着高进,高进是在偷鸡吗?还是他真的是同花?如果他是同花,那么高进就要赢过自己了,不是说已经挟持了高进的恋人吗?不是说已经威胁了高进了吗?为什么高进好像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

李四少心里也是同样的疑问,他在心里开始向上天祈祷,高进的底牌,千万不要是同花,他甚至开始祈祷真情,此时此刻,李四少居然真的在心里祈祷着高进是爱那个男人的,为了那个男人甘愿输给他们。

高进开牌了,他轻轻的将那张底牌掀开。

红心A,同花。高进赢了。

文诺言的世界崩塌了。小龙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满眼的仇恨了。

高傲看到小龙的眼神,兴奋的像个疯子一样,他一把抓住小龙的肩膀使劲的摇他:“我一定好好教你,你将来替我赢过高进,你看到没有,高进根本不顾你父亲的性命,他心里只有他那个赌神的称号,所以你一定要赢他,把他从赌神的位子上拉下来,你听到没有。”

小龙面无表情,忽然用力的推开了高傲,大声朝他吼:“你放开我爸爸,你不放开他,将来就算我赢了,我也要杀死你。”

然而高傲一点也不在乎,他双手已经废了,终身都没有机会再赢高进,所以哪怕他死,他都想要赢高进一回,无论用什么手段他都不在乎。

高傲跳了起来冲到金属仓门口用力的拍打仓门,大声的超里面喊到:“你看到没有,你被高进放弃了,他不要你了,你求我啊,求我说不定,我就放你出来。”

文诺言依旧躺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如果不是他的胸膛还在艰难的起伏着,高傲差点以为他已经闷死了。于是他继续拍打着仓门朝里面大喊:“喂!跟我在一起吧!我会比高进更爱你,高进根本就是自私的,你不是相信他是个好人吗?他根本不爱你,他只爱他自己,为了他赌神的称号,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不,我爱他。”门外忽然传来清澈的声音,一直紧闭着双眼的文诺言终于睁开了双眼。

是高进,高进来了。

“怎么可能。”高傲满脸的不可思议,有许多穿着黑衣的人端着枪破门而入,他的手下全部被制服了,高进从那群黑衣人身后走了出来,依旧是梳着大背头,穿着晚礼服。

高傲看着高进一步一步的超自己走了过来,路过自己,径直的走向金属仓。他立刻歇斯底里的朝着高进大喊:“你想都别想,他就快死了,除了我,没人知道密码,没有人能……”

话音未落,金属仓门的电子锁就滴的一下被解锁了,高进立刻拉开舱门,文诺言全身痉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高进离开走了进去,脱下来西装,披在了浑身赤果的文诺言身上,将他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后背帮助文诺言顺气。

高进的无视让高傲怒了,他疯狂的挥舞着残的双手朝高进喊到,“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找到,你又怎么可能知道金属舱的密码。”

文诺言被救了,小龙立刻就扑了过去痛哭起来,文诺言艰难的抬起了双手拂过小龙的脸,替他擦去脸上的泪水,一边虚弱的说道:“男孩子……不要总是哭……要学会……坚强。”小龙,点了点头。

文诺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咳嗽起来,高进替他拍着背,文诺言摇了摇手,看着高进道:“高进,你能来……我好高兴……我没有……看错人。”

高进弯下腰温柔的对着文诺言说道:“别说话了,先休息,你放心,有我在,你是安全的。安心的睡吧。”文诺言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高傲刚要大喊大叫,却被高进嘘住:“轻点声,别吵。”

高傲憋着嘴,好半天才吐出一句:“高进,你怎么做到的?”

“高傲,这么多年,你一点长进都没有。”高进终于回答高傲的问题了。

这些年,高傲没有少派人去和高进赌,但是无论是真赌还是出千,都输给了高进,高进自己就是千王的徒弟,更是打败了高傲成为赌神,所以出千在高进面前,一点用都没有。无可奈何之下,高傲才想出了绑架威胁的方法。

“澳大利亚和香港有时差,你所在的这个太平洋的岛,与澳大利亚有时差,你从电视里看到的实况传播,其实是让我让人录好在播出来给你看的。”

“什么?”高傲不敢相信。

“李四少和陈生一群人,所坐的飞机,其实一开始我就让人劫持了,不过飞机本身是李老先生的所属物,我派人救了他之后,他不追究,自然就没人追究了。”

高进将盖在文诺言身上的衣服包好,将他一把抱了起来,对于男人的体重而言,文诺言轻的可怕。高进簇了簇眉头,他不想再和高傲废话了“所以赌场的场地也是我让人安排的,他们以为到了澳兴赌场,其实是到了我安排的场地,包括宾客都是我请的群演罢了。这一切只是为了拍一场戏给你看。然后我再让人按照澳洲的时差播出这场戏,其实赌局早在上午就完成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高傲拒绝相信。

“你在孤岛,外面什么样,还不全凭我随便弄?被骗了都不知道,他们输给我自然要告诉我你的位置,你就被卖了,我在顺便向李先生借一队私人武装,再请几个电脑专家,黑掉你的电子锁。你以为要密码才能打开,结果专家直接给我一个硬盘就将程序清零了。”

说完这一切,高进抱着文诺言要走,他不想再看到高傲一眼。

“不要走,你听到没有,我说,不要走”高傲再他身后大喊道。

“我在这个道上早就装满了炸药,高进,你和我同归于尽吧!”说着高傲就按下了手里的按钮。屋子里一间房下瞬间响起来爆炸声,高进抱着文诺言,龙五带着小龙就躲进了金属舱。高傲看到了想要上前来阻拦,却被龙五一脚飞踢了出去。

房间内四人全部躲进了金属舱,除了高傲以外。炸药很快就炸到了他的脚下,他大张着嘴,喊出了最后一个名字:“高进……”就被炸飞了起来。高进牢牢的把文诺言护在怀里,金属舱剧烈的震动着,但是最终扛过了这一波的爆炸。

再打开门时,外面已经一片狼藉,高傲躺在地上,他半边身子都给炸没了。高进抱着文诺言走了出来看向高傲,摇了摇头:“我早知道你做人不留余地,所以叫人拆掉了这附近大半的炸药,只留下你脚下的,你不按就没事罗。但是你太偏激执拗了。”

高进的确是想弄死高傲的,因为他那样对文诺言,但是他从来都不主动出手,他只做顺水推舟之事,高傲性格所致,自己作死,怨不得他。

高进抱着文诺言带着小龙和龙五一起离开了岛,从此以后就消失了,有人说在瑞士的小镇见过他,身边跟着一个长发男人一起在北半球的冬日里一起看极光。

也有人说在巴西看到高进在复活节跳桑巴舞,他的舞伴是个长发的男人。还有人说,高进在美国开了一家朱古力馆,里面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朱古力,店长是一个长发的男人,高进每日下午都会去那家朱古力店看报纸,然后接店长下班。

至于小龙,你们以为会有第二个赌神出现吗?猜错了,高进的确收了几个徒弟,但是天资聪颖的小龙从岛上回来之后就对赌博不再感兴趣了,他还是十分聪明,又好动,天生对科技敏感,高进总给他买最新的科技产品,以为他会成为一名科学家,结果他15岁那年去看了一场魔术,遇到了一个魔术师,就跟着人家走了。文诺言见孩子大了,也就懒得管他了,由着他去了。

于是再过上5年,世界上多了一个魔术大盗,他顽皮可爱,还故作成熟的留着一个小胡子。在世界各地专门偷珍贵的宝物,当地的警方,通通都奈何不得他。

评论 ( 16 )
热度 ( 14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