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包子 小甜饼2

哼╯^╰ @kc国王 ,你要的鸦包啦,这对要甜真的很难诶!我可是绞尽脑汁在写诶!快点开车谢谢我。

乌鸦×包子  小甜饼2

包子是一只软乎乎的中华田园猫,全身同体雪白,但是由于出生没多久猫妈妈就不见了,于是还是小小只的他只好自己出来流浪,天生不会叫,无论怎么欺负他,他都不出声,只会嘴巴张大大的,但什么声音也没有。

曾经有个女孩子想要收留他,那段时间,包子过着能吃饱有温暖的猫窝睡的日子,对他来说简直是做梦一般,但是,没过多久,女孩发现包子是只哑猫,只会斯斯的吸气声,觉得这只猫是个残疾,不想要了,便将他抛弃了,他在门口扒拉了好一会儿,门都不开,他从窗户里跳进去,却还是被赶了出来,包子终于明白了,这个女孩不要他了。

垂头丧气的包子,只好再次去流浪,但是他明明是野猫的命却偏偏是家猫金贵的身子,很多东西他都吃不得,不仅跟其他野猫打架打不赢抢不到吃的,就算抢到了,吃了他的肚子也受不了,所以他异常的瘦弱,明明已经两岁大了,却还是跟小奶猫一样的体格。

冬天到了,包子的日子更加艰难了,他一身白的毛在雪地里却显得脏兮兮灰扑扑的,缩在墙角冻得发抖。好在还有冬日里的阳光能让他温暖,他闭着眼睛晒太阳,忽然,头顶的太阳被遮住了,他睁开眼睛一看,妈也,好大一只野狗啊!和他一样脏兮兮的,但却异常的健壮,牙齿锋利的像刀一样,哈着热气,好像随时要把包子吞下肚里去。

包子吓得瑟瑟发抖,想要逃跑,但刚迈出步子就被那只大野狗按住了尾巴,一爪子又扒拉回来了,包子再跑,又被扒拉的连滚了好几圈,晕头转向的被这只大野狗按在爪子下。

大野狗来了兴致了,左扒拉一下,又扒拉一下,包子被他扒拉的团团转,最后实在跑不动了,精疲力尽的被按在了墙角。

这只大野狗就是这片地区的野狗头子,明明是条野狗,偏偏给自己取名叫做乌鸦,守着东星垃圾场为根据地,物资丰富,不愁吃喝,整日里惹是生非,手下聚集了很多只小弟,成日里和别的猫狗抢地盘。

乌鸦的手下看他在欺负一只不长眼敢跑到他们地盘来的小野猫,冲上去就是一顿狂吠,张嘴就要咬包子,包子吓得闭上了眼睛,谁知那只手下转瞬就被乌鸦扑到咬住喉咙不放,直到手下服软求饶,包子看到这只大野狗如此凶残,更加害怕了,想要趁机逃跑,哪成想却被乌鸦一把咬住了后颈。

包子想,完蛋了,要被吃掉了。

乌鸦整只把软包子掀翻过来,肚皮朝上,柔软的肚皮被乌鸦摁在爪下仿佛一爪子就抓破,,摁了摁很有弹性,软乎乎的,就是肉太少,得养肥一点。乌鸦把头凑了过来,好奇的的添了一下小猫的屁股,咦?味道居然不错?于是乌鸦一爪子按在包子的肚皮上不让他动,伸出舌头开始舔,只把包子舔得湿哒哒的,本来就很软的包子更是软的跟一摊水一样了。

居然不叫?乌鸦更卖力了,粗糙的舌头摩擦着,包子那圆圆的大眼睛更加的水润了,好像要哭出来似的。

好想看他哭,乌鸦心里想。

于是更加卖力的欺负包子了,旁边的几只手下也急了,凑上来左嗅嗅右闻闻,好几只爪子想要去抓包子,都被乌鸦直接拍飞了。

此时的包子已经缩成一团,摁在爪下软软的,一按就发抖。

哼!有意思。乌鸦发出了冷笑。

乌鸦叼起了软包子就飞奔起来,直奔自己的狗窝,在垃圾场里面有一处用旧沙发堆成的狗窝是乌鸦独享的。其他狗当然不敢去打扰他,但哪怕听听声音也好啊,于是都竖着耳朵偷听,哪知什么声音也没有,怎么回事?那只野猫怎么没有惨叫?众狗一头雾水。

于是第二天,整个铜锣湾都知道东星的乌鸦抓了一直纯白的小猫当马子,那只猫还是个哑巴,不会叫,那双眼睛总是雾蒙蒙的,看样子被乌鸦欺负得很惨。

只不过哦,有些流浪狗也会奇怪,这只叫包子的哑巴猫是纯白色的,怎么长得跟街头洪兴仓库里面那只叫浩南的猫那么像啊!

说起浩南啊,一只猫,却偏偏要取个人类的名字,那也是通体雪白,真正的白无邪呀!可漂亮了。

虽然也是一只野猫,却给洪兴仓库守场子抓老鼠,人类也可喜欢他了,街里的猫猫狗狗都知道,乌鸦一直都在找浩南麻烦,却一直没占到便宜,明明体型差距那么大,但浩南可一点也不好惹,一双爪子挠人可疼了,还又聪明又狡猾,又招人类的疼,总会找帮手靠山,乌鸦根本奈何他不得。

看样子,这次,乌鸦是抓了包子这只白毛当出气筒了,制服不了浩南,还压不住一只软包子?可怜,这只包子以后的命途堪忧哦!

不免让狗闻之忧伤,让猫闻之为他流泪哦,但是消息最终还是传到了浩南的耳朵里,东星的乌鸦收了一只和你长得很像的白猫当马子。

浩南听到这个的时候,正趴在仓库的椅子上,面前是一个热风扇,还有铲屎官也是仓库看守李先生在给他撸毛。

浩南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舔了舔自己的白爪子,眯着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大雪。

哼!愚蠢的汪星人。

哼!愚蠢的乌鸦。

评论 ( 13 )
热度 ( 17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