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迷 03 all 李文建

03

@油包 差点忘了叫你了,快出来。
 

李文建驱车前往总局开例会,他很烦这种会议,却没有办法,快到年终了,各个部门都要汇报情况,说是汇报情况,其实更多的是算总账,所以,通常这种会议都是要多烦人,就有多烦人,李文建刚将车开到车库,电话就响了,迅速拿起电话,是哥哥打过来的。

 

“哥。”

 

“我看到了,新闻都出来了,又在讲西九龙发生命案,监控失利,警察杜职被泼脏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住,大哥。”

 

“对不住什么?我是问你受伤了没有,平时身手那么好,今天怎么被一个普通人就搞成这样。”

 

“没事,你都知道做警察就是这样,习惯了。”

 

“趁着会还没开始,你上来,我看一下你到底有没有事,。”

 

“不用了吧。”

 

“快点上来。”

 

“好。”

 

李文健刷了卡直上三楼警务处副处长办公室,敲门,“进来”里面传来干脆利落的声音。李文健推门而入,李文斌就坐在里面批文件。

 

“哥。”李文健喊了一声

 

“坐”李文斌头也未抬的继续批文件。李文健习以为常的拉开他面前的椅子坐了下去。

两人之间更是相差了十三岁,虽未兄弟,却因父亲工作太忙,所以长兄如父,两人之间的默契也是无人能比的。

 

李文健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李文斌批复文件,岁月早已经在这位经验丰富的警探身上留下来深邃的痕迹,哥哥早已经不年轻了,但是李文健对他的崇拜却丝毫未减半分,他依旧是李文健心中那个打碎骨头也一声不吭,咬牙包扎伤口继续追捕罪犯的辣手神探。这些年他也一直都以李文斌为自己的榜样严格要求自己,两人身上有着十分相似的影子。

两人并未对外声张关系,但也有不少人猜到了。唯一的不同点大概就是李文斌那个年代的人通常都未受过高等的教育,所以经常咄咄逼人骂人不留情面,要不是功绩太高当了官之后收敛了许多,估计没多少人受得了他。李文健不同,他是港大司法系毕业的高材生,没有去当法官律 师,偏偏跑来考取了警察。是hk新一代知识分子的代表,要不是太过高冷,追求者一定挤破警局的大门。

 

李文斌一直都在批文件,期间还打了一个电话骂人,直到他终于批完文件站了起来,“时间到了,去开会吧。”说完,李文斌拉开椅子就站了起来要走,李文健也站了起来,刚要跟上去,李文斌却停了下来,转身打开旁边的储存柜掏出一件西装递给李文健:“身体不好就要好好照顾自己,穿件衬衫就跑出来,不知道这几天降温了吗?我就知道你不会多带衣服才把你叫上来,看你瘦的跟竹竿似的。我说什么你也不听,长大了翅膀硬了?”

 

“没有,只是西装都送去干洗了”李文健也不多说,接过衣服就穿上,西装大了一号,穿在他身上空荡荡的,显得他更瘦了。

 

“家俊这几天见过你?”李文斌一边问,一边拉开门雷厉风行的在前面走。

 

“是,他说你让我圣诞节回去吃饭。”

 

“他说我说的?”

 

“是。”

 

“臭小子,他不会做饭,我也不会,爸妈去英国了,到时候你来做?”

 

“好。”

 

“好个鬼,你做的能吃?还不如吃外卖。”

 

李文健难得的笑了,他几乎算是被李文斌养大,李文斌很忙,大家都是厨房杀手,所以都没少吃外卖,想起以前的日子,李文健难得的笑了。

 

“你先去,我去抽支烟,李文斌烟瘾犯了,让他一个人先去会场。

 

“嗯,哥,你少抽点烟。”

 

“知道了,去吧。”李文斌直接走开了。

 

李文健走在去会议室的路上,陆续遇到了几个同 僚,都混到这个层面上的人,有几个不是人精呢?李文健顶多只算是个有个性的人,再加上警队虽说是为公/众服/务的部门,却也是官撩 体 系根深蒂固,拿帮结派。李文健属于行动派的新生代表人物,因此平日里与他拉关系的人夜不少。

李文健不说话,跟他一起的就是信息部的主管杜文,职位比李文健还高,却从来没上过一线实战,一直都在办公室玩科技,也不像个警察的样子,吊儿郎当,又是个花花公子,有女朋友了,但仍是喜欢在外面拈花惹草。

他靠近李文健的原因单纯是因为李文健符合他的审美,他直觉李文健这么强的人应该是个alpha,但是他自己就是一个alpha却并没有从李文健身体里感到信息排斥,相反自己却经常被他吸引,因此李文健极有可能是个beta,但是beta又如何呢?比omega容易高,没那么容易坏 孕,岂不更好。

 

杜文是个电脑高手,所以对时下流行的新兴科技了如指掌,他一直跟李文健聊现在美国刚开始研发的远程建控技术。却忽然被人拦了下来,邝智力,李文斌手下,也算是李文健的师兄。“信息部这么闲吗?西九龙不是刚被记者爆光建控缺失吗?”

 

“老房子不安装监控摄像头很正常嘛!”

 

“老房子不安装摄像头,连周围的交通建控也没拍到嫌疑人也是正常的吗?”

 

杜文停下来撇了撇嘴,盯着邝智力,对方眼中明显写着还不快滚几个字,级别又比自己高,奈何不得只好走开了。李文健觉得无趣,他想走,却被邝智力拉住了胳膊,“杜文是管理组那边的,你不可以和他走得太近。”

 

李文健停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放手。”

 

“你应该知道文斌没几年任期了,这一次要上不去就再没机会了,刘杰辉是什么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听到刘杰辉的名字,李文健瞳孔陡然放大,一股怒气克制不住的从心底伸了上来,李文健狠狠得抽出自己的胳膊,说道:“别跟我提他,他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清楚就好,毕竟我是你师兄,为了还是你哥……”

 

“我知道”李文健打断他的话,“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不用管。”说完,李文健加快脚步离开了。邝智力在身后看着他离开,扶了扶镜框,若有所思。

 

李文健到了会场,年终大会通常是各部门负责人都要到场,李文健的职务还不算太高,便坐在黄sir身后,很快有同僚过来和他聊天,问题案子进展,李文健无心回答,从进门起,一股焦躁不安的情绪让他几乎想要夺门而出。

 

刘杰辉来了。

 

李文建曾经一万次想,如果这辈子,没有遇见刘杰辉,自己会不会完全不一样?

 

然而没有如果,他已经万劫不复了。

 

李文建看着刘杰辉走了进来,扫视了整个会场一圈,两人的目光就这么自然的相对了。

刘杰辉有一双锐利的眼睛,被他认真盯着会让人不自觉的想要移开目光,然而,李文健没有,他毫不畏惧的对视回去,冰冷的看着刘杰辉不带一丝感情。

 

两人都是这样,互不示弱的盯着对方。

 

砰得一声,门再度被推开了,李文斌进来了,李文建立刻转移了视线,刘杰辉打了一声招呼,李文斌冷着脸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又拉开椅子坐下低着头开始看文件,这样无视刘杰辉的存在,已是两人之间的常态。

 

刘杰辉向来很会克制自己,对于李文斌的态度一笑而过,随手拉开椅子坐直,也打开面前的文件夹,理了理里面的资料,一时间双方都无话,但是整个会场已经可以逐渐感受到了两极分化的气氛,这种僵直一直持续到警  物处处长进来开始发言。

 

例行的年终总结,看似心平气和的在发言,但其实水深火热,连一些负责文书的边缘警园都感觉到一丝焦灼。

警 物处正处长还在位,尚且压得住两边,双方都算给面子的收敛,但互相让对方不痛快的事一点也没少做,一场会议被搞得犹如一场战争一般。

 

刘杰辉米国hf大学管理专业毕业的高材生,对于他的空降管理层,刚开始有很多的人不满,但是随着刘杰辉工作的展开,他的办事能力以及为警队带来的效益让人不得不佩服,精简人员,削减不必要的开支,明确各部门职责等一系列措施,让警队的办事效率有显著的提高。

 

同时,这也动了许多人的利益,随着报告越是深入,李文斌的眉头就皱的越厉害,李文建注意到李文斌右手食指不停的碾着中指,这是他要暴怒的前期状态。忽然,邝智立举手发言。

 

“刘警官算得一手好账,日常支出要控制,连现任一线警园的开支也管控的这么紧,手足们忙得吃不上饭,出jin又不给随便报销,捉zei如果损坏公物 ,还要自行承担一部反赔偿,怕不是要饿肚子捉zei,难怪现在的一线警园都越来越瘦了,刘警官坐着办公室,也不心疼在外面天天风吹日晒的干活的人辛苦!”

 

这话说得外人听不懂,无外乎是指责刘杰辉对经费管控太死,报账太难,但刘杰辉却明白他话里暗藏的意思,他看了一眼坐在人堆的李文建,李文健又瘦了,他越来越瘦了,也越来越冰冷,仿佛要将自己跟整个世界隔开一般,让刘杰辉有时会莫名产生一丝奇异的感觉,仿佛下一秒,李文健就要化成一座触不可及的冰雕,把自己永远隔离在一片雪原之外,再也见不着他了。

 

刘杰辉合上了眼前的文件夹,认真的看着邝智力,并不为邝智力的言语所撼动,他站起来发言。“不是不给报销而是要依据管理 跳例报销,不将钱花在没有必要的地方,毕竟经费只有那么多,浪费的是大家的钱。”

 

“大家的钱,说得这么好听,你知道是浪费?什么钱该花,什么钱不该花,牺牲的手足  家属得不到安抚,留过血出过力的警园也没有合适的奖励,谁来干活?都不要出jin了,全部坐在办公室等着贼上门自手吧!”李文斌终于动怒了,他也站了起来,语气也开始不友善起来,他的大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包括在下面的李文健。

说到底,警cha也是人,经费问题才是一个部门根本的权益。削减经费,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一时间下面也开始议论纷纷。

 

“是啊,是啊,动不动就考核,没奖金还要扣钱。”

“线  人费也不好报,那些见钱眼开的线人,不给钱谁给你爆料啊!”

“别的不说了,连茶水间都咖啡都要管,上班那么辛苦,连杯咖啡都没得喝,诶。”

 

一时间台下议论纷纷,大家虽是压低声音在讨论,但是依旧可以看出普遍对制改的不满。

 

刘杰辉并不惧怕李文斌发怒,也不惧怕舆论攻势。他眉色未改,一边理了理被坐皱的西装衣摆,干净利落,一边示意文员打开电脑文件,拿起指示笔,开始在大银幕上面给众人讲解起来,“不错,警 园也是人,但是钱要怎么花,花在哪里,都应该依据归举,凡事都要有fa 可依,才能避免俘败贪物 ,任何人都不能徇//私,hk警方执///法也要从自身依法做起,以下,是警///队这一年制改的成效……。”

 

随着刘杰辉的报告,议论声也渐渐减小,虽然有诸多的不满,但是刘杰辉准备的报告十分的有说服力,让人无话可说也无从抱怨,渐渐的争论开始平息。

李文斌一直死死的盯着大银幕,他明白刘杰辉回敬他的的那句话里也有话,他心里清楚明白的很。

冷哼了一声后,却最终松开了五指,这一次交锋,李文斌先行退后。

 

开一个年终例会,就是在鹰//派和鸽//派吵架,为了经费吵,为了人事调动各种吵,为部门间职责以及追责范围吵,索性没动手。一整个下午让李文建疲惫不堪,光听这些大佬们吵架比让他同时跟两件case都要艰难。

 

最后,警////务处处长和稀泥,两边也见好就收,各自为自己招揽足够的利益之后,终于散会。李文建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李文斌毫不犹豫的带人迅速离开了,气氛开始松弛下来,黄sir也起身升了个懒腰,对李文建说道:“真累,我以后就算往上调,看样子也不得闲,真想提前退休算了,你走不走?”

 

“我要回重案组。”

 

“诶,辛苦了,等破了这单case,我一定让你好好休假。”

 

李文建摇了摇头,站了起来,他感到精疲力竭了,最近状态一直不好,也得不到休假,他整个人很热却没有一点力气,空调明明开得很低,但是却一点也不舒服,下面开始刺痛,不时的让他冒冷汗,四肢却是冰冷的,看到刘杰辉之后,他的大脑一度处于放空状态,周边的人再吵什么其实他没怎么听进去,所有人都在吵架,不过无所谓,与他何干呢?

 

好多敏感词,我都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发出来好难啊!

评论 ( 10 )
热度 ( 17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