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雪 (笑三少×解连环)

孤雪 01 

刘华的刀剑笑+郑生版金蛇郎君混同

江南时节,烟柳画桥,风帘翠幕,行人来往,甚是繁华,夏侯家便处在这河道聚集之地,行船走马,买田置地,广招门徒,凡体格健壮能吃苦耐劳者皆可上门拜师,更兼镖局银庄等买卖,俨然一派大家族风范,夏侯家家主夏侯义对周边乡民十分照顾,也令得此地更加富饶。

“哇!看不出,夏侯世伯在这里真的很有威望啊!”迎面走来三名少年,为首的那小少年跑得最快,只见他身着鲜衣,偏生走路带风,模样甚是机灵可爱,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他手里拿着一颗硕大的金灿灿的梨,是在路边被卖瓜果的大娘强塞与他的,正不知如何是好。

这鲜衣少年便是龙门山庄掌门龙守一最钟爱的弟子,唤作解连环,他旁边的却是掌门之女龙儿,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互相爱慕。身后跟着的是一起长大的玩伴虎头,此次他们三人跟随者掌门来到夏侯家拜访,商讨龙守一之子龙正和夏侯义之女夏侯嫣的婚事。

“哪里哦!路边的那位大娘是喜欢你才塞梨子给你的,才不是因为夏侯世伯的威望呀!你看她都没塞梨给我。”龙儿跟解连环抬杠道。

“不会啦,那位大娘也是知道我们是夏侯家的客人所以才优待我们的啦,所以我才觉得夏侯世伯很了不起啊。”解连环连忙辩解。

“嗯!因为爹说,夏侯家有望成为武林世家,所以与他们家结亲我们龙门山庄也会受益啦。”龙儿决定放过他,不跟他计较了。

“哇!世家耶!那岂不是很威风?我们龙门山庄要是有一天也能成为武林世家就好了。”虎头经不住感叹。

“为什么要成为世家啊!我们龙门山庄如今这样也很好啊!江湖上还不是很多门派都知道我们,连崆峒啊!青城啊!都尊敬师父三分呢!”解连环奇怪。

“诶!师兄,这你就不懂了吧!成为世家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我们走哪里都能横着走了。”虎头夸张的挺起了胸膛说道。

“我们现在这样也没人敢欺负我们啊!我觉得只要大家平平安安就很好了。”解连环摇摇头。

“可是你看现在江湖上都传闻名剑世家家主羞辱武当掌门啊,结果怎么样呢?江湖上各大门派连句话都不敢议论。”虎头仍是不服。

“名剑就了不起啊,要是他做错事了,我解小侠第一个站出来……唔唔……师妹你……唔唔。”话未说完就被龙儿捂住了嘴,龙儿一边按着解连环,一边说道:“好了!你们不要斗嘴了,渴不渴啊!我们去饮茶吧!”

“咦!龙儿,你觉得口渴吗?我的梨你要不要次?”被龙儿放开后,解连环又扬了杨手中那颗巨大的黄灿灿的梨。

“不了,一个梨也分不了三个人啊,我们还是去喝茶吧”龙儿摇了摇头。

“就是嘛!师兄哇!你都不知梨是不可以分着吃的吗?分梨分离诶!难道你想和龙儿分离?”不待龙儿说什么,虎头已经抢先呛了解连环一句。

“啊呸呸!说什么呢?不分不分,这个梨我一个人吃了,你们渴不渴啊?要不我们去喝茶?”解连环连忙把梨塞兜里转移话题。

“好哇!那我我们过去吧!”三人立刻又闹闹将将的追耍起来。

三人一路玩耍,直至日落西山,方才惊觉时候不早了,虽依依不舍,仍不得不急匆匆的往回赶。沿江西去二百米,有一方渡船,船略小约莫仅能载十来余人,船将拢岸了,船夫口中便开始吆喝着,陆陆续续便有行人提拉着包袱上来船,眼见着差不多了,老船夫便一提溜竹篙便将发船,船离驶岸,岸边却有人高呼。

“哎!哎哟!等一等,船家……等等我们,还有人……还有人啊!”远处有人在呼喊船夫。

老船夫抬头一看,渡口处正赶来三人,见着船夫停了下来,那跑得最快的小少年便蹦到渡口栓绳的大石头上,将双手举在唇边,朝着老船夫高声呼喊:“船家,求您了~载我们一程吧!我们回去晚了,会被师父罚的。”

这少年自然便是解连环了,他应承了大师兄日落便回到府中,如今却连船都未能搭上,瞧着少年着急而又可怜的模样,老船夫不由觉得好笑,于是便又一抬竹篙,在水中轻轻一划动,预备着将这船驶回去。“哎哎~回来了,回来了。”岸边几人都兴高采烈。

哪里知道,忽然一阵风从他耳边刮过,尚未来得及看清楚,便只见着一道人影从他前头一晃而过,那人奔得极快,转瞬之间已是八尺之外,江风之上,踏浪而行。

空中纵起,一个利落的转身,便又轻又稳的落于船上,沾衣不湿,犹如飘萍点水,身法之快而轻盈,简直匪夷所思。

解连环看呆了,只消这么傻乎乎的看着那人一跃跳上船头,回首还冲他翩然一笑:“承让。”

这一笑,让解连环更加迷惑了,这人,想要做什么?

哪知,那人转身便冲着老船夫抛去一锭银子,“开船,船家。”

“诶?诶?”

解连环自是听见了那人说什么了,立刻急忙喊到:“诶?哎呀……你这人……别走啊,船家!别走啊,再捎上我们几个嘛,不要走啊!”

“抱歉,我急着赶路。”那人笑得幸灾乐祸的模样,还特意朝解连环拱手以致歉意。但解连环哪里吃他这套,依然气急败坏的让船家再把船划回去稍上他们。

可是老船家一看船吃水居然颇深了,觉得奇怪,往日里他这船也能载上个十人八人,也不会太吃力,怎么今日却不行了。上下打量这跃上船头的神秘男子,虽是布衣平常打扮,但气质甚丰硕,一双昭子更是流光肆溢,两弯眉浑如刷漆,两手空空并无携带任何行李,唯独背负一柄武器,老船家迎来送往几十年,早看出来此人因当是武功了得,多半是哪个大门大派出来的徒弟,得罪不起啊。

于是只好转头对岸上的解连环喊道:“下一趟船吧!不是我不载你,船吃水太深了,实在是坐不下了,下一趟吧!”言罢还冲小少年挥了挥手,便将船驶向了江心。

那人一看船家发船了,而岸上的少年依旧十分不甘心的样子,觉得甚是有趣,如不是今日情况特殊,他定要会一会这名小少年,于是,他便也学着梢夫举起手冲那小少年挥了挥,展开一个大大的笑脸,随后收获了一个恼羞成怒的表情之后,直到船行越远,逐渐的再也看不清楚面容了,男子便一弯腰,进了船舱。

只是这边,解连环气得直跺脚。

他身后更有人哀嚎不断:“完了,完了!师兄~这下出来回去晚了,肯定会被师父发现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师兄?”虎头急的去晃解连环,他们玩过了头赶不上船了,要是回去晚了,夏侯家有门禁,肯定是要让全府的人都知道了,师父自然也是会知晓,到时受罚免不了了。

解连环现在很是气愤,明明是他们先行赶过来,却被人仗着轻功好先上船,还将船开走了,那人懂不懂得先来后到的规矩啊!下次别再让我碰见他,定叫他好看,解连环心想。

“怎么办啊?师兄?”他身后的虎头依旧锲而不舍的晃他。

“哎呀!你放心,我们到时候走西门偷溜进去,西门守门的两位大哥,我认识的,放心。”解连环被虎头吵得心慌了,只得出言安慰道。

“我倒不是怕守门的两位大哥,我是怕大师兄查房,天一黑,师兄铁定来查,到时候我们不在房间,怎么办啊?”

说起大师兄,解连环有些头疼,他一扶额,无可奈何的样子,让虎头更加着急了,这让小师妹看不下去了,开口道:“诶呀!虎头你别急啊,你急也没用啦!大不了到时候,我去求我爹,有爹在,不用怕的,只是出去玩而已嘛!又不是什么大事,放心啦”

见小师妹开口了,虎头也不好再闹解连环了,虽然大师兄严厉,但师父总归会回护着他们,只要不犯什么大错,惩罚也不会太难熬,三人便开始商量着接下来要怎么办才能逃避等待他们的惩罚了。

本以为,这事就此揭过,解连环虽然想教训教训当日那无理之人,奈何江湖之大,自从那日一别,他便再也未曾见过那名男子,也不知晓其姓名称号,只是偶尔在倒霉生气之时,脑海中会不自觉的浮现出那人的笑脸,一脸灿烂犹如在嘲笑他的样子,让解连环更加的气恼了。

嗨一下,并且 @秋 ,太太求更文啊啊啊啊。因为你总是不更,于是我自己脑了一个。 @油包 么么哒,快好起来。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