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宗

摇骰子梗。大林毕衍生。倩女幽之道道道+蜀山奇侠传之仙侣传奇混同,十方×血魔/石生宝宝

皓月当空,有一人立于九天之上,忽然睁开双目,心神所致,神魂已下九天凡尘,渡劫而去。

01

 

天上下起了暴雨,十方小和尚跑到一大树下躲雨,他跟着师傅修行,却趁着师傅出去化缘之际,偷跑了出来,没成想,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就在这大山深处迷失了踪迹。

 

树干下低下了水珠,小和尚口渴了,拿嘴去接,忽然觉得身下膈应难受,有什么东西顶着他,探手去摸,拾起来一看,居然是一个骷髅头。

 

小和尚不声不响的看了片刻,忽然捂住了嘴巴,叫了一声。

 

“啊!”这才害怕起来,转身想跑,却忽然听到声音。

 

 

"你往哪里去啊!小和尚?"

 

十方停住了脚步,左看看,右看看,才确信对方叫的是自己,可是,叫他的人在哪呢?摸了摸光溜溜的脑门,转了个身,仍然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莫非,遇到了妖精?

 

十方小和尚更加惊恐起来,在茂密的枝叶跑起来,却不成想,噗通一下摔了个跟头。

 

“噗嗤!”耳边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

 

"是谁?"十方有些气恼,他觉察出对方在笑自己,一屁股爬了起来,大声喊到:"是谁?快出来……出来,我……我……"

 

"这呢!"

 

"哪呢?"十方顺着声音找了过去。

 

"这呢!你往下看!"

 

十方望下一看,茂密的枝叶挡住了视线,仍是什么也没发现,十方拨开这些树枝,在这下方,有一条小河。

 

河面泛霜,在月色的照耀下,映衬出诡异的银蓝色。

 

而在这河面上,静静的站着一少年,身穿异族的服饰,头上裹着布巾,半个身子都没在水中,河水在他身边流过,悄无声息。姣好的面容,宛如水中弯月。

 

"你……不冷吗?"十方看了少年许久,脑海里涌出无数个年头,仿佛有一颗小小的种子,突然发芽出来,于是,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但是如何不一样呢,十方小和尚却说不出来,他不知该要如何来表达自己现在的感情,只好磕磕绊绊的出声问了一句。

 

少年不回答,反倒是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和尚?"

 

"我……"十方想起了师父,不要随意的将自己的名号告知给陌生人,但不知为何,今日见着这水中的少年,内心深处却固执的认为对方没有恶意,反而纯洁清澈,犹如天空的玄月。

 

"我叫十方。"十方大声的说道。

 

"十方?"少年歪着头想了想。"十方是什么意思!"少年又问。

 

“你先从水里出来吧,真的很冷!”十方打了个寒颤,更加觉得冻彻骨了,见少年仍不为所动,不由多想,便急急忙忙踩下水去想把他拉出来。

谁知,一脚踩滑,便载入水去。一刹那,刺骨的寒冷包围了他。

 

“我要死了吗?”十方问自己,“好冷,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这样?”四肢俱冷,竟是连挣扎的力气都被冻没了。

 

虽然四肢失去了知觉,但心里却分外的清醒,水下的鱼儿在他身边游过,看得分外的清楚,于是乎,他便被一双手拉出了水。

 

被救后的十方,呆呆的躺在地上,仰望着头顶的少年,少年头上的围着布巾掉了,露出乌黑的头发,正从上往下开着自己,十方便从下往上的看着他。

 

月光一般的面容,让十方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

 

接下来的事,十方便记不太清了,他染了风寒,师父便带着他四处求医,老大夫听了他的故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另十方迷惑不已。

 

后来十方病好了,再到镇上去询问时,乡民皆面楼惊色,摇手不语,再到村里问时,更有胜者紧紧的拉着他的手,对他说:“小和尚,那个碰不得,那可是鬼怪啊,是大祸害啊,!里八乡的灾祸都是他引起的,你没被他带走,算你命大,下次遇见他,千万要跑,记住,赶紧跑!”

 

“鬼怪?”十方疑惑鬼怪鬼会救自己吗?十方闭上了眼使劲的回忆,鬼怪会有影子吗?虽然也全身冰冷,但身躯还是温热的,水鬼会这般吗?

 

十方摇了摇头,表示不信。

“嘿嘿!怎么可能!”

 

村民见他不信,放手便走,一边还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一边嘴里嘟囔着:“傻和尚,那老和尚看起来精明的样子,没想到收了个徒弟,却是个傻子。”

 

十方不信,却又忍不住的怀疑,那个少年为何会到那个地方去呢?又为什么站在水里呢?

 

“你是地缚灵吗?”十方终于忍不住问。

 

“地缚灵?”

 

“就是被束缚在一个地方,得不到解脱,永世不得轮回的亡灵。”十方摸了摸光溜溜的脑门解释说。

 

“你觉得,我是鬼?”少年问他。

 

十方摇了摇头,“你明明有影子。”又过了片刻,十方又说道:“纵使你是鬼,不要怕,我可以来超度你,师傅说许多鬼怪流连人世,并非为了为非作歹,而是因为心愿未了,你要是有什么心愿,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你。”

 

少年看着十方很久,摇了摇头转过身,不说话,过了一会,又卷起裤腿,踩入水中,哆嗦了一下,却继续走下去。

 

十方看得心疼,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去拉住他。

 

“你这是要做甚?不冷吗?”十方问。

 

少年转过身看着他,双唇其实早已冻得发紫,却仍是摇了摇头,“习惯了。”

 

“你为什么要在这么冷的天跑到水里面去。”十方不死心的继续问

 

“为了捉冰蚕。”少年终于回答了十方的问题。

 

“捉冰蚕?你捉冰蚕做什么?”十方继续问。

 

少年沉默了,好久之后才回答他,“族长被毒虫咬伤了,凤凰她,她说全是我的错,法师说,如果我能取出冰蚕毒液,就原谅我。这条河通向冰蚕洞,但冰蚕洞实在是太冷了,我根本进不去,只好在这里等。”

 

十方弄清楚原委之后,憋了好半天,终于说出了一句话:“他们这不是欺负人嘛!”

 

少年听了,苦笑道:“只要他们不为难水伯就好了,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十方很苦恼,却又不忍心看少年再受冻,忽然,灵顿大开。

 

“我去求我师父。”

 

“什么?”

 

“我师父法力高超,一定会有办法的,你等着。”说罢,一溜烟便跑了,少年看着远去那关亮亮的光头,愣愣的出神。

 

十方来找师父,白云禅师正在打坐。十方只得双手合十,双膝跪地,向师父行礼。

 

 

白云大师问他“你所跪何事?”

 

“额,师父啊!弟子最近遇到一个人,他长的可好看了!但他遇到了麻烦,弟子想请师父帮他。”

 

“你的好友?”

 

“是”

 

“如何好的好友?”

 

十方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虽只与他见过两次,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十方心里却十分的确信,他是自己的好友,于是开口回答:“对弟子很重要的好友,请师父帮他。”

 

“你想要我如何帮他?”

 

“这个嘛,师父您的袈裟是法器。如果能披上,就可以把冰蚕取出来了。”

 

“那好,十方”白云禅师开口唤道小和尚。

 

“诶!弟子在。”十方赶紧回答。

 

“你既已决定要帮你朋友,这幅袈裟,我便赠送与你了,你现在便去取袈裟过来。”

 

“诶?好。”十方取来袈裟,摸了摸,到底是少年心性,仍不住披在了自己身上试了一试,又忍不住在水盆里照了照,看看自己的模样,太长了,袈裟拖到了地上,自己个子还不够高,要是盖自己和少年两个人,反倒是足够了。

 

“十方!”白云禅师忽然唤他。

 

“师父!”十方连忙上前去。

 

“十方,你可悟了?”白云禅师问道。

 

十方乍听闻师父问他悟没悟,完全不理解,又绕了绕光溜溜的脑门,“弟子,额,弟子不懂。”十方老老实实的回答

 

“不懂,就少说话多做事,去吧!”白云闭上了眼睛。

 

“啊?”十方还是傻傻的站在那里

 

“是叫你,披上这幅袈裟带上你那朋友,一同进入那冰蚕洞,切记,如何进去,就按来时的路,一路返回。”那自己不开窍的小徒弟没办法,白云挥了挥手,让他快走。

 

“哦!”十方愣了愣,和他预想的不一样,他原是想师父替那少年去取出冰蚕,但如今,师父却叫他自己去。不过。

 

自己去便自己去吧,既然已经决定要和那少年当好友,自然是要帮到底了。

 

“好的,师父,弟子去了。”十方行了个礼,披上袈裟出门去了。

 

白云禅师看着弟子去了的方向,许久,闭上了双目。

 @suns( ⸝⸝⸝•_•⸝⸝⸝ )♡ 队友你快来看,我的摇骰子梗。

 

评论 ( 1 )
热度 ( 9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