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宗

摇骰子梗,大林毕衍生


02


十方批了袈裟,将那少年也罩了进去,两人一同潜入冰蚕洞,终于不再觉得寒冷刺骨。

 

“你师父的法器,果然十分厉害。”少年感叹道

 

“那当然,我师父可是得道高僧。”

 

“真的?”

 

“真的。”

 

少年侧过头来看着十方,一双圆圆的眼睛,隔得这么近,近到连对方眼中自己的倒影都能看得清楚。

 

“我进到他眼里去了!”不知为何,十方心里这么想,又意识到好像有些不对,摇了摇头,差点把袈裟都摇了下去,被少年一把抓住。

 

“我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呢!”十方问道

 

“我叫石生。”少年脆生生的回答。

 

“石生?你为什么叫石生啊!”十方问道

 

“因为我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真的假的。”十方倍感惊奇,不自觉的道:“那你岂不是真的是石头怪了。”

 

看着石生沉下来的眼神,十方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接过袈裟又掉了,又被石生一把捉住。

 

两人沉默了许久,却还是继续往前走。

 

“对不起啊,你别生气,我无心的。”十方小和尚道歉。

 

少年抿了抿嘴唇,脸色已经好很多,却还是隐隐约约有一丝的悲伤。“没事,你肯帮我,就已经对我十分好了。”

 

“你是我朋友嘛!”十方说道。

 

“朋友。”石生默念了一句,又问他:“你是说真的吗?”

 

 

石生的大眼睛十分认真的看着十方小和尚,看得他有些头皮发麻,“当然是真的。”十方小和尚说道。

 

“嗯!”石生终于点了点头。

 

两个小少年,又走了许久,终于找到了隐藏在洞穴深处的冰蚕。冰蚕卧在冰床之上,石生解释道,“这些冰蚕有剧毒,千万不能被咬到,但它们能解百毒。”

 

“真的假的?解百毒?那我们不是发了!”十方小和尚放眼望去,这里有好多好多冰蚕啊,“那还等什么?”他挽起袖子就要去捉。

 

“诶!捉一只便好了”石生却一把拦住。

 

“为什么啊?”

 

“因为用来制药只需要一只啊!何苦弄死其他的冰蚕呢?它们在这里,据说已经有上千年了,也没出去害过别人,我们要救人,就捉一只好了,听水伯说,它们要长大也不容易,就让它们在这里好好的长大吧。”石生解释道。

 

“也是哦!我们将这些冰蚕捉了一只,就按原路返回好不好?”十方小和尚表示赞同。

 

“嗯!”石生点点头。

 

却不曾想,斗生异动,冰蚕不知为何,忽然躁动,危急关头,石生推开了小和尚,十方裹着袈裟一把掉到了水中,便被河水冲走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没有听师父的话,原路返回,这下该怎么办。

 

等十方小和尚再度醒来,发现自己仍被袈裟护得好好地。

 

“糟了,石生。”小和尚一下跳了起来,开始飞奔。他偷偷的潜入苗寨,见村民们在围攻一块石头,原来是石生中了冰蚕之毒,却根本没死,村民们更加坚信他是妖怪,要把他捉出来杀掉。

 

十方小和尚躲在茅草堆里,又惊又俱,那些苗民们的面孔,是那样的狰狞彪悍,他十分怕自己要是被他们捉住了会怎么样?

 

那,石生要是被捉住了,又会怎么样?

果不其然,一群村民们推搡着被石生过来,十方小和尚立刻猫下了腰,怕对方发现自己,却又忍不住探出身来想要看一看石生怎么样了。

 

不看还好,一看,石生石生上下,全身是伤,竟被打得没一处好地方。他一直低着头,也看不清楚表情。

 

凤凰却偏不如石生的意,她一把擒住石生的下巴抬了起来,“原本法师让你去冰河,是想借你引诱出冰蚕的,没想到你命这般大。”

 

“我已经取得了冰蚕,你还想怎么样,侥幸不死也是错吗?”石生愤恨的说道。

 

“没错,你不死就是错,你活着就是个天大的错,寻常人在那种情形下,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你没死,就证明你根本是个妖怪。”

 

“对……对……”周围的苗民们纷纷附和。

 

“烧死他,不能让妖怪活下去,不然大家都要遭殃。”

 

“对,烧死他……烧死他”所有人都在高呼中。

 

石生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高举着手中的火把,一个个的都要烧死自己。

 

如果自己是妖怪,那这些人,又是什么呢?

 

石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不行啊……你们不能这样……石生他……”水伯扑上来想要阻拦,却被村民一把推开,狠狠的摔倒了地上。

 

这一下,让石生闭上的眼睛,再度睁开。

 

他好恨!

 

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就是容不下他!

 

“不可以啊!你们不可以这样做……”水伯撕心裂肺的呼喊,却阻止不了乡民们架起了高高的柴火,所有人都在出力,男人们去砍柴,妇女们将柴火堆成了山。

 

终于,石生被架了上去,火被点了起来。

 

“好烫!”火起的时候,石生被灼得发痛,本来就全身是伤的他,伤口更加的疼痛,最难受的,还是冒起来的浓烟。

 

“好难受!”石生开始咳嗽起来,但任凭他怎么的咳嗽,也咳不出胸口的闷气,因为,浓烟越来越烈了。

 

祭祀开始跳舞,周围的人开始围着火堆欢呼,苗民穷苦,靠山而食,被边境汉民的官兵压迫,粮食不多,却时常还要被山里的猛兽精怪们抢食,甚至总有人因此而丧命。

 

而村子里,却一直有一个妖怪住在他们身边,每一次遭难的时候,他都在场,就算有人不信,渐渐的也开始怀疑,苦难太难熬,总得有个出处。

 

今日,这个祸害终于要被解决了。

 

“不可以!”忽然,人群里传来一道响亮的反对声。

 

众人纷纷看去,连火堆上的石生,也意识到了什么,他努力撑起身子,看向声音处。

 

人群里跑出来一个小少年,光溜溜的脑门,却披着一道拖到地上的袈裟,一溜烟的就跑到了火堆上,把一把抱,使劲的割绳子,他把石生罩在了袈裟里面,自己的手臂搂在外面也不管不顾,一心一意的解绳子,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他连扶带抱的抱了出来。

 

“你!”祭祀认出来了,这是汉人和尚的那个小徒弟。

 

“你好大胆!”凤凰怒斥道。

 

“哼! 我今日就抱着石生不撒搜,除非你们连我一起杀了,不然休想将他杀死。”十方小和尚一边死搂着石生不放手,周围的苗民们拼命的拉扯他,但他就是不松手,拳头和脚落在他头上,石生被打得脸色惨白,几乎晕过去,十方小和尚见着啦,干脆一把将他压在自己剩下,一边用自己的身体护着他,一边用比凤凰更大的声音冲她喊道。

 

人群开始窃窃私语,乡民们虽然排斥汉人,但这小和尚的师父白云法师,他们却见识过的,的确是法力高强,连一直困扰乡民的黑山老妖,都是被这位大师所降服,这样说来,这小和尚的师父似乎还对他们有恩。

 

这该如何是好?

 

众人纷纷看向大祭司,大祭司也犹豫了,如果今时今日,真的伤了这小和尚,万一他师父来找,又该如何是好。

 

“石生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啊!求大祭司您放过他吧!”水伯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呼喊:“我向您保证,石生他绝对不会害人啊,他真的不是祸害啊!”

 

“你怎么这么护着他,当心哪一天他连你也一起害。”凤凰大喊道

 

“不会的,不会的,石生是我养大的,他的品性我是最清楚的,他,他怎么可能会害我啊!”世伯连声辩解道。

 

“对啊,石生他这么善良,怎么可能会害人。”十方小和尚也高喊道。

 

石生忽然一下看向将他抱紧在怀中的小和尚,小和尚也调转过头,朝他呵呵一笑。

 

石生愣住了,他傻傻的看着小和尚,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弥陀佛!”忽然一声佛号,白云大师来了。

 

“师父!”十方小和尚高兴的呼喊道,却不小心带动了石生的伤口,惹得他痛呼了一下,十方小和尚赶忙低下头查看,“你没事吧!”

 

“大师你来得正好,今日之事,你欲如何?”大祭司问道。

 

“非贫僧想要如何,而是施主意欲如何,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行善作恶,皆为因果,循环往复,最后会如何,当谨慎思量便好。”白云大师回答。

 

“哼!”祭祀听不懂佛家的禅语,这番话到了他的耳朵里,成了警告他不要妄动的威胁。

 

最终,石生逃过了一劫。

 

 

十方小和尚跟着师父一同到苗寨来看望受伤的石生,他躺在硬木板床上,连条像样的被子都没有,

 

“大师来了!水伯从外面提了菜进来。

 

“阿弥陀福!”白云行礼。十方小和尚跑到石生的床头,将手放到他的额头上,还好,不烫了。

 

“昨日我就去采了草药,锤烂了,给石生敷了药,看样子,是好些了。”水伯席地而坐,在地上放块木板就开始切菜,十方探头望去,一篮子的野菜,竟比平日里师徒二人化缘来的吃食还要少。

 

“石生啊!你还痛不痛啊?”十方小和尚凑近了去问少年,昨日他救得及时,火势还未烧起来,所以石生的伤势却也不算太重。

 

石生看着小和尚,努力的笑了笑,泛白的嘴唇没有血色。

 

“你快睡觉,睡着了,便不难受了。”十方小和尚轻轻地覆盖住他的眼睛,心里酸酸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十方小和尚几乎每日都会跑到水伯这里来看望好友,没多久,在水伯的草药帮助下,石生的伤渐渐好起来了,但十方小和尚还是会经常过来陪伴他,自那次事件之后,苗寨的人,明显开始孤立起石生来了,连带水伯一起都没人跟他们说话,十方小和尚无法改变苗寨的村民们的想法,又害怕石生心里难受,于是就更加勤快的跑过来看望石生了。

 

 

石生在水田里插秧,十方和尚就卷起裤腿跳了下来帮石生一起干活,嘴里还嘟嘟囔囔:“哇!这水好冷啊!你伤还没好啊,你去歇着吧,让我来,我帮你。”

 

“不用了,你都没怎么种过地,还不如我快。而且山里引下来的水种地,自然是冷啊。”

 

“诶!小瞧我吧,以前跟师父去化缘,好多时候都要帮人干了活,才有吃的,不过外面的田和你们这里不一样,你们这里的田都种在山上,像梯子一般。”

 

“我们寨子,都靠这座山来养活了,其实这里的地不肥,都是山地开垦出来的,能出的粮食很少。”石生看着手里的秧苗,抹了一把汗,继续手里活不停歇,一边说:“我和水伯两个人吃都很勉强,赋shui还重。”石生叹了口气,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十方小和尚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辛苦在田里劳作的石生,他胳膊上被火烫伤的伤疤还没完全掉下来,就已经浸到水里泡湿了,十方小和尚好怕这样下去,伤口好不了,却也没有办法,好半天,他才开口:“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出去讨生活?守在这里也不是个好法子,何况村民们……”

 

“我知道,可是水伯年纪大了,我……没办法离开他,他把我养大,我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好好孝顺他,替他养老送终。”

 

“可是……”

 

“其实我都没有什么大想法,只要能有食物吃饱,没有那么多纷争,平平淡淡过完一生,我就满足了。”石生轻轻地说道。

 

哪有那般容易啊!

 

这话十方小和尚最终也没有说出口,遇到石生之后,再懵懂无知的他,也开始忧愁起来,替石生感到深深的悲哀,却没有能力改变这种境况,只能尽自己的力,多关心一分,盼望能让石生心里好受一些。

 

只是水伯日益衰老虚弱,愈发不放心石生,这一日,甚至是不畏山路艰难,执意要跟着十方小和尚来到他们打斋的破庙。

 

“求大师收石生为徒,带他远走他乡吧。”水伯一来便跪下,还硬拉着石生跪下,石生跪地不语。

 

“好啊好啊!师父你收石生为徒吧,那样我就有师弟了。我有小师弟了。”十方小和尚十分的高兴,哪知白云和尚不为所动。

 

石生郑重的行礼,双手合十,轻声说道:“弟子愿皈依我佛,随师父修行。”

 

 

过了许久。

 

“你的心中,可还有恨?”白云问道。

 

“弟子不敢欺瞒师父,的确有恨。”石生如实回答。

 

十方小和尚看着着急,连忙替他说话:“有恨才要皈依嘛,放下仇恨,你说是不是啊,师父。”

 

“”弟子心中的确有恨,但弟子更加明白,将自己的痛苦施加在旁人的身上,伤害别人,弟子做不到,也不会因此而觉得开心,从而得到解脱。”石生高声说道。

 

“唔!”白云点了点头,“果然聪慧,小小年纪,却明白旁人一生都无法明白的道理。”白云大师听闻石生所言,终是忍不住赞赏道,石生从小,便受尽磨难,忍受旁人所无法忍受的折磨与不公,但他还是不忍心伤害别人,反而想要皈依佛门,放下仇恨,的确是天地间难得一见的良石也。

 

只是。

 

“你的道,不在于此。”白云大师最终还是不肯收石生为徒。

 

“师父啊!”十方小和尚着急的喊。

 

石生猛得抬起了头,生生的问道:“大师的意思是我不配修佛?”

 

“并非不配,阿弥陀福,我佛慈悲,因果循环,度世人之苦,只是,施主之道,的确不在于此,需得施主自己来证,旁人是帮不了你的。”

 

“旁人帮不了我?连佛祖都帮不了我吗?”石生悲恸的问道。

 

 

白云大师摇了摇头,连十方小和尚都察觉到了不对。

 

 

“师父啊!你看到什么了?”十方小和尚小心翼翼的问。

 

白云和尚睁眼,眼中烧起烈焰熊熊,仿佛无尽地狱,却转瞬即逝,再无异样。

 

白云缓缓的低下头,双手合十,轻声说道

 

“佛曰,不可说!施主请回吧!”

 

石生騰得一下立了起来,却晃了两下,十方想要去扶,却没捉住他的手,石生已然冲出了屋去。

 

“石生啊……别走啊……你这孩子……好好求求大师啊”水伯也站了起来,高喊着追了出去。

 


评论 ( 6 )
热度 ( 8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