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宗

还是摇骰子。


03


石生一路狂奔,他跪倒在他出生的石头边伏地痛哭,肝肠寸断。

 

世上行茫然世间,竟无一处可容他之处。

 

他非娘胎所生,从石头而来,又该从何而去,他宁愿自己从来未曾出生过,只不过是天地间一块不懂情爱的顽石。

 

“我跟你说过,你本就是血魔下凡,天生就是要来兴风作雨,你竟然还妄想要皈依佛门,现在好,连佛祖都不肯收你吧!”忽然旁边无端端的跳出一个人来,自顾自的对石生说了一大番话。

 

“半面书生,你是来嘲笑我的吗?”石生抬起头来,冷冷的问道。

 

半面书生看到石生的表情一顿,随即兴奋的高举起双手,厉声道:“要得就是你现在这种神情,你成魔本就是天注定,不可改变之事,你却宁愿窝窝囔囔的被那群乡民任意侮辱,宁愿烧死也不愿意杀死他们,只要你愿意,碾死他们像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原来,乡民的忧虑是对的,石生的确是血魔之身转世,他心里一直很清楚,却不愿意面对,所以他天真的以为,佛祖能度化魔头,却不曾想,连佛祖都不愿意收他。大祭司也早就得到那些名门正派的消息,对自己寨子里的石生早就怀疑,只是石生从来也不曾真正伤害过一人,无论他如何想要验证石生的本性,甚至想哟烧死他,只是让白云和尚从中作梗,不得不放弃,然而,白云也没办法真正的解救石生。

 

 

“石生啊……石生……你跑得好快啊,我找了你半天,累死我了。”忽然,远处传来了声音,是十方小和尚。

 

“你不必再多说,我宁愿死,也不会化生成血魔的,你别妄想了。”没想道,纵使这般,石生居然还是拒绝了半面书生,不愿意和他前往血瀑布。

 

半面书生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内心冷哼了一声,看来时候还未到,逼迫得还是不够啊!

 

十方小和尚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把摁在跪在地上的石生的肩膀喘气,一边还絮絮叨叨:“哎呀,跑的我,累死了……累死了,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做和尚有什么好啊,不能吃肉也不能喝酒,我是……”

 

十方小和尚一屁股坐在石生旁边,继续念叨:“我是没得选,我出生……就没有爹娘,诶!别看我,我也比你好不到哪去,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还不是出生就让人丢了,还好师父捡到我,我就到了和尚,你不也有水伯嘛。”

 

石生看向生他的那块顽石,自言自语道:“对,我还有水伯,我现在,只想好好地给水伯养老送终。”

“对嘛,水伯年纪大了,你好好地照顾他,没准还能多活几年,到时候,说不定我师父又改变主意了呢。”

 

“他不会改变主意的。”

 

“……”十方小和尚说不出话来,他的师父从来都是慈悲为怀,哪怕是对待强盗对待穷凶极恶之徒,也从来未曾轻视过,也从来都是尽己所能去感化这些恶人,十方小和尚曾经问师父为何如此,师父却只是说,这些人只是迷失了自己的路,如果能够放下屠刀,皆可成佛。

 

那时候的十方小和尚不懂,现在还是不懂,那些恶人,他们的所作所为,哪一个不是比眼前的少年罪孽深重百倍,凭什么恶人只要肯发下屠刀便能够成佛,而善人,受尽千难万阻,受尽折磨,却也无法修成正果呢?

 

石生的肩膀抖了抖,渐渐的,细微的颤了起来。

 

石生在哭。

 

眼泪顺着他的双眼不停的流了下来,十方愣愣的看着他,不禁思考,抬起了手,用自己的袖子,轻轻地替他擦拭眼边的泪水。

 

“呜呜!”这些年的委屈涌上了心头,石生嚎啕大哭起来,十方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怎么劝也劝不住,到最后,索性一把抱住,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任凭石生哭得肝肠寸断,十方不知为何心里也是十分的悲伤,眼泪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他一边用手去擦自己的眼泪,一边悲伤的胡思乱想,怀中的少年,消瘦的过分,再哭下去,十方好怕这具身体,再也承受不住这般的悲痛。

 

“不要哭了,不要哭了……”十方小和尚一边替石生擦眼泪,一边胡乱说着安慰石生的话,“师父他,师父他向来都是很好的,但……我怀疑他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什么?”石生忽然抬起头来问。

 

“我……我不知道啊!师父从来都没有这般对过一个人,今日……今日……”十方小和尚说不出来了。

 

石生把头别了过去,两行泪水,又掉了下来,十方小和尚连忙凑过去擦,却被石生躲过了,就这样犟着过了好久,石生忽然出声道。

 

“我知道你师父为什么不肯收我为徒了。其实,大祭司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十方小和尚没有听懂。

 

石生忽然挣脱开十方小和尚的手,立了起来,猛然拉开了自己的衣服,在他的心口,赫然印着一枚鲜红的火云印记。

 

“这是?”十方小和尚迷惑了,忍不住想要去摸,但没想到,刚刚触碰到那枚印记,便被烫得缩回了手,“这?”这枚印记竟然能烫伤人手。

 

“从我出生便有了,应该是,其实我非人胎,天生便是怪物。”石生解释道。

 

“你……”

 

“这块大石,便是我出生之地,水伯说,那天下雨打雷,一道雷把这块大石头劈成了两半,然后他便看到我躺在了旁边,所以给我取名叫石生,所以我的确,的确便是个怪物,连佛门都不愿意收的怪物。”

 

“不要瞎说,你怎么会是怪物呢!”十方小和尚连忙捂住少年的嘴,“说不定,只是那日下大雨,水伯没看清,没准你早就被你父母丢在石头那里呢,石头怎么可能生的出人来,你说是不是?”

 

“那我的父母又是谁呢?是谁生了我?为何又抛弃我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连佛祖都不肯收我。”

 

“不是,不是,是师傅说你的因缘不在佛门,并非……”

 

“那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啊!,你还有水伯!,还有我啊!我会陪着你的。”

 

“陪着我?你是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十方小和尚为了让石生相信自己,立起身来,双手合十,发下宏愿:“弟子法号十方,惟愿慈悲哀怨受,他日石生之所受,业重福轻,迷本净心,所作罪垢,所结怨念。”

 

“从于今日,立深誓远,弟子愿以此生之佛力,度脱疾苦,法界众生,同圆种智。”

 

石生看着十方小和尚发愿,内心复杂万分,却又感到安慰。到最后,石生哭晕过去了,十方只好一把将他背起来,如同两人初次见面之时一般,背他下山,送他回家。

 

少年躺在了床上,眉头还是紧皱着的,面颊红韵,却是哭的。十方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过多久,忽然。

 

水伯死了,得知这条消息的时候,十方整个人懵了,他跳了起来,飞快的跑向苗寨,逢人就问,却晴天霹雳,得知一条消息。

 

水伯,竟然是石生亲手所杀。

 

这,这怎么可能。

 

但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水伯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他的死却惊动了峨眉,青城的修士过来查探。

 

“死了,绝对不能让他们抓到石生。”十方心里偷偷的想,一边回去通知师父,一定要找到石生,弄清楚真相。

 

“冤孽!”白云大师不再参禅了,站了起来,“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师徒二人一同前往血瀑布去找石生。

 

二人到时,现场已经打作一团,刀光剑影,各种法宝横飞,许多十方见过,未曾见过的妖怪都出来了和正派人士打作一团,不分胜负。

 

十方在混乱中,终于找到了被挟持的石生,少年更加的憔悴了,整个人仿佛魂魄都被抽空了一般呆楞在那里,对周围的事不闻不见,对骂他的声音也丝毫没有反应。

 

“血魔,你果然残暴不仁,人说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却连收养你多年的养父都能亲手杀死,你真不是人。”

 

“呸!他本来就不是人,他是魔,魔怎么会有人性。”另外一名正道人士骂他。

 

石生一点反应都没有,十方听了却是一股怒火往上涌,他跳了过去对着那个正派人士喊道:“你骂够了没有。”

 

“骂够?这种魔头,骂千遍万遍都不够!”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水伯是石生杀的?”十方很气愤,他所熟悉的石生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在没有比石生更善良的孩子了,自己与他朝夕相处的玩耍,在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石生了,这些人根本没有见过他,却在这里血口喷人,不就是比谁的嗓子大吗?十方也扯着嗓子不服输的喊道。

 

“证据?你亲口问他,水伯到底是不是他杀的。”

 

“我不必问,石生根本不是……”

 

“不错,水伯,是我杀的。”石生忽然回答。

 

 

忽然间,整个血瀑布都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有默契般的停下来打斗,看着石生。

 

“是我亲手杀了水伯。”石生重复道,他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右眼趟下了一滴泪,

 

“你是否遇见过这样的苦难……一个人无论如何的……反抗……”,“也改不了……”石生抬起了自己的双手,仿佛上面依旧沾染了水伯的鲜血。

 

忽然,双手被用力的捉住,十方摁住他的手,大声的说:“不论你做了什么,我都相信你,。”

 

“信我?”石生问他

 

“是……”十方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虽然他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仍是对石生说“不管怎么样!你先跟我回去,我们再慢慢想办法好不好?。”十方仍是拉着他不放手,“我听师父说,西海之边有九阴草,能洗清魔性,你跟我回去,我们一起去找西海好不好?”

 

“哈哈哈哈哈!这世间,哪里来的九阴草啊!上古传说,从未有人见过,你也信。”有人嘲笑道。

 

“你管不着!”十方愤怒的呵斥道,又马上转过头,继续对石生说“只要我们在一起,不管西海又多远,我们一定可以找到的九阴草,水伯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我们的,你说是不是?”

 

一提起水伯,石生终于面有所动,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十方也还想继续劝说他。

 

焕然,却被一阵重力击飞了出去,白云和尚想要拦,却被其他妖怪阻拦,现在再次又打成了一片。

 

而十方被重力击飞了出去,堪堪落在血瀑布口,被人一脚踩住。那人是失踪已久的半面书生。

 

“跳下去!”半面书生冷冷的对石生说。

 

石生不停的摇头。

 

“你个老乌龟,你别瞎说,那天你跑得快,别以为我没看见你,肯定一切都是你搞鬼,不要听他的……哇……”十方被半面书生动弹不得。

 

“ 你不要逼我!”石生后退了一步。

 

“那他就死!”半面书生一脚下去踩塔了十方的胸骨,骨头断裂的声音,让十方直接口吐鲜血。

 

“停手啊!”石生扑了过来,却不敢妄动。

 

半面书生目无表情的说道。“你也不想再有一个人因你而死吧,那就跳下去。”

 

石生只是摇了摇头,在他身下,不知何时,血瀑布由一条普通的河流,变得血浪翻天,浪涛翻滚的声音竟犹如人的哀嚎声一般,仿若黄泉瀑布,炙热逼人,在岸边都觉得犹如被火烤一般。

 

这般滋味,让石生心神模糊,仿若又回到那日被乡民架在柴堆上要烧死般的感受,周围都是狰狞的面孔,全部都诅咒他去死。

 

为何他还活着,所有人都想他去死。

 

“不要做傻事啊!”十方不停的呼唤石生。

 

“你的确一直都在做傻事,因为你一直都在自欺欺人,你天生就是血魔,不愿意面对真实的自我,自欺欺人,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妄作纯良,累不累?跳下去,你就解脱了”

 

“那不是真的你,不要相信他!”十方大喊。

 

忽然,半面书生晦暗的对石生轻声说道:“跳下去,所有的一切,便都在你手上了,你想要的,自然也会到你手上。”

 

时间停住了,仿佛过了一亿光年,却又仿佛不过一滴水滴滴下的瞬间。

 

 

“你说的对。”石生忽然说道,转身投入了水中。

 

“不要啊啊!!!!!”十方痛呼,他徒劳的伸出手想要阻拦,但一切,都迟了。

 

天崩地裂,乌云蔽日,万兽悲鸣。

 

血魔,出世了!


评论 ( 9 )
热度 ( 10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