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宗

04

扔骰子梗,大林毕衍生


在那过后,十方仿佛一夜间长大了。

 

血魔出世了,与石生,那个水里的少年,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

 

却再也,不认得他了。

 

正道节节败退,根本不敌血魔之威,十方和尚是真的想不到,那个小少年的身躯,居然也有这么厉害的一天呢。

 

 

只是,那不是他,他不是石生。十方摇了摇头。

 

蹲在地上,叹了口气,肚子饿得咕咕叫,他跑了两座村庄,都荒无人烟,年轻人全都逃走了,只留下一些老弱病残等死。

 

如今,妖魔横行,赤地千里,天下大汗,名不聊生。

 

妖怪作恶,但似乎那个罪魁祸首,从最开始打跑诸名门正派之后,便再未曾出现,虽然这世道因他而乱,但他本身,似乎并没有再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呢。

 

难道?

 

“呔!和尚,把身上的钱财吃的,统统交出来。”忽然,旁边跳出一伙人。什么世道,居然还遇到劫道的。

 

“啊!诸位大哥啊,你们也看到了,这附近一个人也没有,我这碗,也是空的。”十方冲他们举了举碗,化了一整天的缘,别说吃的,连碗水都没得喝。

 

“没有,没哟就去死吧!”强盗忽然举刀砍了过来,

 

“哇!有没有搞错阿,不至于杀人吧,大哥!”十方转身便跑。

 

强盗们猛追不舍,何仇何怨,非要至十方于死地。

 

十方一心只想往师父那里跑,对方人多势众,难道今日要栽在这里?虽说他向来豁达,但是却不想这样就死去呢。

 

终归是觉得心里面,有些难受呢。这些年过去,那人为了就他就在自己眼前跳了下去,自己却救不了他。

 

难受吗?十方一边跑一边问自己,不知为何,平日里刻意不去想的事,今日却总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是很难受啊!是真的很难受啊!

 

 

跑着跑着,忽然发觉,天完全的黑了下来,周围阴森诡异。

 

忽然天空中,一只乌鸦飞过,惊得十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手忙脚乱的掏出佛珠,念诵箴言,但今日,似乎一点用处也没有,

 

草丛中沙沙作响,有什么东西过来了。那些强盗们也发觉到不对,纷纷的靠做一团,刀口朝外,瑟瑟发抖。

 

“啊!”连声惨叫,不过一眨眼,那四五名强盗,就被拖入地底,在没了声响。

 

十方更加大声的念着佛经了,手中的佛珠转得飞快,对方似乎真的摄于法器,一直盘旋在周边,不敢靠近。

 

时间拖得越久,情况就越来越不对劲了,周围居然开始了窃窃私语,好像有更多的妖怪过来了,脚底下,头上,身后,前面,到处都用声音。

 

“哇!童子身的和尚,大补啊!”

 

“原来是他!”

 

“今天可是撞大运了,他是我的了。”

 

“哼!就凭你!”

 

空中忽然暴起,快得根本看不见踪影,直面朝十方和尚扑了过来,同时,身后,四周全部都向他攻了过来,十方吓得腿都要都起来了,佛珠一撒。

 

“啊啊啊!”惨叫声连连,不停的有妖怪甩到在地上,渐渐地,渐渐地退后,盘桓左右,不敢轻易向前。

“师父!!”十方大喜。

原来白云老和尚听到了动静赶了过来,救了十方一命。

 

“南无阿弥陀佛!”白云和尚念着佛号,周围的妖怪纷纷不敢再向前。

 

“哼!一群废物。”忽然传来一男人的声音。

 

平地忽然挂起剧风,吹得沙尘蔽日,令人睁不开眼。

 

“轩辕法王!”白云和尚喝出其名号。

 

“没错,正是本座,受死吧,老秃驴。”

 

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伸了过来,铺天盖地,兜头罩来。这手掌似乎法天向地,让人无论逃到哪,都无处可逃。

 

白云和尚祭出一直珍藏在身的金佛。

 

金佛一出,两法相撞,金光四溢之后,轩辕法王之法相被破,幻象消失了。

 

“师父!”白云和尚,口吐鲜血,金佛断裂。

 

“这怎么办?师父!金佛断了。”十方和尚一边扶着师父,一边捡起断成两节的金佛。

白云被扶至地上打坐调息,又叫十方把金佛拿去修好。

 

哪里知道,轩辕法王,去而复返,趁着老和尚受伤之际,又将十方抓走了。

 

再醒来之时,十方全身被绑在一台子上,周围全是妖魔鬼怪,于是赶忙闭上眼睛装睡。

 

 

“老祖,你把这和尚抓过来做什么?”

 

“血魔一直不愿与我合作,今日抓了这和尚来,不信他不乖乖就范。”

 

“这和尚对血魔之主真的那般重要?”

 

“重不重要,且看血魔今日来或不来,要真的不来,这和尚金刚童身,我就炼成金丹吃了他。”

 

十方一听,这么凶残,连忙想着要如何逃跑,一边偷偷的想要磨断绳子。

 

 

忽然,妖怪们开始激动起来。

 

天边卷来一道烈焰。身着鲜艳的红衣的血魔便站在了虚空之中。

 

“石生!!!”

 

十方终于忍不住呼唤出那个名字。

 

那日他被师父一路拽着,逃得匆忙,竟也未能仔仔细细的将他好好的看上清楚。

 

再熟悉不过的面容了,在水边,在冰蚕洞里,在火刑之上,在血池边,这张脸再熟悉不过了,也再清澈不过了。

 

而如今,唯一不同的是,他双眉之间,多了一朵绯红的印记,犹如朱砂一般。

 

 

“石生,你还好吗?”十方和尚抬着头冲他喊。

 

“你闭嘴,我不是石生,我是血魔。”血魔开口训斥他。

 

十方觉得有些委屈,对方视乎说得对,但是又不对。

 

“哈哈哈哈!你不是最痛恨别人称呼你为血魔主吗?怎么今时今日却又改变了注意了呢?”捉住十方那魔头又笑道

 

“哼!”血魔一抖披风,侧身再也懒得看那魔头一眼,不屑的说道“与你何干?”

 

“与我何干?这些年,你受制于半面书生,要不是我帮你出手,你至今还要受他困扰。”

 

“多管闲事,我要你动手了吗?”

 

“你!”轩辕法王面容十分难看了,却又笑了起来,“好吧好吧,算我多管闲事,顺手帮你除掉一个绊脚石对我而言也费不了多少工夫,这世间,能与你我匹敌的,已屈指可数了,如果我二人合作,岂非整个天下尽在我们手中。”

 

血魔笑了,似乎觉得这魔头说的话颇为有趣。

 

轩辕法王用手指了指被绑在那里的十方,“区区薄礼,不成敬意。今日将他捉来,更是备了软塌美酒,可在我宫中随意成就美事,岂不妙哉?”

 

“成就好事?什么意思啊?啊!喂老怪!我可是男子啊!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十方觉得不对劲,怎么回事?这老怪将自己捉来,好像要把他献给石生,只是先不说红衣的少年是不是石生了,自己是个男子,而且是个和尚,这些妖怪们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怎么?你不喜欢我吗?”血魔忽然出声问十方。

 

十方愣住了,他仰着脑袋看着那与石生有着一模一样面容的红衣少年,少年眉间那朵烈焰的印记,犹如燃烧的红莲,让他整个人十分的邪气。十方和尚差一点就看痴了,连忙回过神来,不停的念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血魔看他又在念佛号了,不屑的转过身,却还是一个甩手,绑着十方的绳子尽数掉落。轻轻一笑,不带一丝温度,说道:“我现在要走,而且要带他走。”

 

“什么?要走?我方才说了半天,你当耳边风?”

 

“轩辕法王,我现在就走,你可敢拦我?”

 

“你!”轩辕法王怒发冲冠,却依旧不能拿血魔如何。

 

最后,血魔竟真的带着十方,走出了轩辕法王的宝殿。

 

 

将十方和尚带到了安全的地方,血魔便对他说:“你走吧!不要再来这个地方,躲远点,凭你的力量,根本不够参与其中的。”

 

这是整邪大战的主战场,许多妖怪和正道人士纷纷聚集在这类斗争,越往中心,实力越发强悍,而如今,不用猜也知道了,血魔,便在这中心的顶端,无人能及的地方。

 

“我不走,你还是不是石生,你回答我。”十方大声喊道

 

血魔之主转过身,看向他,说道。

 

“我是不是石生,重要吗?”

 

“对我而言,很重要。”

 

“那又如何,凭你的力量,你能改变的了结局吗?”

 

“我……”

 

“那就不要再废话,有多远走多远,不要在牵涉其中了。”血魔一个转身,不见了。

 

“喂!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十方朝着空荡荡的四周大喊道、

 

“你是不是魔,都不重要,只要你回答我,你还是石生,那你对我而言,就是石生,我现在没有办法救你,但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来救你的!”

 

十方和尚朝着空中大喊道

 

“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来救你的!你等着我!”

 

十方开始往回走,却又转过身大喊。

 

“你记得等着我!”

 

十方走远了……

 

你不懂!你要的我等着你,和我想等来的你,是不一样的。我们想的是不一样的,血魔看着十方的背影心中说道。


评论 ( 4 )
热度 ( 7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