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宗

05

扔骰子梗,大林毕衍生。倩女幽之道道道+蜀山奇侠传之仙侣传奇混同,十方×血魔/石生宝宝

安顿好受伤的师父之后,十方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九阴草的路程,披着那件袈裟,带上师父传给他的那个破破烂烂的金佛防身,十方一路上走得磕磕绊绊的,白日里赶路,晚上便随意找一处地方露宿,还要提防着防不胜防的强盗和贼。

 

终于,按照师父的指点,他走到了西海之巅,在这茫茫西海之上,会有一个岛屿,上面长者能够抑制魔性的草药,九阴草。十方看着茫茫的大海,海上波涛汹涌,绕了绕他的光头,如果要出海,就需要有船,可是哪里来的船,会答应自己在海上漫无目的的寻找呢?

 

看了看一直被他藏着的金佛,“阿弥陀佛,为了救人,只好牺牲你了。”十方将金佛当了,终于找到了人愿意带他出海。

 

杨帆出海,却不知刚离岸,十方就吐得天昏地暗,船家却并不管他,只顾着开船,并且不停的逼问十方,九阴草在何处。十方哪里答得上来,他也只知道一个大概的方向,九阴草长在西海的一座岛上,但西海岛屿诸多,又没有地图,如何能寻得,船家不由怀疑是十方和尚在耍他们。

 

寻遍了大大小小数十个岛屿,船家要打道回府了,十方只好苦苦哀求他们再找一个岛屿。“求求你们了,最后一个,出家人说话算话,最后一个。”黄天不负苦心人,这最后一个岛屿,与其他岛屿,诸有不同,岛上到处都是毒蛇,十方想起了师父所说,九阴草所处之处乃九阴之所,极其适合毒蛇莽兽生存。

 

“应该就是这里了。”十方和尚下了船,他如今不晕船了,而且习惯了海上的生活,他身后的船夫们正在岸边煮鱼,准备吃饱了去岸上找寻宝物。

 

十方一个转身,却发现为首的船老大被血魔死死地掐住脖子。

 

十方惊呼:“石生!!!你做什么?停手啊!”十方连忙赶过去拉血魔的手,却还是晚了一步,船老大的脖子被直接掐断了,周围的船夫皆跪地求饶。

 

“你做什么?为什么杀人?难道这就是你的魔性吗?”看到倒在地上的船老大,十方于心不忍,双手合十开始念诵佛经。

 

“滚!”血魔一声怒喝,那些船夫们全部吓得屁滚尿流的逃跑,临走前不知谁撞翻了专门留个十方和尚的斋饭,是没有鱼的纯米粥,扑腾一下掉到地上,泛起了不自然的白沫,十方和尚看到了,再傻也觉察到不对劲,凑近看了看,站起来拉住要跑的船夫。

 

船夫吓得连忙摆手。“不关我事啊,是老大要害你的,不管我事啊啊啊!”说完挣脱了就跑,原来这船老大见财起意,见找到小岛了,十方和尚对他已经没有用处了,于是吩咐手下毒死他。

 

如此一来,血魔并未错杀好人,反倒是又救了十方和尚一命,十方对于自己的冲动后责备了石生感到惭愧,正想继续说什么。

 

血魔一声冷哼,背转过身,一抖披风头也不会的就走。

 

“等等我啊!等等我!”十方和尚连忙去追。

 

有了血魔在前方探路,一路上,反倒是毒蛇莽兽不敢上前来,纷纷退避三舍,十方和尚一路跟着,几次想要说话,血魔都不理他。

 

直行至一毒潭,恶气纵深,不停的往外翻滚,毒碳中心,生长着一株红色的药草,十方兴奋的上前说道:“这便错不了,师父说它根茎为红色,花朵却是褐绿色的,与寻常的花朵是反过来的,看样子,我们终于找到了,石生,你有救了。”

 

“哼!不过是上古传说,有没有用尚且不能定论。 看它长势如此的难看恶心,说不定,我吃了它却被它给毒死了。”血魔不屑道。

 

“有没有用,先采到在说啦,你小心一点啊,这毒潭看上去不简单。”

 

“不过是一湖的臭水罢了。”言罢,只身飞去。

 

即将触到草药的那一刻,泥潭之中忽然串出一人首蛇身的怪物,直击石生面首,石生与她交手起来,奇怪的是如今的石生,虽已成为魔君,却仍占不得上风,却原来是他修习的无上天魔大法尚未练成,尚且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魔性,而且他仅凭借自己的力量在战斗,完全缺乏经验和技巧。

 

相反过来,偷袭他的这名蛇妖却是刁钻狡猾,她占据此地多年,周围俱是她的子孙,自然是注意到岸上另外一人,遂命子孙偷袭另一人,果不其然引得石生强烈的分心。

 

毒蛇开始爬满十方和尚的脚下,他身上只有一件袈裟,虽是宝器可避水火,也可御之飞行,但这地上的毒蛇却只是寻常的毒蛇,宝器遇到这些居然没有作用。十方和尚只得取了树根逐一驱逐这些毒蛇。

 

但渐渐的,地上、树枝上盘绕的毒蛇越来越多,十方防不胜防,只好御起袈裟逃跑,万不成想,居然还有胆大的毒蛇腾空而起,射向十方。

 

“诶呀!”果不其然,十方被毒蛇咬伤了,石生大怒,一掌拍飞了蛇精,飞身到十方和尚身边替他疗毒。

 

石生封闭了十方和尚身上的穴道,阻止毒素蔓延,然后抓起被他打成重伤的蛇精逼问解药。

 

“哼!你想要抢我的救命之药,如果我没了药,我就让这和尚给我陪葬。”蛇精威胁道。

 

石生看到一只小小的蛇怪居然也敢威胁自己,哈哈大笑起来,蛇精摄于石生身上的魔气,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却仍是倔着头不肯低下。

 

“不过是普通的蛇毒而已,本座宫中法宝甚多,不信解不了,但你今日,居然偷袭偷袭威胁本座,简直是罪无可恕。”又是同样的场景,石生捏着蛇精的脖子,眼看就要掐死她。

 

“停手啊!”十方和尚大喊。

 

“你又求情?”石生愤怒的问。

 

“我不是替他们求情,我是在替你求情啊!”

 

“替我?”

 

“收手吧!石生,不要再放任自己杀戮下去了,越是这样,你越控制不住自己,你看你现在,开口一句本座,这么的……”十方和尚无措的举着双手,想要形容眼前的石生,却又怕说得太过分而刺伤了石生的心。眼前的石生,与那日所见的轩辕法王毫无分别,俱是如此的冷酷无情又嚣张跋扈。

 

“她冒犯了本座,决不能如此善罢甘休。”石生并不听劝。

 

十方和尚还欲继续说下去,却被蛇精打断:“你要杀就杀吧,反正你抢了我的药草,我也活不长了,我守在这里三百年,九阴草三百年开花,三百年结果,如今,还未长成就要被你们夺走,我是前功尽弃了,反正没了九阴草,我也就活不下去了,你要杀便杀吧。”

 

“噢?你说这草,还未长成?”石生反倒不下手了,继续掐着蛇精的脖子问。

 

“是,它的花,可以用来抑制魔性,可是,采了花它就不会结果了。”

 

“吃了它的果又会怎样?”石生继续逼问。

 

蛇精别过头去不愿意说。

 

“说!”石生手下一重,掐的蛇精吐血,引得十方和尚上前按住了石生的手臂。

 

“你这样掐着人家,怎梦能让她说话呢,你先放手好不好,来,先放手。”十方和尚放低声音劝说他,一边轻轻地拿捏石生的手臂让他放手。

 

最终,石生猛然将蛇精往地上一甩,终是没有杀她。

 

 

蛇精伏在地上,吐干净嘴里的血,才开始说话,原来,她好不容易修成了人形,与一正道修士相恋了,却被人发现,打回原形,不但如此,她中了法宝,容颜俱毁还开始衰老,她用尽全身功力也无法阻止自己的老去。

 

九阴草之花,可以抑制魔性,而其果实,可以让人返老还童。

 

所以她一直守候在这里,等候九阴草之果,盼望能够恢复容颜。

 

“哼!纵使你恢复容颜又能如何?他当初没有救你,以后自然也不会愿意和你在一起,你是妖,他是人,本就是你痴心妄想。”石生仿佛被触动了什么,出言毫不留情的讽刺蛇精。

 

眼看又要吵起来,十方和尚连忙上前去摁住石生的手,一边劝:“你听她把话说完……”

 

“我自是知道的,其实当初他会爱上我,也是我用法术,但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为了得到爱,渴求,向往,求而不得,到最后不择手段。”

 

“怎么?你还想回去继续施法让他爱上你?”

 

蛇精摇了摇头,“不了,苦等三百年,为了维持基本的人形,我的法力都快被耗干了……这一次被你打伤,至少有折损了我三分之一的阳寿,我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唯一的期望,便也是……再见他最后一面,我就心甘情愿,消散于天地了。”

 

“哼!”石生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在继续出言讽刺,而是沉默不语了。

 

“但是我们也很需要这株九阴草啊!”尽管听了动人的故事,连石生都找不到话语来反驳了,十方和尚却还是坚持原来的目的,想要取得这株草药。

 

“求求您了大师!”蛇精扑倒了十方和尚脚下磕头,没来由的让石生觉得厌恶,却又压制下去。

 

“你都折了三分之一的阳寿了,还能不能继续等下去都是个问题。”

 

“纵使如此,小女子也不能放弃这株仙草啊,除非……”

 

“除非什么?”

 

“大师你修金刚童身……”

 

话未说为,已被石生一掌扇飞了出去,“诶呀你……你又怎么了?”十方连忙问。

 

“她想吃了你?你知不知道?金刚童身能助妖魔增长功力。她根本不安好心,让我杀了她。”

 

“住手!”十方跳到了蛇精面前。

 

“阿弥陀佛,昔日萨波达王发宏愿,庇护众生,曾牺牲自己割肉饲鹰,最终成佛,今日,这株药草,对我们而言非常的重要”十方和尚双手合十,继续说道:“但是,对你而言,也十分的重要,不能因为我们需要就强迫让你放弃。”

 

十方和尚说完,放下了双手,起身站到蛇精面前,撸起了袖子,递到了蛇精面前,说道:“我愿意用我的金刚童身来换取这株药草。”

 

蛇精也愣住了,问他:“你疯了吗?你以为你伸一条胳膊过来让我咬一口就能让我恢复容颜?你又不是得道高僧,你让我吃,就算……就算吃到你血流干了,没了胳膊,没了腿,也不一定……”

 

“住口……”石生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怒视十方和尚:”我不用你多管闲事,我现在就杀了这条蛇精,就没人跟我抢九阴草了。“石生踏步向前。

 

“别过来!”却被十方和尚厉声何止:“一条胳膊算什么,没有腿又算什么,我宁愿用我的胳膊和腿,”十方和尚抬起头来,生生的看进了石生的眼里。

 

“来换取你放下屠刀,回复本性,不再造杀孽……”

 

良久,石生铮铮的看着十方和尚,说不出话来。

 

十方和尚便不再理他了,低下头对蛇精说道:“吃吧!”

 

蛇精一口咬了下去,十方和尚痛呼了一下,却立刻又憋住了,咬牙闭眼。

 

石生看到了,一直摇头,不停的摇头。

 

最终,一甩披风将蛇精击倒在地,裹挟着十方和尚就走了。

 

“九阴草,我送给你,不要也罢!”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