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雪 03

笑三少×解连环   刘郑


拜访过夏侯家后,龙正便与夏侯嫣定亲了,两家决定择日成婚,龙守一便带着龙门山庄的人打道回府了。由南往北,弃船走马,风餐露宿,翻山越岭,赶路十分辛苦,偏生解连环却十分的高兴,一路上没少被龙正训斥他惹是生非,就这么走着走着,终于回到了龙门山庄附近的小镇上。

这个小镇毗邻大漠,是来往商旅落脚之处,因此虽地处偏僻,却也还算繁荣。但数人回来之时皆大吃一惊,只不过是离庄三个月再折返时,此镇已变得十分的荒凉,镇上行人甚少,纷纷神色惊恐,来去匆匆,到底发生了何事?能领一个人流密集的小镇变得如此萧条?

解连环忍不住拉住一名路人询问,那人只是面容惊惧,又有些不耐烦,只想着尽快离开,只见他不停的摆手,压低声音说道:"这镇上,犯僵尸啦!"

"怎么可能?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何来鬼怪之说!"这一回,解连环尚未来得及说什么,龙正便已出言表示听了不信。

那人见他们不信,更加惊恐了,又低声道:"真的,一连出现好多次,有男人被吸成干尸了,不是僵尸是什么啊!"

"哼!我便是不信了,既然你说得如此诡异,那我更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捣鬼了。"龙正更加不信了,直言要去查明真相。

"好哇!好哇!"解连环一听,唯恐天下不乱的他立刻表示也要跟上去帮助师兄一探究竟,龙正虽嫌他添乱,但也最终没有拦着他。

镇口的旗杆上吊着一具干尸,面容恐怖,但周身并无伤口,先前也有衙门的人来查访过,但正是因为没有查出什么结果,才导致人心惶惶,村民纷纷拖家带口的投奔亲戚,以暂避灾祸。

众人也百思不得其解,唯独龙守一看出了些腻端,之前在拜访夏侯家之时,环儿差点惨遭神秘女子毒手就引起了他和夏侯义的注意,江湖上近来在各地也都出现了一群神秘女子,她们武功诡异,出手毒辣,毫不留情,自称是萨巴天,经常会引诱男子,但却对男子毫不留情,结局往往都是死状甚残。

今日所见情形,与萨巴天的情况极其相似。龙守一也无法定论,决定先投宿客栈安顿下来再另做打算。客栈内依旧十分的萧条,因此龙守一一行人是客栈里唯一的客人,老板无心生意,在听了掌柜一通抱怨之后,解连环的鬼主意又冒了出来。

“怕什么!有我武功盖世聪明绝顶解小侠在,虎头、龙儿今晚我们就夜探。”

“不许去!”龙守一立刻训斥环儿,惹得解连环撅了撅嘴,师父极少对他这么凶。

“哼!解连环你别忘了,你前些日子在夏侯家跟人打架砸坏了人家的场地,我还没罚你呢!还敢到处乱跑,还不给我乖乖呆在客栈!”说起这个,龙正就气不打一处来,好心带解连环出去见世面,就只知道惹是生非,好在夏侯世伯大度不计较,不然简直是丢尽了龙门山庄的脸。

“不是啊,大师兄。我那是除暴安良啊!师兄!”解连环立刻辩解道

“你还说!”龙正气得猛拍了一下桌子,惊得解连环缩了缩肩膀,龙儿只好开口喊道:“哥啊!”。

“都是你们只知道护着他……”

“诶!”龙守一见龙正动怒了,终于出言相阻。“环儿年少不知事,但那件事我和你夏侯世伯也商量过,此事并不怪环儿的错。”

“爹啊……”

龙守一摆了摆手,继续道:“我那日就对那名神秘女子产生怀疑,她女扮男装潜伏在夏侯府附近,要不是被环儿意外识破,不知会有何图谋,而且,我怀疑只怕她们和这小镇上所出现的干尸也有关系。”

“哦!爹,你说她们极有可能是一伙的?”龙正的心思很快就被转移了。

“正是,我怀疑她们是江湖上失踪已久的一个神秘组织萨巴天,她们以女人为纲,看不起男人,将男人看做牲畜一般,早些年在沙漠绿洲活动,后来消失,没想到如今重现江湖了。”

“哇!还有这种事,难怪那女子那么凶,哪里有男人敢靠近她们哦!”解连环一听就觉得实在是闻所未闻,又记起当日那女子要置他于死地,至今仍是后怕,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对哇……”“这该怎么办……”一时间众弟子也议论纷纷起来。

“如今,先安顿下来,在另做打算。”

“是。”

饭毕之后,诸人在客栈议事,商讨着先安排人手加强警卫,以防萨巴天偷袭。解连环看上去很听话,一直等到众人都睡了,他才偷偷摸摸的从床上趴下来,穿好鞋子准备开溜,没成想,打开门一看就是哑伯。

“诶!我就知道,别跟着我啦!我哪里都不去,就是去趟茅房。”解连环一边说一边往茅房跑,哑伯年纪大了,腿脚不便,走路缓慢,刚走到门口,嘭!茅房门就被解连环关上了。

他还故意发出了“嗯~唔~嗯”的声音。解连环向来是鬼精灵多,哑叔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果不其然,没多久解连环就从茅厕的后窗户爬出来了,却笨手笨脚的被窗户砸了个正着。“诶呀!”砸得后脑勺好痛,解连环一边摸着脑袋一边转身,就看见小师妹在等他了,原来是守株待兔已久啊。

不让跟也要跟着,解连环也拿小师妹没有办法,只好带着她一起去探险。

“师兄,在过去就是沙漠了,师父都说过不允许去的。”小师妹还是有些担忧害怕的。

“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就不信萨天巴那群臭婆娘真的会吃人啦!”到底是少年不知天高地厚,解连环一点也不害怕,仍然执意要往深处走。

两人一直走了许久许久,走的精疲力尽,却发现除了一片漆黑的乱石,连萨天巴的影子都没能看见。

“诶呀!师兄。”

“怎么呢?”

“这手绢好像是我的,原来我们一直在兜圈子,怎么办?”龙儿有些急了。

解连环其实早就急了,但是这个时候在龙儿面前,千万不能显得胆怯,他只好出言安慰道:“不用怕,我们可以看北极星辨路。”于是两人都抬头仰望天空。

一片漆黑,哪里有什么星星。

“……”

老天都不保佑他们。忽然天空中风云变化,一道阴风刮过,冻人彻骨。周围思静,显得着风声更犹如鬼怪在咆哮一般,两人都不由得瑟瑟发抖起来。

“你怕不怕啊!”解连环有些想发抖。小师妹也不做声。

“要不这样,你睡着了,等天亮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了。”解连环内心其实已经十分恐惧了,但是他还是顾及这自己的师妹。师妹听了他的话和他缩在一起,两个人紧紧依靠着睡着了。

寒夜彻骨,解连环冻得全身都要结冰了,但解连环一边要给师妹挡风,一边自己还不停的冻得发抖。在他以为自己快要冻死的时候。夜空中忽然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奇异的音乐,初始时模糊不清,好似有人在自己耳边私语,让人心里无端端的心生涟漪。

一直到歌声越来越清晰,小师妹仿佛睡死了一般,解连环不自觉的起身,她便摔落在地上,依旧没有醒来,解连环也不去管她,自顾自的追逐着歌声跑去。他在荒漠里面急走,却再也感觉不到寒冷,周身燥热的吓人,好想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只能盲目的往前面走去,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到何处。

“站住,别再往前走了。”忽然有一熟悉的声音叫住他,犹如混沌初响,洪钟沉鸣,让解连环陡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了,更加急的全身冒汗。

眼前出现一名白胡子的老人,佝偻着身体,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慢慢的揭开纸包将其凑到解连环的鼻前,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恶心的解连环想吐。

“哇……”解连环将今日吃过的东西全吐出来了,还干呕了半天,直到吐到全身都没力气了,才扶着腰站起来,“老人家,什么东西啊?这么难闻,差点恶心死我。”

“呵呵!恶心?我这是在救你命了。”

“哇!有没有搞错啊,这东西能救命。”

“那你现在是不是能动了?”

“咦?”解连环动了动胳膊,发现自己果然能再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不由得欣喜万分。“多谢老前辈。”

空中音乐陡然暂停了,老人立刻捂住了解连环的嘴。“唔唔唔……”低声说道:“别出声,跟我走。”言罢,捏头就走,解连环一看,立刻跟在他身后猛追。

一直急奔了大半个时辰,老者方才停了下来,解连环已经跑得腿都软了,心里还在感叹这老人家腿脚比我都好。

“顺着这里,一直往前走,就是出了萨巴天的范围了,快走,千万不要回头。”老人的声音传来。

待解连环喘口气站直了身体,才猛然发现,老者不见了。他左右查探,四周只是一望无际空阔无垠的沙漠。

“不是吧!就算是轻功,也不能这么快就不见了吧!究竟是人是鬼哇!”解连环摇了摇头,猛然想起来。“师妹!”赶紧回头四处寻找。

解连环一路寻找小师妹的踪影,奈何天黑路盲,越是心急师妹的安危,却越是在荒漠中找不着方向,胡乱闯了许久,终于见着了火光,应当是有人在那,走了许久,口又渴,身子又冷,解连环抱着胳膊心想找一处避风之所也好,等待到天明再另作打算。谁知当他朝着火光摸索过去,却打远处见着几人围坐在篝火之前饮酒,正欲向前,却眼尖的发现地上捆缚着两名衣衫不整的女子。

不好!是沙匪!

解连环立刻匍匐在地,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如何面对,他能看到的沙匪是三人,却不知在暗处还有几人,倒在地上的女子也要救,他该如何是好?

今夜无月也无星辰,怕是有大风暴即将来临,狂风吹得解连环睁不开眼睛,而那倒在地上的女子已经很久未能动弹,不知是死还是活,不能在等了,解连环决定铤而走险,他不能见死不救。

解连环将手放在唇边发出“呜哇哇!”的叫声,他模仿的是沙狐狸,沙狐狸的皮毛珍贵,但却很难捕捉,因此漠北的人要是见着了,定是不会放过的,他小的时候到是养了一只,因此学狐狸的叫声也能学得七八分。

果不其然,其中一名沙匪被响声吸引过来了。

“难道是听错了?”沙匪狐疑,看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想着既然都出来了,不如先仿泡水再进去,于是解开了裤带。

正尿到一半,后脑忽然钝痛,于是倒下了,解连环甩了甩生疼的手掌,方才他找不着合适的东西,只好劈晕了这名沙匪,还好夜晚风大,没有闹出什么动静,只剩下两人了,解连环思考着正要如何解决剩下的两人。

身后传来动静,尚未回头,已有人踩着他的肩膀飞了过去,这一踩,几乎踩得他肩膀脱臼,解连环抬头,只见空中一人,高高纵起,一剑劈下,斩落了一名沙匪的头,头掉了,身子却还没反应过来,这一下,惊醒了睡梦中的沙匪,从石房子里冲出来好几人。

解连环长这么大,却还是第一次见着斩首,鲜血溅了一整个墙壁,连带着那人的白衣上也沾染了点点

“是你!”解连环惊呼,忍不住连连后退,这人可不正是那日在夏侯家的戏园子里女扮男装之人?今日里她又穿着男人的衣服,就这样一路斩杀靠近她的沙匪,毫不手软。

那人目光一寒,抬剑直指,已是刺了过来,解连环吓得连连后退,剑刺入身体的声音传来,鲜血溅了他满脸,但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解连环慢慢睁开眼,原来是之前那被他劈晕的沙匪,不知何时又起来了。地上到处都是尸体,沙匪已经被她杀得差不多了。

那人唇边泛起一笑,解连环意识到不好,转身要逃,然而,仍是后劲一痛,便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TXT:既然都发刘郑,那我也凑个热闹

评论 ( 6 )
热度 ( 7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