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二章 山中岁月

杨过到底年少淘气,入了山林,仿佛称了霸王,再没有在重阳宫的浊气,天天不是捉鱼掏鸟,就是在山林乱跑,小师傅也不拘了他,反而随他一起瞎晃,杨过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扑腾一下跳到河里就往小师傅身上泼水,小师傅也不恼,也顺势就跳到河里,两人泼作一团,渐渐的杨过发现不对,无论他怎么躲都能被泼到,而他想泼小师傅却没那么容易。

“哎呀不玩了,你欺负我,你武功比我好那么多,胜之不武。”小师傅也是服了气,玩个水还能被赖用武功欺负人“是吗?这也怨我,那你想怎么样”“我不管,我要你教我武功,大家公平比试。”“我不是已经教你心法了吗?”“是,你是教我心法,还让我去睡那个冻得死人的寒冰床,可是光有心法没有用啊,你又不教我外功,我还是泼不到你呢”

面对耍赖,小师傅可是服了杨过了,当日他传杨过心法口诀,并让他在寒冰床上休习,可以事半功倍,可是杨过偏偏借口初修心法,武功不好,少年体弱等诸多借口,总缠着小师傅一起睡。小师傅念及杨过年少,再说也赖不过他,只得和他一起躺寒冰床,躺着躺着,第二天醒来就发现杨过如八爪鱼一般缠在他身上,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只当是他年幼丧母,更加心疼罢了。

平日生活,却犹如多了一个弟弟要照顾一般,多是让着杨过,今日杨过嚷嚷着要修习外功,想着他的确需要一套御敌的手法,但是传什么招数给他合适呢?

思虑片刻。“既如此,我传你一套剑法吧,这套剑法一人使剑,可以御敌防身,但这套剑法的真谛,在于用剑的两人,心意相通,浑若一人,当一方受到攻击,另一方就要替他防守,互补不足,两人皆不守而皆守,使剑招达到毫无破绽,等到两人练到最高境界,剑气相生,威力无穷。”

言罢,却以树枝为剑,掐了一个剑诀,使将起一套剑法起来,但见行云流水,任意所致,不拘一格,浑然天成,剑气所指,劈石顿开,竟如切豆腐一般平整利落。

杨过具是一惊,心道这剑招居然如此厉害,一套招式下来,不知郭伯父都是否能够抵挡,又思及昔日重阳宫所见之剑招,似有相似之处,但威力灵巧远不及此,只觉得一定是那群臭道士蠢拙愚笨,所使招式也一定不是什么上乘武功,定是不及小师傅的千分之一的。

却见小师傅使完招式后,忽然咳嗽。“你怎么呢?着凉了?”“不是,我昔日御敌所受之伤,我之所以在此也是借用寒冰床之功效来镇压旧伤,不可妄动真气,今日与你演示,却是用了功力,所以有些难受。”

杨过顿时心急起来,他早直觉小师傅可能只是看起来年轻,以他的武学修为,杨过虽看不出什么实际,但小师傅的过去必定不简单。今日一听闻他竟然受过内伤,很是焦急。

“无妨,我安心在此修养,也无他人打扰,自不会出什么岔子,你只管好生练你的剑法,不要到时候又埋怨我以武功欺负你。”“肯定不会啦,小师傅你这么用心良苦,我一定学好武功,到时候我来保护你”。

小师傅只是笑并不回答,杨过却也折了树枝,真的开始用心练武起来。山中数日,等到他真的将这套剑法熟练于心,却也让小师傅感到惊讶。

“你也真是很聪明哦,这么快就练熟了这套剑法,到是我小看了你哦”“怎么?比起你那时,谁修习的更快?还是有别人也修炼过这套剑法?”

小师傅却并不回答,只是取了树枝道“既如此,那我们开始一起练剑吧,看看我们是否可以心意相通,双剑合璧。”

两人都有双剑合璧和古墓的镜头,看MV的时候觉得超配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