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四章  奸险贼人

霍都乃是蒙古王子,义气风发,又得西藏圣僧早早的收为坐下弟子,在族内颇有地位,好酒野马从小就从不缺少,随手可得的也是各地的美丽女子,但是他野心勃勃,早就想做成中原的一番霸业,好他日与其兄弟争上一争,遂南下听闻全真教乃当日中原武林第一人王重阳所创门派,想必根深地厚,若得其武学,必能助他成就大事,遂盘桓终南山伺机而动,但全真门下看守极严,到底底蕴深厚,让霍都更加抓痒难耐,更断定此门派定藏有王重阳当日留下的武学秘籍,更修书于他师傅金轮法王,邀其共取镇派之宝。

多日探查仍不得其果,怕师傅来了之后降罪与他,遂决定另谋他路,于是收买那些进过后山采药的药农。“后山?轻易可去不得,会惊扰到神仙的”“这世间哪有什么神仙鬼怪,不过是怪力神语罢了,你只管拿了钱办事。”“有的,有的,我父就是药农,他年轻时与人结伴采药遇到狼群,忽然天降一素衣少年救了他,我那时还小啊,而我长大了有年冬天我家实在穷苦,不得不进山,遇到大雪封山啊,差点死在那里,却也见一素衣少年,大冬天就穿着一件外衫给了我几块干粮,就消失不见了,我才熬了那几天回到家来,这么多年他都没老你,说这不是神仙是什么?

霍都却心想,说不定是重阳宫的小道士受不住清规戒律,偷跑下山偷吃,怎么可能会有不老之人,多半是时间太久这老农记岔了。

老农无奈只得带其进后山,但后山多是凶猛野兽,霍都渐渐发现药农亦有探路之法,会寻找之前留下的特殊记号,套明记号之后,也怕药农坏事,寻了个机会就将药农丢在兽群之中脱身离开自行前往。

他本凉薄,自是不会顾及一个贱民的性命,只道是给足了银两也是对得起他家人,猛兽虽多,他却是不惧怕的。

这日,霍都口渴,经过一片花海之后旁边就是一条河,心想喝口水先,再沿河探查一番,遂命随从取水,自己却只身闲逛,没想到这中原果然大好风光,就是这野花海,也美丽的紧人。

却见花海中仿佛有人影,依稀辨认出似乎是两个人交错?心想难道这荒山野岭还有什么人在打野战?作为蒙古王子,他自是风流成性的,于是居然想要一看究竟。

但看居然是两个男子,心下觉得失望,细看恰是一惊,这两人具是上好的容貌,一个清新脱俗,一个剑眉心目,顿时把那些他日里进贡上来的佳丽都比下去好几份,也是中原甚多女子也是不如的,顿是有了兴趣,细看发现不对,这两人竟是在练功?

小师傅早在有人靠近河边就感觉到气息不对,但却在心法修习的至关重要之时,不敢妄动,却见那人停在不远处,脚步定是习武之人,顿时心下警惕,只待对方一有不妥立马护得杨过周全,先退为先。

霍都亦是发现两人之中恐有一人武功高强,因自己一靠近那人仿似就有察觉,但内心心痒难堪,竟是双方纠结起来。

一时气氛焦灼,连杨过都发现有所不妥,但他亦在行功关键,不敢妄动,仅是睁眼,就觉恣睢欲裂,那背地里偷窥之人竟用如此不齿的眼光看着他俩。

霍都亦是专门去秦淮体会过的,不光有名妓,宋好南风者还不少,初觉不适,久而觉得新奇,今见这两少年,具是天人之姿,比起那秦淮花魁,多得是脱俗高洁,远不是胭脂俗粉能比的,心下若能弄到手里,左右拥揽就太好了。

“莫分心,专心练功,凡是有我”杨过却收到小师傅的传音,心道小师傅武功那么厉害,肯定能对付这个贼人,又一想小师傅的旧伤?

霍都但见其中一少年,慢慢脱开左手,仅右手与另一相对,单身行功,另一 却手是轻轻一指,只见一道剑气发指而弹,直击霍都面颊,霍都居然险险躲过,剑气蹭过面颊火辣辣的疼痛,当下不敢妄动,对方居然能以剑气伤人?

原来小师傅早察觉霍都猥琐的目光,当下愤怒,却怕真正斗起来牵连杨过安危。于是便发剑气威慑对方,盼对方能被镇住不妄动,待到运功行完,就好解决多了

霍都却内心纠结万分,美色当前,且似乎武功颇高,折辱起来必有另一番风味,实在心忍难耐,但顾及对方武力值,该如何是好?退还是攻?霍都内心几经衡量。

到底是蒙古后裔,血性里多了几分好斗,他赌对方运功,如乘此打断未尝没有胜算,当下抽扇向杨过攻去,为啥攻向杨过,也是看另一少年武功颇高却似乎十分回护这个少年,而这个少年当时没动手,未尝不是因为武功不足以震慑他的缘故,如武功高强者有顾及,当然是挑着顾及下手,柿子捡软的捏。

小师傅万分惊紧,他与杨过右手抵手相连,运功无法松开,又要挥出左手阻挡霍都偷袭,杨过只觉得气息动荡难忍,这边两人却以来来回回过了好多招了,霍都越打越惊心,这少年似乎很能看出自己的招式薄弱点,招招打在关键处,让他有招无法发力,憋屈得不行。

这边小师傅却越是难熬,他怕杨过乱了气息,不停的强行运功调整气息,这边还要阻挡霍都的攻击以及回护杨过,怕他被霍都所伤,来回间,内里越用越深,旧伤已经快压制不住了。

霍都边打边观察,但见少年脸色开始发白,知道自己已经影响到对方,当下更加加快的向杨过攻去,杨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恨自己无用,拖累了师傅,双方僵持不下。

这边却另有变数,原是霍都随从取水回来。发现事情不对,立马失手参与攻势,两个随从一人是金轮法王坐下外室弟子,一人却是汉人,唤作李二,真名亦是无人所知,却擅长三教九流,因为人颇懂变通,为霍都所收,武功虽一般,但一些小手段总能适当帮到他的主子,因此很受霍都喜爱。

但见战局僵持不下,那两少年却颇有越战越勇之势,三人合攻都奈何不得,霍都当下心急,朝李二使了个颜色,李二会了意。

只见霍都忽然持扇正面只攻少年面门,仿佛有正面杠之势,小师傅内心奇怪,发招回档,却见另一人忽然从衣襟掏出一样事物,当下觉得不对,急揽杨过要退,退而不得,霍都居然暗器阻挡,心想好不卑鄙,居然都使用暗器,已是避而不及,那事物炸在脚下,裂开冒出可疑气体。两人当下闭气却也吸入不少,小师傅心急不止,无心再战,当下增强功力,转守为攻,一掌拍在霍都左肩,打得他心肺剧痛,口吐鲜血。“小王爷”两随从立马护主。

两少年乘乱逃跑,待到终于折返回古墓,小师傅运功压住伤势,正待给杨过逼毒,发现杨过已然脸色不对,浑身发烫,气息灼热。


拉登党,自行脑补。困得要死,好想放图,然而已有心无力,网上没搜到满意的图片,有木有高手能把两人P在一块。

写得貌似偏离原著离谱,实在是因为时间太久,我也记不起原来的剧情,困得要死又懒得去查,完全抱着随便写的态度,如有不适之处,欢迎提出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