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 (神雕同人)

第五章 连环毒计

拉灯党,不敢再乱立什么flag了,因为日后写什么我自己都控制不住。


       杨过初尝云雨,期期艾艾,只觉得好不旖旎,想起以往被黄蓉所逼背下的四书五经伦理道德,此情似乎极为不妥,但又有欲罢不能,以往梦里所想,日里所望,满满的全是小师傅,他既是觉得此事乃被歹人所迫,却有遗憾以后无法再有,内心乱如麻。

      然而小师傅却不见得好,他之前强行催发内功,后又被热毒所困,当下已然不支,杨过内心无比担忧,却又无可奈何,但见小师傅唇边溢过一缕鲜红,已是强弩之末,却又佯装对之前的事情并未放在心上,两人皆闭口不谈。

     杨过将小师傅扶在寒冰床上,小师傅具是不放心杨过,千叮咛他一定小心,恐歹人仍在山上徘徊,遂入定去,如睡着了一般。杨过只是看着他的睡姿,小师傅醒来一定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万万不可能的,他觉得十分难受,时而内心十分的不甘,又时而觉得自己简直痴心妄想,哪怕是这样一刻不停的看着小师傅入睡,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一晃又过去了好多天,杨过不敢有轻举妄动,只是守着小师傅,自那日入定之后,已是数日,但他却迟迟不见醒来,不吃不喝,如不是仍有呼吸,几乎怀疑他已经是死去了。小师傅虽躺着,但杨过却仍有生活所需,思前想后,觉得时间过去这么久,那歹人应该已经离去,加之食物储量渐少,他决定先出去看看究竟。待到深夜,杨过偷偷的离开古墓,心里想着夜里是否能弄到一些小师傅常用的草药再猎一点猎物回去。

     霍都却是依旧在此山中坚持不肯离去,无他,自那日见过那少年后,每日日思夜想,又想起那高深的武功,如能擒获,定能收获颇丰,但那俩小鬼藏得非常紧密,无论怎么探查都难以探其踪迹,遂心生一毒计。

       杨过本来只是狩猎一些猎物,忽然听见山林间传来狼嚎,一听竟是狼群在移动,杨过虽已身怀武功,但却不想对上一整个兽群,于是决定避开了事,可是恍惚间却听见有人大声的呼救,杨过觉得似有不对,于是施展轻功上树决定探一探究竟,乍一看还了得,竟是狼群在追逐一药农。

       药农奋力奔跑,仍眼看着将要为狼群所扑,杨过终究看不下去,跳下树一脚踹翻了扑过来的野狼,一时间又有几匹野狼扑向杨过,杨过想要反击,结果却被吓瘫了的药农紧紧的抓住了右手。一来一回,杨过竟被狼群扑伤了,肚子处蹭了一道口子。鲜血横流,顿时激发了狼群的血性,不断有狼扑上来,杨过却仍被药农紧紧缠住右手,心下觉得十分不妙。好在杨过平时多勤练武功,加上上等内功心法辅佐,逐渐的占了上峰,头狼终于发出了嘶嚎,狼群开始退却。

       杨过刚要松一口去,却突然内心一寒,侧身刚好躲过一下偷袭,定睛一看,这哪里是药农,竟是假扮药农的李二,原来霍都命李二连日假扮药农引杨过现身,李二一击偷袭不成,立马退却,却听树林里传来了震震笑声。

       “哈哈哈哈,终于逮到你了,这回看你往哪里跑”。竟是上次偷袭的卑鄙歹人。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啊”杨过顿时明白中计,对方只怕是特意设计引自己现身的,绝对不能示弱,于是双手抱肩,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师傅的手下败将呀,上次被教训的不够?这次居然自己找上门来”

       “原来他是你师傅,今日怎么没见着他,多日一别甚是想念啊”

       杨过顿时变了脸色,“咦,好臭好臭,今日里怎么无端端这么臭啊,难道你放屁。”。“你才放屁”“你没放屁难道是你的口臭?”

      霍都气的血气上涌,他本欲学中原礼仪先礼后兵,但是这小子嘴太臭,不教训教训不行啊。“废话少说,你师父在哪,乖乖带我去,我就饶了你”

    “你想找我师父干什么?难道是仰慕他老人家武功,大可不必了,我师父是不会收你为徒的,因为你太丑了,入不了我师父宝眼。”霍都终于忍不住,抽出折扇扑将而来,杨过也收起痞笑,迎面对敌。

       顿时剑扇交错,一来一去好几回合,拼拼乍响。杨过所持之剑,乃是他年满十八岁之时,小师傅特意送与他的,与他自己手里那一把,正好是一对,平素里杨过宝贝的紧,连练剑的时候都舍不得用,今日却恰好带得出来,第一次御敌。

       两人你来我往,霍都越打越心惊,他只道那日的粗衣少年武功高强,却没想到徒弟武功竟也不错,两人所使招数,与全真教似乎相似,却有所不同,好似更加机巧变动,原来却是他道航太低,看不出杨过所使剑法的奇妙,也道不出所以然来。

      杨过之前被狼群扑伤,又是第一次真正的对敌,刚开始手忙脚乱,但思及小师傅教诲,内心却越发清明起来。“剑术之道,变化无穷,不可拘泥一格,也不可墨守成规,当是行云流水,任意所致,敌进我退,敌弱我强,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杨过一剑既出,源源倾泻,越发顺畅。

     霍都却是越打越艰难,他使得一手折扇,但一寸长一寸强,加之杨过剑招灵动,渐渐开始不敌,当下决定,专攻杨过伤处。

     杨过心下冷笑,之前让人假扮药农引他出现,又让人偷袭,现在又专挑伤处攻击,果然臭不要脸。岂能便宜了你,当下当当几剑,口中却哇呀呀,“看头”霍都只见杨过长剑上挑急忙回护,却是杨过突然斜划直攻他侧下。

     “看手”霍都这回却是不信,端的架住长剑,“不行了吧小子”

     “看脚”霍都却是更加不信,却见杨过忽然撤了剑招,抬起右脚就是一飞踢。

      嘭的一声,霍都竟是飞了出去,杨过这一脚极重,踢得他肝胆皴裂,顿时口吐出鲜血。

  “ 哼,都告诉你看脚啦,还这么笨,谁告诉你用剑就不能用踢的,你这种水平,连我都打不过,还想见我师傅,简直妄想”。杨过尚未得意完,突觉有异, 却已是躲闪不及,来者身形极快,出手极重,根本躲不过去,嘭的一声,杨过被一掌拍飞出去。

     却见一名番僧,身披红袍,身形煞是瘦长, 金轮法王是也。

哈哈,复制了一套风儿侧踢云师兄的方法,砍着砍着就是一脚,然后湿胸就飞出去了,哎哟!

另外为啥直接就上霍都和金轮法王了,因为本文根本没有小龙女,更没有李莫愁了,得找个人逼他们出古墓啊。过儿落到霍都手里了,神雕有个强女干梗,我要不要效仿一下?

评论 ( 10 )
热度 ( 7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