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六章 金轮法王

        杨过为金轮法王所伤,一时伤筋动骨,起不来身,但见番僧目光阴鸷,竟如狮子盯着猎物一般,强大的气压让杨过竟无法动弹。

     “师傅,弟子无能,只捉住一个小的,大的至今未见踪影,不过请师傅放心,待弟子逼问一定会让他说出踪迹”。金轮法王只是点头便盘腿坐下,仿似已经全然不管当下之事,只是霍都尚未明白,金轮法王胸中渊博,浩若湖海,于中原名家的武功无一不知。今日观此少年小子所持剑法,像极了当年王重阳于华山之巅力挫四绝,夺得“天下第一高手”之称时所使剑法,当日金轮法王并未参与,但剑招却被群雄逐一模仿,始终只是东施效颦罢了,今日一见,此子所使之剑,绝非是刻意模仿的呆化之作,明明却是已理会了其中道理的真传。看来王重阳之武功的确仍然流传于世。

      杨过不敢动,但比不妨他脑中谋算,如何才能伺机逃走,千万不要连累了小师傅,却见霍都从李二手中接过了一长型蛇鞭,鞭型十分细长,通体通红, 杨过心下不好,咻的一下鞭子抽过,划过演过面颊,留下一道血痕便直落身上。

      痛痒,先是痛,然后就是难以克制的瘙痒。

    “特意为你准备的,好好享受”接着又是一鞭子,杨过被抽的满地打滚,霍都那贱人,竟专挑大腿根部抽打,又是下流,又是抽得杨过揪心的疼痛,由如被蚂蚁叮咬一般痒得难以忍受。金轮法王却仿似坐定,根本没有听到眼前之事一样,任由霍都为所欲为。霍都更是嚣张,鞭子打得杨过衣裳破碎,遍体流连,然而并未起到什么作用,杨过仍是死咬牙根本不说话。

     哼,好硬的骨头,我就不信你不说,当下霍都弃了鞭子,走向前去,“这套分筋错骨手自我练成之后尚未找人试过,今日就那你试一试吧,你若不说,就先从你的右手开始,再到左手,然后左脚,接着右脚,最后是全身的骨头,到时候你别说拿剑,就是站都无法站起来,也无法移动一下,便成了终身都无法动弹的废人,怎么样?你怕不怕?”

    “呸,我要怕了就是你儿子。”

    “好,我就喜欢骨头硬的,可惜了这张脸哦,以后就是废人了。”说着,双手急摁杨过右肩,咔的一声,竟是肩膀直接脱臼,杨过痛的几乎晕厥过去,这表情落在霍都眼里却是越发的诱人,如果不是因为金轮法王在场,他早就当场把这小子办了。杨过并未让他逞心,既是再痛,他仍是不肯说,无论怎么受折磨都不开口,  固执,倔强。

     “哎,怎么了,这就晕死过去了,我还指望你多挨两下呢”霍都愉悦的俯下身,但见杨过突然睁眼,想要避开已是不及,转瞬之间就被杨过制住穴道,杨过只手扼住霍都喉咙,金轮法王已是睁开双眼。

    “你逃不掉的小子,不要白费力气了,让我出手,你只会下场更惨”

    “废话少说,你不想你徒儿死掉的话,就让我离开,要不然,我就跟他同归于尽。”

    “你竟然连死都不愿意告知你师傅的下落,”金轮法王站起身来,无形的压力,让杨想不自觉想要退后。“既如此,我就成全你”。“你连你徒弟的命都不要了吗?”霍都急忙呼救“不要啊,师傅”。“用不着,没等你动手扼死他,我就已经至你于死地”言罢,金轮法王踏出了一步,杨过顿感紧张万分。

   “不知过儿所犯何错,竟要下此杀手”。“小师傅 ”?杨过陡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可不就是小师傅吗?当下舒了一口气,马上就觉得万分委屈,仿佛刚才的硬气一丢到底,心塞塞的。
      金轮法王不由凝神,细看来人,一婷婷少年,来去无影,身形高超,只见简衣常服,缥缈素静,气质十分沉稳,中原武林竟有如此少年才俊。

      “你徒弟挟持我徒儿,我只不过是要略施惩罚罢了”金轮法王道。

       杨过见过无耻的,却没想到更加无耻的,果然是师傅比徒弟更胜一筹,却又奈何不得金轮法王,委屈的看着小师傅,他受了一身的伤,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找小师傅好生诉说一番,难受,需要安慰。

      小师傅早看到杨过一身的伤了,心疼的不得了,但顾及形式紧张,不能放下心来关心杨过的伤势,思虑片刻道“既如此,彼此退让一步,我让过儿放过你徒弟,你让我们离开。”

   “可以,在下西藏密宗金轮法王 ”金轮法王竟也同意了要求,并且自报名号。

      小师傅点了点头,“在下王允卿”,算是告知了姓名。

      杨过慢慢的后退到小师傅的身旁,小师傅只伸手一推,霍都陡然飞将出去,动弹不得只照朝金轮法王摔去,金轮法王强抢一步,仍迟半步,为霍都身上多带起劲一阻,再去追那两小子,早已跃去十仗,隐入树林,金轮法王并未强行追赶,只是若有所思。

评论 ( 9 )
热度 ( 10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