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八章  断龙石下


杨过这头刚抢入石室,只见迎面而来竟是四具石棺并排摆在室内,冷冷清清,幽幽切切,无名无姓,不知所葬何人,他一直很是好奇这间石室,今日终能如愿,却出乎意料。转念一想,凭谁能葬在这里,都定是小师父在意之人吧,不知有何所情怨,才长眠于此。


室内无任何摆设,只有一些简单物件,唯独墙上挂着丹青画像,寥寥几笔勾画出一个人的背影,走进一看,居然是画得小师父。“呵,画得有几分相似的啊,就是不知是何人所作,也没见落款,咦,还有诗,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飘乱,独叹梅花瘦。”杨过心下觉得古怪,不知为何又莫名悲切,画中之人潇潇洒洒,却寂寥冷清。所以创作之人到底怀着何所情切于纸上舒展开来,才画下这幅画来呢?终究是一张画罢了。


杨过正望着画像出神,背后却传来响动,原来是小师父跌进门内,立刻将石门放下,随即走到画像旁边的灯座,只是一转,顿时古墓开始晃动。“古墓机关已经启动,应该能困住他们一段时间”“小师父!”杨过刚要兴奋的扑向前去,却见他的唇边溢出了几点猩红,已是一口鲜血喷出,随即咳嗽了好几声,梗塞不止,身形不支,颓然坐在了地上。杨过连忙上前搀扶。


"小师父,你怎么样呢?你有没有事啊”。“金轮法王果然不简单,之我已旧伤复发,后来又强行出关,没成想今日却到了这种地步”。“都是过儿不好,连累了小师父你”。小师父只是摆了摆手,偏过头微微靠在杨过肩上,慢慢的喘息,却仍是咳得撕心裂肺,止不住的咳血,“怎么会这样小师父,为什么止不住血”。


"我血气不足,是以长期进入假死状态来自我疗伤,但今日根本没有环境能让我”也不待他说完,就只见杨过已然拿起剑,咔的一下对准了自己左碗割了下去,鲜血直流,也毫不吝惜。


将自己的手腕放到小师父的嘴边喂了下去,小师父本是全身冰冷,饮了热血,终究觉得好受一点,却知此举并未有用,正要挣扎。


杨过早知其意,点了他穴道,执意要喂,过不了多久,腕上的伤口开始凝住,却用牙齿将其重新咬开,眉头未皱,只是伸手仍要强行灌血。


小师父见状,开始紧闭牙冠,怎么也喂不下去,“喝呀,小师父,你喝呀。过儿没事的,你快喝呀,喝了才能好”。“没有用的杨过,不要这样子,你解开我的穴道”。杨过仍是固执的摇头,“你听我说,我教你的九阴真经你记得吗?如果还记得的话,赶紧来助我运功。”“过儿已经背下了,可是过儿从来没有练过,如果不小心练岔了“。”不用怕,来,我引导你,快,趁金轮法王仍未找过来”。

却是一炷香不到的时间,草草的就推宫行血完毕,小师父睁开了眼,起身走向墙角的箱子里,这里居然放着一些简单的衣物和银两,他将这些通通装入一个包裹内。


杨过见状欣喜道“小师父,我们要出去吗”?


"唔”。


太好了,我们一起下山去闯荡江湖好不好。



小师父仍是不说话,只是将包裹携在手里,示意杨过跟自己来,他转动画像另一边的灯座,却见旁边居然有一扇石门开启,门外漆黑悠长,没半点光影,小师父遂取下灯座上的火把,进入了黑暗。“小师父等等我”杨过也跟上前去。

经过一段昏暗阴冷的隧道,映入眼帘的是一道杨过从未见过的门,只见出口上悬挂了一块万斤巨石。“这个是断龙石,我刚才启动古墓机关,已将其他出口全部封死,现在这是唯一的出路。”说罢就将手中包袱递到杨过手中


"你走吧,去找你郭伯父,离开了就不要回来了”


杨过愣住了,仿佛过了千重山万重水的时间,将将反应过来,小师父是叫他一个人离开?不要他了?


"为什么?要走一起走,不是说好了一起闯荡江湖吗?”杨过急了,死死的去拽小师父的袖子。


"不行,我不能离开古墓"。


"为什么"?


"我早就是该死之人,却苟活于世,唯有借助着寒冰床的功效才能镇压我昔日的旧伤,离开寒冰床太久我就会衰竭而亡,所以我不能走,你要自己一个人离开"。


"我不要,我不走”。杨过仍是用手去死拽袖子,撕心裂肺。

 割开的伤口再次裂开,毫不在意,鲜血顺着小袖子留下,滴滴切切,却连心中的痛的十万分之一也不及。


"你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也传了你武功,你现在武功已经很好了,连那个霍都都打不过你,你已经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了"。


"不,我不要,要我和你分开,除非我死,死也不要离开你,我此生此世都只想和你在一起”。杨过受够了,他不管不顾,什么都不要再顾虑了,将埋在心里好久的话喊了出来。不知何时早已情根深种,扎心入骨,痛彻心扉。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不对的,你我具是男子,又是师徒,何等荒唐,何等……“。


话语说不下去,连自己都说不下去,欺骗不了别人,也欺骗不了自己。


遂一展衣袖,甩脱手去,任凭那鲜血滴在地上,假装看不见,也不在乎。"你忘了你的杀父之仇了吗?不顾你父亲在天之灵了吗”说罢狠推了他一把,舍不得指尖的触感,却也抬手放下了那断龙石。


杨过痴了,他睁睁的望着那块石头缓缓的下落,压在自己心上,将他的心掏狠狠的碾碎,弃之不顾,任他在那里腐烂,发臭,长满蛆虫,石头会枯烂,可是他的心呢?居然还是生痛生痛,那些蛆虫咬得他好痛,进退两难,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难过,好难。


王重阳只是看着他,罢了,我已经生离惯,这不过是又一次的分离罢了。


只待石头正落下。


不。


最后的那一刹那,杨过翻滚了进来,猛扑向王重阳怀中,一把搂住将他紧紧的搂住,任凭海枯石烂,天崩地裂再也不要放手。




渣文笔啊,写了半天也写不出感觉来,看来以后还是要多练习,有猜出古墓葬的是谁吗?

祖师爷在我文里肯定是过儿的初恋,但是过儿当然不是祖师爷的初恋啦,祖师爷身上可是被射过好多箭头的,奈何那句命犯天煞孤星,让他克死了不知多少,也许我会写番外来撸一下祖师爷之前的恋情。

评论 ( 12 )
热度 ( 13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