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九章 活死人墓

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杨过打定了主意更是死抱着小师父不撒手,小师父被勒得有些气短,“你松手”。“我不,我不松手,松手你就跑了”。“整个就这么大的古墓,我能跑到哪去”?“我不管,我就不放手”。

小师父无语了,他知道杨过倔脾气又上来了,之前伤他太狠,这下如果不好生安抚一下,也是没完了。“你松一下,让我喘口气,我”话未说完,又是一阵咳嗽,杨过顿时慌了“小师父,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我没事”“诶,都怪过儿不好,引那两贼人进来,害得小师父受伤,如今还要累及小师父与过儿一起困在这古墓之中和过儿。”

“怎么?你怕了?”

“不,不怕,只要能和小师父在一起,哪怕死也不怕,到时候我们就往那些棺材里一躺,也算是生能同寝,死后同穴了”。

王重阳见杨过说得真诚,把那生死都已经看透了。心下感慨。“我跟你说一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人,他长在山林里面,与野兽为伍,无忧无虑,也无知无畏,连男女之防都不懂。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姑娘,那姑娘好凶,他救了她,她却仍要杀他,那人只好逃跑,逃不过还被掉那姑娘打了一掌,掉下了悬崖。

杨过正要插话,却被小师父摆手示意,只得咽下话语,听他继续说下去。

但是呢,他命不该绝,恰好就有人经过救了他,于是他就和那人成了最好的朋友,可是造化弄人,偏偏他最好的朋友呢,却是个金人,而他却是宋人,所以他们最后都因为志向不同而不得不分道扬镳了。同时,他目睹自己的同胞受苦,而他自己空有一身武功,却不能拯救苍生于苦难,所以他心灰意冷出家当了道士。

“咦,出家当了道士?难不成去全真教当了道士,看不出全真教那破地方,当初还能有如此高志之士啊,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小师父只是撇了一笑“他是当了道士,然后在原来的道门基础上,创立了全真教。”

“什么?创立了全真教?你说的不就是全真教的创教祖师,王重阳真人?”

“什么真人不真人,真正看不透的其实是他自己,他本隐居山林,不问世事,奈何武林仍争论不休,国破家亡之际,却仍在争论什么武林第一,于是他只好出手平息武林纷争,却又不慎将九阴真经泄露出去。”

“九阴真经,不就是?

”不想却酿成了大祸,武林更加腥风血雨了,他无可奈何之下,只得设计装死,引人来夺九阴真经,并在最后关头重创那人,才暂时平息了这番斗争。可是他实在是累极了,他觉得他真的无力,无力理会者尘世间的纠纷诸扰,他的那些亲人好友都已经在这些不断的纷争中死去,最后都只剩下他一人留在这世上孤孤单单,于是就对外宣称他真的去世了,其实呢他是找了个地方躲起了起来。“

杨过想到了那副画像,“唔,可以理解,有时候能力却强,所做得事情就会越多,被别人期待的也越多,他也是蛮可怜的,然后呢?”

“然后他就找了个地方睡觉了,一睡就是好多年罗。”

杨过开始露出奇异的表情,却不待他开口。

“于是啊,那天我本来就是在睡觉的,突然在梦里听到有人喊我,不停的喊我,他在喊救命啊,救命啊救命,救救我,于是我就醒了罗,我觉得好奇怪,就走了出去罗,刚好看到你从上面掉下来,就顺手接了你一下罗。谁知捡了个大麻烦。”

……

”小师父你在逗我吗?”

……

"逗你干什么,不信就算了。”

"哎哎!没有不信啊,没有不信啊,那你岂不是一百多岁了,怎么? 怎么会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啊?”

“我有先天功的嘛,而且天天躺在寒冰床上睡觉,寒冰床本来就能延缓衰老的嘛,可是之前我受了伤,所以大部分的功力都拿来镇压旧伤了,也是麻烦的很啊,我本来想,睡着睡着有一天干脆睡死过去算了,谁知道被你吵醒了。“

“那是证明我俩有缘啊。”

“是啊,是啊,有缘天天被你烦啊。”

“我哪有天天烦你啊,我……”

杨过正待贫嘴,却忽见小师父脸色陡然一变,立刻转身反搂 于他,带他避过寒锋,随即右掌一挥出,呲得一下将一样东西拍飞了出去,只蹭得他的手鲜血淋漓。

“小师父!你怎样?什么东西?”

只见空中高速旋转的像是一个碟子似的暗器,速度太快,又无声无息,灯火昏暗,根本很难捕捉,杨过顿感不妙。

王重阳陡然身高拔起,却是已在空中,转身却已是到了十米开外的另一个出口,嘭的就是一掌,一个人影被击得后退入之前的石室,借助幽暗的灯光一看,可不就是金轮法王。

双方再次焦灼起来,但见金轮法王使得居然是一手轮子,噌得一下就射向王重阳,王重阳却不再敢徒手去挡,当下闪过身上前与金轮法王近身,却见金轮法王拉开距离,不停的发射出他的武器,速度极快,快似闪电。

王重阳动手将金轮法王逼入石室,杨过侧身跟上,却刚一出入口,陡然生变,原来棺材居然是虚演掩的,已被人打开,由于光线不清楚,加上形势紧张,一人藏身于此,竟也不曾发觉,蹭得一下从棺材里窜出飞扑向他。又中计,原来金轮法王是故意将他们引入石室再命霍都偷袭,小师父侧身欲救,偏偏只差一个人的距离,被霍都偷袭得手,杨过再次落入金轮法王手中。

“我真是蠢得像猪,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中了他们的诡计,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卑鄙的人啊。”杨过恨得攥起拳头,对方知道他是小师父的软肋,总是拿他下手,设计于他,他却总是中计,连累于小师父,真的是罪该万死啊。

“你们三番四次偷袭我师徒二人,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这古墓诡异骇人,而少侠你武功也是高强,应该是已经修习了九阴真经,在下仰慕,中原武学已久,只不过是想学习探讨一下。”

“哼道不同不想为谋,探讨就不必了,你们擒了我们也是白搭,古墓机关已经启动,洞口却已经被我全部封死,你们出不去了。”

金轮法王大吃一惊,他是来夺取武学的,却一点不想死在这里,心里也是一点也不相信这俩人会自绝生路。于是示意霍都。

“你大可不必唬我们,这古墓你比我们熟悉,想必你一定知道出路的吧,只要你肯乖乖合作,带我们出去,并交出九阴真经,我们就不为难你们。”说罢提了杨过,杨过已被封穴道,动弹不得。"之前我的分筋错骨手你已经尝过了,今天我们换种花样。试一试把你放在这棺材里,你觉得怎么样?听说人在窒息的时候能够感受到绝顶的快感,今日你可以体会体会,看看你的小师父,舍不舍得你闷死在里面啊?“

”你“,王重阳气急。

”小师父你千万不要上他们当,说了之后,他们一定会杀了我们的,不要听,唔唔。。。”

杨过已是被霍都闷入棺材中了,石棺巨沉无比,没过多久就完全听不到杨过的声响了。王重阳再清楚不过这棺材有多么沉重的,如今却令过儿陷在这里面,他是绝对撑不了多久就会窒息而亡的。

当下不再犹豫,“好,我带你们出去,你放了过儿”

杨过终于被放了出来,却是已经脸色铁青,甚是难看,金轮法王亲自捉了杨过,逼迫其带路,霍都跟在最后面,就这样成三点的形式开始在古墓内行走。

但见古墓内到处机关重重,却因得王重阳带路得以避开,四人进入一间石室,但见石室内放着一块大无比的冰块。霍都看了之后觉得足下生寒,却又立刻寒气冲顶,当下运功抵御寒冷,但见那师徒二人却仿佛早已习惯了一样。

王重阳只是上前往寒冰床上一躺。

“你要做什么?赶快带路”。

“我难受,需要休息一会,你如果等不了就别等,等我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出去的路了”。

“你”。

王重阳却不管不顾,入了定去。

金轮法王正待说什么,杨过却抢先言语,“喂,臭和尚,你别打扰我师父疗伤好不好,我师父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谁都走不出去,我倒是无所谓,大不了陪我师父一起死。”

“哼!”金轮法王心下知道对方在搞鬼,但他也不敢亲举妄动,只得更加严密的看管杨过,霍都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只待一看形式不对,就立马想办法保存自己。

最终在他们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王重阳睁开了眼睛,阴晴不定。

“好了休息也该休息够了,带路吧”

王重阳内心却在计较,之前他与过儿的言语,不知这番僧听进去了多少,虽隔得很远,但是以防万一,必须得叫这番僧死在这里,可是过儿的安危也不可不顾,最终起了身,“跟我来”。

原来寒冰床后的这堵石壁其实也是一道石门,打开一看,却是一池冰水。寒气更加袭人,霍都即使运功也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被冻将住了,寒冷彻骨,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池面寒气模糊,如烟似雾。

杨过脸色也更加不好看了。却见他的小师父开始咳嗽,心下很是担心,却又害怕误了小师父的大事,不敢轻举妄动。

“这就是寒冰床的根源,这座活死人墓就是建在这个寒潭的基础上,终年阴冷,乃天下至阴至寒所在。”

“唔,不愧是王重阳当年藏身之所,听闻他当年隐居于此,金主仍派了十大高手前来刺杀,皆被他凭借这古墓的地势一一斩杀。不过今日你可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否则你的小徒弟就人头落地”。言罢金轮法王更是咔的一下拧住杨过的脖子以示威胁,杨过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却见小师傅暗暗的向他比了个手势,当下会了意。

“出口,就在这寒潭之下。”

“什么?你有什么企图,这寒潭之下怎么可能会有出口。”金轮法王根本不信。

“怎么你不信?这寒潭之下就是一条暗河,四通发达,自然可以出去。”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不信就算了,反正只有这一个选择,不信的话,你就留在这古墓里吧!”

“你先下去,我再跟着你下”。

“可以”,言罢,王重阳遂往前一步踏入水中,冰冷刺骨,脸色发白,仍是一步一步往直水里走,直至池水将他完全淹没。

金轮法王并未上前,反而示意霍都先行,霍都立马紧张起来“师父!”

“犹豫什么,这个时候难道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但见金轮法王颜色阴森,不容置疑,霍都知道别无选择,只得上前一步踏入池水之中。

“怎么,臭和尚,你徒弟都下了,你还是不敢?你不敢不要妨碍我下,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困死在古墓里。”

“哼”金轮法王却是紧紧的扣住杨过的右胳膊,拽着他下了水去。

一入水金轮法王便知不好,池水极其寒冷,连双目都无法睁开,四肢已经开始发麻,当下运功御寒,扣住杨过的手开始划水,却根本不见另一个人影。

有诈。

他刚要退后,但见池水突然急速旋转,十分强悍的水流力量,将他甩到根本无法稳住身形,隐约看到有人靠近,当下拿出武器向来人挥去,但 武器在水中根本无法很好用力,却见那人如鱼一般扭动身体,手中却不知何时多了把匕首,直直的向他的胸口戳来,他当立刻侧身闪避,那匕首只是一偏,直接袭向他的手臂,而他的手正扣着杨过。

杨过此时也是动用全身的力量向金轮法王撞去,之前他被点穴,无法运功,但此时在水中却并非要依靠武功,他在山中岁月,早和小师父一起不知道耍过多少次水,摸过多少次鱼,反倒是金轮法王,来自于西藏,水性不佳,一时竟叫杨过挣脱了出去。

杨过立马跟着小师父游走,金轮法王仍紧追不舍,几下差点要捉住他的脚,被杨过狠踹了出去,三人在水下纠缠,杨过快要不支,他不能运功,根本无力抵抗寒冷,王重阳也开始急了起来,当下运功再次一击,将池水又一次搅得旋转起来。遂抓了杨过开始猛游。

金轮法王仍穷追不舍,待两人脱水而出,根本不敢稍作停留,立马解了穴道开始发足狂奔。

已是奔了不知多久,久到杨过开始心腹绞痛,再也支持不住,两人倒作一团,喘息不止,杨过冻成了一团虾米,不住的想往小师父身上靠,然而王重阳也是全身冰冷,自顾不暇。

“听我说,来运气,行九阴真经”

“可是金轮法王随时会追来”

“我知道,所以抓紧时间疗伤,来,听话。”杨过听话,开始运功,却不晓得王重阳居然伸手又点了他的穴道,并将他藏了起来。

“我很开心,过儿,我本想借断龙石断了你的念想,结果却是我错了,但是我仍很开心,谢谢你,过儿,谢谢你的情,所以我更加不能叫你死,现在你好好运行九阴真经,待到行完功 自然会冲开穴道。到时你不要停留,因为金轮法王仍有可能会在附近,你恐怕还会落入他的手中,所以你一路向北去找你郭伯父,求他护你周全,我现在就去引开金轮法王,如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千万不要犹豫,穴道冲开后立即离开,如果你不照做,就是不听我的话,我也就没有你这个徒弟了”。

“再见,杨过。”也不说多话,急匆匆已是飞身离开。

只留给杨过一道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日常走剧情,将就着看吧,如果有剧情漏洞可以和我提一下,因为写着写着我也忘了自己写了什么。

不要怪我把杨过弱化了,因为他现在江湖经验还不足。

顺便推荐一下B站的:(伊面)一生只想跟你走。

以及《难忘是你》中神通王重阳剪辑

啊,可以了解一下祖师爷的感情史。

不过我不会在本文细写,虽然祖师爷这么大年纪的人,难免有点感情史,但毕竟祖师爷是过儿的人,所以我不会再加太多笔墨,了解一下就好了

评论 ( 6 )
热度 ( 6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