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十五章 前尘往事

英雄大会事了之后,金轮法王败走中原,李莫愁等也相继逃走。陆家庄办了白喜事,各路英雄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大胜关,武林盟主之事到了最后不了了之。

只余下一群不肯离去的全真教道士。

赵志敬不明白师叔们为什么久久盘旋此地不肯离去,点灯夜谈至深夜,却一点消息也不肯透漏给小辈。直至终于一天,丘处机率众人来到了陆家的别院。

郭靖黄蓉在此休憩,杨过和他那师父也在此疗伤,赵志敬只道是杨过坠崖后已死,却未曾想他不但未死,反而练就了一身绝世武功,看来自己已经根本打不过杨过了,一时间觉得气愤无比,道是老天不开眼让杨过这等混小子也能被高人收做徒弟。

却又想到杨过那个戴着面具不见人的师父。听得讲他似乎与杨过有过见不得人的事情,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就当真是恬不知耻之人,难怪会收杨过那小杂种为徒罗。

赵志敬这般七想八想的跟着师叔们来到了别院,阁楼迎湖,却是风景正好,波光涟涟。只是这边气氛却十分凝重,还未待赵志敬反应过来。

丘处机等三子撩了道袍,直接跪了下去,当下诸多小辈弟子一头雾水,却也只得慌忙的跟着跪下。

一直这么跪着,赵志敬屡次忍不住了想去询问师叔,皆是不言语。房门终于开了,却是郭靖从里面匆匆的出来,在丘处机耳边低言细语。

丘处机低头道“弟子深知领导无方,没有教导好门下弟子,致使全真教声誉受损,但是无论如何,仍请求能见上您一面。”

郭靖也很是为难,黄蓉终于上前一步:“他也说了,相见争如不见,缘分已尽,望恪守本分。所以诸位道长还是请回吧。”

赵志敬终于忍不住了,“岂有此理,我全真教……”

“住口”丘处机厉声喝道。

直至最后,全真三子于门前行跪拜,行三师大礼,遂又后退一步,两手结印举于额前。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赵志敬百思不得其解。只是回教之后,他突然被师父宣布贬为外室弟子,终身不能入内门。赵志敬致死都不明白自己为何是落得这样的结局。

却道这边,全真七子离去之后,王重阳盘膝而坐,双目微阖,杨过立于身前,一肚子话要讲,但碍于郭靖在场,只得端正态度。

黄蓉却是引着郭靖上前行抱拳礼:“晚辈郭靖黄蓉,给王老前辈请安,家父挂念多年,便让我代他向您问一声好!”

郭靖早已一头雾水:“蓉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

“靖哥哥,这位就是全真教的创派祖师王重阳真人啊。”

原来是黄蓉冰雪聪明,早年从父亲言语中推测王重阳可能并未生死,又从全真教诸道士的态度上推测出此人的身份,全真三子临走时对其行了三师大礼,后又结印,此礼正是道家敬祖师爷之礼,遂肯定了此人正是全真教创派祖师王重阳。

郭靖大吃一惊,全真教创派祖师?自己曾师承马钰道长,那!那此人不就是自己的祖师?只是怎会如此年轻?怎么会?”

“靖哥哥,前辈早已是金丹已成的大能之士,容颜常驻又有何奇怪的。”黄蓉又向郭靖解答疑惑,虽解释得玄幻飘忽,但这世间本存有许多未解之事,天道无常,又岂是凡人所能窥探一二的,何况重阳祖师确乃得道之士,说他羽化登仙也并不奇怪。莫非真的是仙人?

当即起身要跪,却被一道气劲所扶,无论如何也跪不下去。

王重阳终是睁开了眼“山林舍人,早已隐身世外,俗家虚礼却是不必了。”

黄蓉仍是抱拳笑道:“前辈高义,虽早已退隐山林,仍忧心武林存亡,如不是前辈出手相助,此番金轮法王之事,江湖上又不知道要兴起多少是非。”

王重阳不可置否,只是道:”黄老邪还好吗?”

“家父很好,只是常于桃花林内吹箫,感叹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王重阳久是不言语,一时间时光都静止,思绪飘远到很久很久以前。

那年,我过钱塘江,时值潮生之时,风狂雨骤,巨浪滔天,吴地善水者,皆披发文身,手持彩旗,踏浪争雄。

我一时兴起,下得水去,仗着一身武功,执旗踏水,溯迎而上,后有百十男儿,皆跟于我身后,斗水争风,我们泅水至海门迎潮,与天地自然斗法,嬉笑怒骂,好不痛快。

直至我踏至那浪尖,仿佛日月皆触手可及之时,忽然天地间响起一阵萧音,婉转空灵,心之所至。

于是我下得浪去,想要找寻那人,一眼就在众人间看到了他。

他立于桥头,手执一碧萧。

他说此曲名为:碧海潮生。

观我戏潮,心有所感,遂做此曲。

”咳咳“。

杨过突然咳嗽了几声。将众人的思绪拉回到现实,黄蓉觉得很是恼怒,尚未听完父亲的旧事,就被杨过打断,于是瞪了杨过一眼,杨过觉得有些迥然,只好岔开话题。

“小师父啊,当初所有人都说你死了,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又是一段旧事了。

当年智兴战金国雷霆上人,身受重伤,后又为救人强行运功,初时不显,众人都未察觉有异,待我收到来信之时,已有不详之感,因此我昼夜不停的疾驰了三日,赶至了大理,却已是回天乏力。我本欲用先天功救他,但当时欧阳锋正窥视左右,为保大局,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逝去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要留住一些人。

结果到了最后,却一个也没能留住。

杨过看着小师父的脸,觉得好难受,终于忍不住上前握住他的手。

“别难过,小师父,有过儿陪着你,过儿一生一世也不会离开你”。

王重阳只是长叹了一声,久久的凝视着杨过。

这个眼神,杨过一直都无法忘记,很多年以后他都无法忘记。

他清楚的记得那个眼神。

是那么伤痛。

只是此时,郭靖看到杨过的举动,心下觉得不妥,于是又出声打断道:“可后为何又传言,逝去的是您,而南帝于天龙寺出家呢?”

“欧阳锋想要夺取九阴真经,而我心生疲倦,遂对外宣称我死去的是我,引欧阳锋来袭,后重创于他,逼他退走中原。”

“而智兴这边,当时大理有金国虎视眈眈,如果被他们得知南帝驾崩,难免会兴风作浪威胁大理安危,是以对外宣称南帝禅位,于天龙寺出家,如此依旧能够震慑外敌。”

“因此,最后真正下葬的其实是智兴。”

“待新帝稳定,便对外宣称,一灯法师于一场大火中毁容,我也回了终南山隐居。”

黄蓉一听依旧蹙眉:“所以现在天龙寺内的一灯大师到底是谁?”

“是智兴曾收的弟子假扮于他,那人未出家之前已是名震江湖的高手,只是作恶多端,后被智兴所感化,心甘情愿代替智兴皈依佛祖,青灯长燃,为他在地下祈福。”

众人听得如此复杂的一段前尘往事,都感慨良多。

偏生只有杨过,只想着不管小师父之前有多少情,多少债,现在在他身边的都只有他杨过一人,任凭是谁,都别想把小师父从他身边抢走。

黄蓉何等聪明之人,识得杨过此种表情,早已猜到他的想法,遂心生计较。

王重阳却只是于此间常坐,入了定去。

杨过仍要说什么,却已被黄蓉拉走,三人皆退出了室外。

仅留一股青烟袅袅。

TXT:

南帝挂祖师爷生,是我改了剧情。为啥让南帝挂?其实是因为写起来太麻烦,生怕不小心又歪了,分分钟就会写成水仙的节奏,扰乱过儿这条主线。不过南帝这条线,以后或许会写个番外。

写文功力有限,剧情只能走出这样,如果有BUG,可以提出,我可以改正

评论 ( 8 )
热度 ( 15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