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十六章 负气出走



“过儿,你跪下,”郭靖声严厉色。杨过怔仲失神,但还是依言跪下。

“当日那蒙古鞑子所说之事,是否属实?”

杨过心下不好,内心纠结,终是承认:“却有此事,但是我们……”

“孽畜!”郭靖震怒。

"你可知你的名字是我取的,你可知这个‘过’字的用意么?”

杨过听了这话,心中一震,”怎么我这名字是郭伯伯取的?”

郭靖对杨过爱之切,就不免求之苛,责之深,见他此日在群雄之前大大露脸,正自欣慰无已,然发觉他做了万万不该之事,心中一急,语声也就特别严厉,又道:“你过世的母亲定然曾跟你说,你单名一个‘过’字,表字叫作甚么?”杨过记得母亲确曾说起,只是他年纪轻轻,从来无人以表字相称,几乎自己也忘了,于是答道:“叫作‘改之’。”郭靖厉声道:“不错,那是甚么意思?”杨过想了一想,记起黄蓉教过的经书,说道:“郭伯伯是叫我有了过失就要悔改。”

郭靖语气稍转和缓,说道:”过儿,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这是先圣先贤说的话。你对师尊不敬,此乃大过,你好好的想一下罢。”


黄蓉一看气氛紧张,只得上前相劝:“靖哥哥,过儿当日也是中了那蒙古鞑子的暗算,也许是有不得已之处”。这话说出来却是连黄蓉自己都不信了,杨过看王重阳的眼神,怎么看都不是不得已而为之。


杨过平时机灵古怪,狡辩百出,但此时刺客刻偏偏倔强无比。


“没有不得已为之,我就是喜欢小师父。”


“你!”郭靖气得左掌高举,这一掌若是击在杨过天灵盖上,他哪里还有性命?

杨过却更是紧咬牙关,他本是个偏激刚烈之人,任性所致,向来是不管不顾,礼教大防,他不是不知,然而山中岁月,只有小师父疼他护他,怜他爱他。为他多次连性命都不要,凭谁问这世间还能找得出另一个对他更好的人吗?


“我做了甚么事碍着你们了?我又害了谁啦?当初你把我丢到全真教,那群臭道士打我骂我,骗我恨我,逼得我跳崖自尽,如果不是小师父救了我,我早死了。我想和他在一起有错吗?我又没有做伤害其他人的事情。”

“你!”郭靖再次语塞,送杨过上全真教之事,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犹豫是否正确,没想到杨过的日子比他所想的还要糟糕,他内心愧疚。

黄蓉伸手来按住郭靖的掌锋:“靖哥哥,过儿从小就失去了父亲,也许他是一时没有想清楚。”又柔声道:“过儿,你郭伯伯伯伯全是为你好,你可要明白。”

杨过听到她温柔的言语,心中一动,也放低了声音道:“郭伯伯一直待我很好,我知道的。”眼圈一红,险些要流下泪来。


郭靖看着杨过,宛似他父亲杨康当年的模样,又看他双目失明的样子,心中一阵酸痛,长叹一声,右手放松了他领口,说道:“你好好的想想去罢。”遂离开了门去。


杨过久跪不起,又愤怒,又悲伤,忽而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软降下来,踉踉跄跄的爬起来,一边摸索着,一边向王重阳的别院行去。


却不曾想,房间内已有他人,杨过遂屏气凝神,放慢脚步,偷偷听他们谈话 ,原来竟也是在谈论自己。


只听得小师父道“我本不想拘束他的本性,未曾想教会了他武功,却未教会他做人的道理。”


杨过之前在众英雄面前被人随意辱骂,他可以装作毫不在意,今天被郭伯父教训,他虽觉得自己是做错了,但仍是情有可原,却不曾想,连小师父也觉得他做错了。


“你本来就不会教徒弟,收了七个徒弟,没有一个成器的,一群牛鼻子,天天只会一本正经,看到他们就烦。还是我好,逍遥自在。”那人道。

“是,就你快活,谁叫你是老顽童呢。”

“那当然,人生苦短,当然要快活,哪像你作茧自缚”

“是,我作茧自缚,这么多年来,我走遍千山万水,不过是虚度光阴,遇到过一些人,经历过一些事,却最后什么也没有留下,空空一场大梦。“

”有时候我独自静坐,凝神静思,也许我天生的,很多感情很多情,也连累了很多人对我付出真情。有时候我很感动,但是真的,我承受不了这些感情。到了最后反倒是辜负了他们。”

“神神叨叨,搞不懂你,感情的事情,本来就麻烦,你还偏偏喜欢钻牛角尖。”

“我不是钻牛角尖,我是怕过儿走极端,他在我面前任性妄为惯了,如今出了江湖,很多事情是不能由着自己的。”


杨过这边听了,心里只想着,我不会走极端的,我不会做坏事的,为什么人人都觉得我一定会做坏事,只要小师父你看着我,我一定好好的,好好的。


“我想他的路还是要靠他自己走,我没有时间了,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他会是什么样子,倒不如乘现在让他离开。”

“打住,打住!说点好听的,只要你不随意动用武功,怎么会出事。”

“等事了之后,我会自行离开。”


杨过内心万分震惊,不,我不要离开你,我死都不离开你。


“哇!他知道了还不得伤心死。”


“我也别无他法,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你也真是蛮绝情的啊”


“所以你要保守秘密啊”


“知道了,你们凡夫俗子的爱情,真是麻烦。”


杨过闭目,不知觉已是两行清泪。


好一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啊。


世人皆道我错,我以为唯你懂我,没成想你却是最不想和我在一起之人。


你既然不想要我,那我也不想理你了。


杨过双眼模糊不清,隐约觉得一道白影,渐渐远去,再不可触摸了。他动了动干涸的嘴唇,却怎么也吐不出一个词,一句话。

忽然间大吼了一声,竟是蛮横的冲了出去,不管不顾,不知撞倒了多少人,撞翻了多少事物,只知道衔尾狂奔,失魂落魄,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


天大地大,何处是吾心归处?


却只道王重阳这边,说完这番话,心头一痛,颓然闭目。


杨过,对不住。



TXT:卡文,痛苦之处在于有脑洞,但得用情节把脑洞串起来再化成文字,过程实在痛苦,尤其是化成文字这一步实在是太难。


筒子们觉得这个阶段王重阳到底爱不爱杨过呢?











评论 ( 11 )
热度 ( 7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