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同人)

第十八章 身世之谜

杨过双眼不能视物,方才那段萧曲,生情致飘忽,不知觉中又让他回想起山间那段岁月,小师父的笑声,小师父的柔声叫唤,甚至是那次的缠绵婉转,一幕一幕都在眼前不断的闪现。

只见杨过紧皱着眉头,满面通红,却听得一人道:“小小年纪,执念如此之重,”忽有人连弹数指,封住杨过周身大穴,杨过欲躲然而来不及,厉声喝道:“你是谁?”那人只是不答,随即一指,杨过便晕了过去,倒地不起。

“师父,杨大哥这是怎么呢?”

“碧海潮生曲,闻者会产生不同的感应,你们心思单纯,自是不会受其影响,杂念烦重者则反之,轻者手舞足蹈,重者走火入魔。”黄药师对待程英倒是十分耐心,详细的解释与她听碧海潮生曲的奥妙。碧海潮生曲表面上听似模仿大海潮浪之声,其实内藏极高度致命武功。然而程英并非天纵之才,于音道之上更是修为平平,根本理会不到其中关键。

黄药师身后钻出一个傻里傻气的姑娘,一看倒在地上的杨过,立马骇得大叫起来:“不要找我,不关我事啊,杨兄弟。遂冲了出去,躲在一颗树后不肯出来。”黄药师当傻姑又发病了,也懒得再理会。

次日杨过醒来,依旧昏昏沉沉,却听得耳边有人道:“你可知江湖上叫我什么名号?”

杨过思及片刻之后回答:“你是桃花岛主。”“还有呢?”“东邪!你是东邪!”杨过脱口而出二字。“不错,我正是东邪黄药师。”

杨过心下计较,此番英雄大会,小师父再次现世,黄药师会赶来也不奇怪。

“我与你师父乃是旧交,英雄大会的事情,我也听说了。”

杨过心下一怒,大声道:“怎么!原来传的这么广了,你都听说了,你也认为我做错了?我什么错也没有,我宁可死,也要和小师父在一起。”话锋刚落,杨过又开始难过起来,只在心里道:“可是小师父根本不想和我在一起。”

却听得黄药师仰天大笑起来:“好!好!好!”连说了几个好字,转身出屋。

黄药师出屋,一路登高,至那山顶,举目望去白茫茫一片。不禁开口吟诵道:

”欲从携手登高去,一到门前意已无。那得更将头上发,学他年少插茱萸。”

少年不知心事,身边有了阿衡,如今岁月已改了我容颜,而你却仍是昔日的少年。

阴差阳错,却是失之交臂。

这日傍晚,黄药师又返回室内,说道:“杨过你偏激乖僻,不尊礼法,不合世俗,实在是不适合当他的徒弟,如此邪性,不如拜我为师如何?”

杨过一听,当即反驳:“当然不行,我这一生,只认一个师父,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背弃他的。”

黄药师鼓掌笑道:”妙极!妙极!他一生为情所累,周围却无一人能解他所困,你倒是出人意料的执着,说不定到了最后真的能解了这死局。”

杨过一听,隐约想到了什么,却又还是模糊不清,得不出什么道理。

黄药师叹息道:“你天资过人,我本欲传你衣钵,奈何无缘。也不能强求,我有一指,名为弹指神通,却可教与你,你他日可习得与你师父看。我本欲将弹指神通拿去与他的一阳指比较,如今见得有你,那就不必了,由你代劳吧。”

黄药师停留数日,教得杨过弹指神通。杨过得黄药师医毒,虽无法根除,然而眼睛已是好了很多,已能模糊视物。

这日,杨过见到那位疯女子,终日里对自己躲躲藏藏,跟在自己身后,一旦自己注意到她,她就立刻躲起来,行为十分可疑。心下一动,遂哄骗那疯女子与自己做起游戏,诱导出疯女子的话。“你识得我爹爹是不是?”“不认识”。“有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男人。”“啊!是杨兄弟。”“你见得那杨兄弟让人害死了是不是?”“啊!是啊!半夜里,那个庙里,他打了姑姑一掌,然后他就大笑起来,然后就死了。”杨过不禁打了个冷颤,追问道:“谁是姑姑?”“姑姑就是姑姑。”杨过几乎要追问出事情的真相了。

忽而身后一人在问:“你们在玩什么啊?”正是黄药师。黄药师微微一笑,看向杨过,已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你随我来!”

两人登高至那山顶,山风袭来,黄药师久不开口,杨过静静地等着,终于。

"你父亲的事,是非曲折……”

杨过一人在山顶上呆了许久,久到日落了又日升了,看到朝日挂起,他眯着眼睛,迎着太阳一路走去,下了山来,迎面遇到了程英。

“你师父呢?”

“我师父已经走了!”

“走了?”

“是的,他说君子之交,敬而远之,足以!”

杨过呢喃许久,不再说话。

次日,杨过收拾包袱,辞别了程英一行人,程英等人皆不放心,然而却劝不住他,只得任他而去。

杨过终日在那街边闲逛,沿着大路瞎走,渴了就喝路边的水,饿了,就直接撞入酒家,抓着便吃,困了直接找个地方,躺倒便睡,其言其行,胜似疯子,他不知自己该去向何处,浑浑噩噩。

这日却有一人拍他肩膀,杨过心下烦闷,一扭肩抓住那人手便想反身摔出,不料那人功夫好生了得,只见他一矮身,双腿直剪,已至杨过肩头,竟借力将杨过扭摔出去。

两人你来我往,贴身搏斗,杨过气上心头,大有拼命之势,下手颇重,那人反倒更有兴致,缠着杨过不放。杨过变换招式,身形开始鬼魅,飘忽不定。

却听得那人道:“嘿!好玩啊!有点意思。”更加死缠烂打。

杨过被缠得不耐烦了,当下发招猛攻过去,那人展开架势欲接,杨过却是陡然泄力,大叫一声,回头往草丛里一钻,直接逃跑了。那人一愣,“嘿!好小子,有趣,真有趣。”说罢转身便追,两人你追我赶,竟是连跑了足足两日。

杨过早就气得咬牙切齿,沿途频施诡计,都被那人追上,又偷跑,跑了不下七八次,皆被那人找到,杨过狡黠算计,一计长于一计,那人居然迎难而上,穷追不舍。

终于杨过跑得烦了,停了下来,那人嬉皮笑脸道:“跑啊!怎么不跑了啊?”

杨过愤然道:“你到底是谁啊?你老追着我不放做什么?”

那人一愣,仿佛才反应过来一样:“见你跑我就追罗,搞得我差点忘了正事。”那人本仍想逗杨过,又想到师兄的威力,最后只好先办正事:“我是你师叔啊!乖侄儿,来快叫师叔!”

杨过哪里肯听:“什么师叔?我没有师叔?你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我从来没听过!”

“不会吧!哎!我真的是你师叔啊,你师父从来没和你提过我吗?”

“没有!我从来没听过你!走开,不要再缠着我啦!”

“诶!你不信?哈,不信没关系,我打一段招式给你看你就知道了!”说着竟然自顾自的打起一段剑法来,杨过定睛一看,可不就是他和小师父的那套剑法吗?只是不伦不类的。

转念一想,小师父果然也教过其他人这套剑法,当下更加生气。

哼!转背就走。

“诶,诶!别走啊,我都打给你看了,你怎么还不信啊,我是周伯通啊,周伯通啊!你真的没听说过吗?我是耶律齐的师父啊!”

杨过终于停下来了“耶律兄的师父?是他通知你我在这里的?是他让你来找我的?”

“诶!不是耶律那小子,是你师父拜托我来看着你的,说你眼睛不好,让我看着你!”

“哼!”杨过仍是扭头就走了。

“哎!你又怎么了?”

”要来他自己怎么不来,我才不需要你看着我呢!”

‘’他来不了的。”周伯通答道。

杨过听得大怒,立刻转过头怒瞪周伯通:‘’为什么?为什么他来不了?他根本就不管我了是不是?”

周伯通呆了,杨过这又是怎么呢?

杨过瞪完周伯通,转头又要走,周伯通立刻上前阻拦:“”别走啊!听我把话说完好嘛?你们一个个咋就这么难伺候。”

杨过不走了“你说,他到底为什么不来找我,你说,我听你说原因。”

“他呢!很久以前受过伤,平时就在古墓睡寒冰床罗!之前跟金轮法王打架呢!就动用了半成功力了,你也知道他现在没用寒冰床啦!所以另外半成功力拿来压制旧伤了,当然走不了啊!”

杨过听得立马焦急的扯住周伯通的衣领问道:“小师父有没有怎么样?他伤的到底严不严重?”

周伯通示意杨过松手:“没什么大碍啦,只要不动武,安心休养就好了。”

杨过一听立刻想要回陆家庄。

“哎!你别去陆家庄啦,他早就不在那里了!”

“那他在那里?我要去找他!”杨过十分着急,偏生周伯通一副根本不着急的模样,气得杨过十分恼怒。

只听得周伯通道:“是他嘱咐我呢!让我先带你去绝情谷把眼睛医好”。

杨过惊疑不定的看着周伯通:“去绝情谷?然后呢?”

周伯通被杨过盯得心虚:“诶!先医眼睛啦!医好了,能看见了再说是吧!你要找师父也方便啦!是吧!”

杨过盯了周伯通许久,终于放开了他的衣领。

周伯通长吁了一口气,又觉得奇怪:“诶!不对,我是师叔诶!我武功比他好那么多,我为什么要怕他?诶!杨过你等等我,你别走那么快!你知道绝情谷怎么走吗?”周伯连忙追了上去。

TXT:为了剧情把绝情谷改成医谷了,医毒双绝。至于黄药师为啥不见阿阳。因为我觉得没必要了,错过就是错过了,他俩无缘,各自有人陪伴了,何苦强求,不然至杨过于何地?黄药师剧情就此一笔带过了。

评论 ( 8 )
热度 ( 9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