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耽美同人)

第二十二章 爱似流星 

大结局(上)

杨过折返绝情谷,将郭靖的死讯告知与裘千尺,哪里知道裘千尺却根本并不买账。

“郭靖明明是死于蒙古人之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杨过,事到如今,你还想糊弄我吗?”裘千尺一声怒喝,周围的侍女皆瑟缩不止,生怕迁怒于她们,公孙绿萼上前一步附身劝道:“娘!无论如何,郭靖已死,杨大哥也算实现了承诺,你就把绝情丹给他们吧!”

裘千尺只是拍了拍轮椅,又伸手去摸了摸女儿的脸蛋。“放心!萼儿,娘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说罢她将身子转向杨过道:“你想要解药!也不是不行,萼儿倾心于你,是你的福气,只要你答应娶萼儿为妻,我就将绝情丹给你,怎么样?很划算吧!”

哪知杨过却一口拒绝:“我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师父,我是不可能娶公孙姑娘为妻的。”

“那你们就都去死,你和你师父,通通去死,到时候情花之毒发作,痛不欲生,受折磨之人,可不是我!”

杨过一旦听闻自己的小师父,便开始迟疑了。公孙绿萼见杨过十分为难,遂上前一步道:“娘亲,婚嫁大事,女儿想要自己做主,能不能让我先问明了杨大哥,你在做决定?”

裘千尺到底还是心疼女儿,终于答应让公孙绿萼与杨过相谈。

这边终于到二人独处。“什么?你让我俩先假装成亲,待拿到解药之后再另做打算?”

“杨大哥,为今之计,只有此法才能拿到解药,娘亲她自从在地底受尽折磨之后,个性越发的偏激易怒了,她认定的事情,你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她的想法的,只能先顺从她的心意,才能够解决事情,不然一旦激怒了她,我很怕娘亲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的。”

“可是公孙姑娘你若假装下嫁于我,会有损你的名节的。”

这番公孙绿萼却是再也无法克制住内心的煎熬,上前一步,忽然伸出双手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杨过:“我知你与你师父情深,可是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眼里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此番,此番,虽明知是做戏,我也心甘情愿了,哪怕是做戏,只要能下嫁于你,我此生也无憾了!”

杨过久久的不言语,直到那烛泪滴满了灯台,杨过终于出声了:“姑娘深情,杨过无以为报,如有来生,再与姑娘相会吧!”

公孙绿萼闻之,再也克制不住,两行清泪凝湿阑干。

 待到公孙绿萼离去,杨过一个人呆了很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师父正睡在那床上,杨过轻轻的坐在了他的身边,又握住了他的手,冰凉一片,全不似活人。

“小师父,过了明天,等过儿拿到解药,到时候,我们就回终南山,把那古墓封了,再也没人能来打扰我们了!我们说好了,到时候谁都不许反悔哦!”说完,又用自己的手指又去勾了师父的手指做约定状。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醒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你曾说寒冰床能治天下之伤,到时候过儿就让你躺到那床上,过儿也睡在你旁边,两人就这么睡下去,再也不分离了。”

次日。绝情谷张灯结彩,大喜。

傍晚,夕阳照红了天空,公孙绿萼一身红衣,由杨过执着她的手,两人走进了喜堂。

吉庆奏乐,铜锣喝道,杀机四伏。

仅在一曲奏乐的时间,绝情谷门人纷纷倒地,裘千尺大惊失色,厉声尖叫道:“公孙止!”

“哼,臭婆娘,今日,我就与你把新仇旧账一起算了。”

“等的就是你!你今天来了,就别想再走了!”原来,裘千尺举行婚礼是假,布计围杀公孙止是真。双方居然都是不怀好意,居心叵测,要致对方于死地。

但见裘千尺派上了天罗地网大阵,网上有剧毒,以公孙止的武功是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的。

这边,公孙止却一点都不惊慌,他看着那银网逼近,终于大喝一声:“杨过!还不动手!”

只在那一瞬,杨过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长剑,急如闪电,两三步串入罗网之间,只见那罗网如漫天银雨,兜头罩来,网上片片,呜呜的颤抖不已。

公孙绿萼忍不住高深呼道:‘’杨大哥小心啊,不可触碰那罗网银鳞,有剧毒,会让人周身麻痹的。”

“萼儿”裘千尺怒喝道。

杨过这头心下却是更加的空明,如今没有小师父在旁,我一个人就使不得这套剑法了么?莫要叫人小瞧去了。

漫天的银雨晃得人十分眼晕,呜呜的铃响,吵得人耳乏,杨过遂再次闭上了眼睛,感受周遭的气劲,再次睁眼时,已是双目澄亮,金光爆射。

但见他将一手剑法舞得变化出奇,忽左忽右,盘桓轻渺,那手持罗网的守阵门人,不过是凡夫俗子,哪里比得过杨过的天资聪颖,渐渐地,剑法的高妙变化开始让那些守阵人跟之不及,捉难应对,逐渐的已有人无法跟上杨过的速度,露出了颓势,但见杨过蒴蒴几剑,再次破阵,转身间,已有两名门人倒下,天罗地网阵再难维持,而杨过竟毫发无伤。

裘千尺眼见不好,高深厉喝道:“杨过!你居然帮裘千尺,你难道不想要解药了吗?”

这边公孙止也跳了出来反驳道:“杨过你不要信这个臭婆娘的鬼话,绝情丹早已经被她全部浸在砒霜里了最后的一颗解药也已经被我当年吃掉了,她根本不可能再拿出解药来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能治得好你师父,我虽曾经设计于你,但我对你师父是真心的,我一定能治好你师父的。”

杨过深恨公孙止对他师父的所作所为,随即将剑指向公孙止:“你再说这种话,我就让你和你的妻子一个下场。”

“呵呵呵呵,哈哈哈”裘千尺忽然疯癫的厉笑道:“公孙止啊!公孙止!你自以为医术高超,已经可以超出我大哥,所以当年才将他害死,可是你根本就是个庸才,绝情谷的医术,你连千分之一都领会不到,又何谈只好他师父呢!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

杨过听闻怒视裘千尺道:“你明明说他的伤势快好了。”

“哈哈哈哈!我骗你的,你也信?杨过你不知道吗?你师父早就死了,你难道没有摸到他全身冰冷僵硬吗?因为公孙止这老匹夫根本就治不好他,他早已经不治身亡了,你明明就已经摸到了,事到如今,难道还自欺欺人吗”

“不可能!我不信!小师父他只是假死,只是假死而已。”

“假死,真死重要吗?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治好你师父的就是我大哥,而我大哥早在十几年前就让这个老匹夫给害死了。所以,你师父到最后无路如何都是必死无疑!你别做梦了!”

杨过终于忍不住转身,一步一步逼近公孙止,公孙止被杨过的气势骇得全身发颤,无法自控的抽搐起来。而裘千尺仍在旁边喋喋不休:“你看看他那样子,一个连自己的癫痫都治不好的人,怎么可能治得好你的师父,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啊,哈哈哈哈!”

忽然间,公孙止爆射出去,一掌劈向裘千尺“我要你死!你这个老姑婆!”

“来得好!你下地狱去吧!”说罢,裘千尺口中喷出几枚枣核悉数打在公孙止身上,原来裘千尺看似四肢俱废,却不曾想她仍留有一手口吐枣钉的绝活,公孙止立刻倒地哀嚎不止。“哼!跟我斗!来人,把他给我关起来,这些年我受过的罪,我要你十倍给我偿还回来!”

“哈哈哈哈哈!裘千尺,你以为你赢了吗?我早就在这谷中埋藏了炸药,既然这绝情谷我都不到,不如就毁了吧”话刚说完,瞬间天摇地动起来,震耳欲聋的传来爆炸声。

杨过一看形势不对,拉着公孙绿萼就往谷口逃跑,公孙绿萼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爹爹和坐在轮椅里的娘亲,他们早已疯狂了,两人扑做一团,互相撕咬着对方,竟用自己的口和牙齿在互相啃咬对方的血肉。

公孙绿萼终于不忍再看,她被杨过一路飞快的拉着,实在跑不动了,竟被杨过直接抗在了肩上一路的飞奔出去。

终是跑到了谷口,公孙绿萼被杨过放了下来,方要开口:“杨大哥!”

“公孙姑娘,好好活下去!”随即杨过转身又往回去的路上跑,赶着去接他的小师父。

“杨大哥!”公孙绿萼在身后高深呼唤“杨大哥!保重啊!你也一定要活着啊!”

杨过发足狂奔,然而四处都是爆炸声,整个山谷都在震动,不停的有山石断木坠下,地晃动的厉害,杨过好几次摔倒又爬起来,一块横梁直接砸了下来,杨过来不及闪避,那横木的残渣竟生生的从他的额头划过一直划下至嘴角,生可见骨,鲜血淋漓。

杨过也不甚在乎,根本不去管自己的伤,只是随意用袖子蹭开眼睛上的鲜血,终是奔到了他的房间,整个楼阁都已经快被爆炸产生的地震震塌了。

杨过一脚踹开了房门,往床边跑去,小师父不知何时已被震得摔了下来,杨过抱着小师父就一路出来,大地越震越快,不停的有房子坍塌,忽然间,杨过脚下的地裂开来,杨过踉跄一下,摔了出去,待他跌跌撞撞的准备爬起来时,楼阁在此时坍塌了,直接朝他倾倒过来,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眼前便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杨过仍是头晕眼花,却忽然发现,他整个人的头和身子,竟是被小师父压在下面,在最危险的关头,他竟然是被小师父压在身下,躲过了这一劫,小师父再次救了他一命。

这是真的?还是巧合?

杨过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将小师父的身体扳正过来一看,毫无呼吸,身体冰冷,不妙的是竟开始僵硬了。

“不好!”

杨过一言不发,运起浑身气劲,背上他的师父就开始狂奔,昔日周伯通携着那杨过奔了两天两夜也累得喘不过气,今日杨过背负着他的师父,不眠不休,足足的奔上了五天五夜。

杨过望着那天边日暮将垂,苍茫凄凉,不自觉打了个冷颤,一股寒气由心而发,又内之外,让他没理由的感到心慌,乱了神思,他不停的对自己说:“杨过,快跑!快跑啊!”而他的双退实在是抬不动,早已经油灯枯竭了,“不要停啊!杨过!你怎么跑得比乌龟还慢!”他的双眼已经开始模糊,头很晕,却仍在不停的对自己说:“不能停,不能停啊!快跑啊!杨过。”

经过一座山,杨过终于是无力再支持,摔倒在地,小师父也随着倒在了地上,嘭得一下,竟是姿势都没有变,仍是维持着被背着的姿势。

杨过见着,立刻手脚并用的想要爬过去,然而丹田内早已空空荡荡,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力气。他只好仰躺在地上,抬起头望着那早已黑下来的天空,泪雨磅礴。

“小师父!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我说我要叫你卿卿,你说不要胡闹,我就叫你小师父了。一叫叫了这么多年,其实你一点都小,你是个千年老妖怪。”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教我练剑吗?我说我一定好好练功,将来保护你,结果这么多次,每一次都是你救了我。”

“你记得传我九阴真经吗?我说要一生一世和你在一起,你说一生岂是如此轻易能够相许。”

“可是过儿真的只想一生一世跟你在一起啊,为什么就连我这么一点小小的愿望,你都不愿意让我实现。”

情到深处,越是痛苦,无需情花之毒,这份情本身已经让杨过苦得不能再苦。

杨过痛之所痛,仰天长喝:“老天爷,你为什么偏要让相爱的两个人分离,如果痴心是苦,难道爱本是错误?如果相爱这么苦,那这世上的真情它又在何处呢?你回答我啊!老天爷!”

黑黑的天空低垂,居然有一丝丝的流星划过,由如天上的星星也在流泪。

“过儿!”杨过恍惚间听到了一声呼唤。

他艰难的转过头去,他的小师父站起身来,向他走了过来,这不是在做梦?

他的小师父将他扶了起来,搂在怀中,感觉好温暖,让他好想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过儿!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很开心!”

杨过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他口干唇涩,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以前我在寒冰床一直睡着,我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就睡下去了,为什么偏偏要醒来,现在我明白了,是为了等你啊!“

”是为了让我和你一起,仍能看到花开,仍能看见萤火虫在飞,仍能看见天上的流星在划过,能和你一起看到这些,我真的已经心满意足了,然而有时候,人真的是不能和天相违抗的。”

杨过感觉怀抱越来越热,越来越热,他空虚的丹田,渐渐的感觉有有一股气劲从外而内在流动,他的小师父正在传功给他,他的内力犹如一股清泉一般滋润杨过早已裂核的经脉,温润了他的五脏四肢。

“你情深如此,所以我如何忍心你和我一同离去,我宁愿你的世界从此没有我的存在。也不愿意你伤心欲绝,轻视生命啊!”

“不,小师父,”杨过终于讲心中的声音高喊出来,“不!小师父,过儿此生只愿意和你相守,如果没有你的日子,过儿生不如死!”

王重阳只是轻轻的拂过杨过的脸庞,盖住了他的眼睛。“过儿!你不懂!我从来都是希望你活着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让你和我一起死去。你还这么年轻,而我却早已经我看遍了世间百态,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美好的事物等着你去发现,你不应该只把目光停留在一个人身上。“

“不!”杨过痴痴的呢喃道“不!不!”他快要睡着了。

”所以你睡吧,安心的睡吧!睡醒了就再也没有烦恼了。”

杨过仍要说些什么,然而双目闭上之后,他再也抵抗不住那股睡意,深深的睡了过去。

正所谓: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杨过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具体是什么他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只记得梦中有一个人,是谁呢?

“诶?我怎么在这里?”杨过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方巨大的冰床之上,冰床之前熏着一股莫名的香料,香味十分奇特,青烟袅袅,而他的身后是一副画像。

杨过起身端视那画像?咦!这画像有点眼熟啊!怎么只有个背影啊!

这是门开了,一老小子跑了进来,杨过一脸糊涂的看着他,那老小子一看杨过的神情当下用手指着他大呼小叫道:‘’诶!你看你!又犯糊涂了吧!“

”我!“

”我什么我,叫你不要去和别人打架啦,这下好,脑子都给打坏了。”

“你脑子才坏了呢!你是谁啊!”

那老小子把脸凑到杨过跟前来,盯着他看了许久“嘿!好小子,我是谁你都不记得了,我是你师父周伯通啊?”

“周伯通?我?”杨过觉得很奇怪,他的师父不应该是周伯通啊,他的师父是谁呢?

是谁呢?

周伯通径自走到香炉前,将炉内的熏香熄灭之后,转过头看向杨过,表情夸张。

“哎呀!算了,一看你又是给忘了,自从你跟人打架让人打到脑袋之后,就总是忘事,不说了,你郭伯父来接你了,你跟他下山去吧!从今天起你就出师了,以后不要再来烦我啦啊,走啦!走啦!”

说着不耐烦的把杨过往门外推。

郭伯父?郭伯父不是送我来全真教求师的吗?不对?我怎么记得郭伯父好像死了?奇怪!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杨过仍是百般不得头绪,只是被周伯通推着走,在出门的最后那一下,杨过回头看了一眼那幅画像。

他是谁呢?

是谁呢?

情若至深,不过大梦一场。

——完——

TXT: 
此文还有一个结局,是为了满足真爱粉而设定的,我会怎么忍心让一对颜值巅峰NG掉呢!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以后的分解,以后如有时间,会把这个结局和番外都补上。






评论 ( 11 )
热度 ( 24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