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迷 02 all 李文建

02


“你今天没有来复查。”医生说道。

 

李文建停顿了一下,才回答:“我知道,我没时间。”

 

“这样不好,你最近是不是又开始做梦了。”

 

李文建有些不耐烦了,“我一直都在做梦好吗?”

 

“你不要紧张,你太紧张会让我也紧张的,放松。”医生安抚到。

 

李文建无奈的陷入椅子里面,抬起手揉着自己眉心,从早上起,眉心一直都在阵痛。“吃了你的药,前一段时间好一些,虽然也在做梦,醒来了就不记得了,但是最近,梦越来越清晰了。”

 

“你快到fa qing 期了。”医生说道。

 

“我以为我不会有那种东西了。”

 

“是,因为你已经无法有效的分泌足够的omega的信息素了,信息素无法达标,就无法有效fa qing,无法有效fa 情会影响大脑垂体,导致你的心理压力更大,这也是你最近噩梦频繁的原因。”

 

李文建不说话了,这些话他早就听了腻了,生理影响心理,心理再反过来压抑生理。循环往复直至更糟糕,根本无解。

 

“我希望你能够休假,甚至建议你辞职,omega的身体是柔弱的,本质上是不适合这份……”。

 

“别跟我说omega是弱者,需要被保护这一套,我也不会放弃我的工作,如果你治不好就算了,反正器官退化就退化,坏掉我也无所谓。我也根本不想tang在别人身下,然后大着肚子生孩子。”李文建有些激动了。

 

“我尊重你的想法,omega的确不是Alpha的附属品,但是,作为你的私人医生,出于对你身体的负责,依然希望你能够抽出时间来让身体进行休息恢复。”医生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在美国的导师有专门的团队对这omega激素进行研究,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美国。”

 

医生的话让李文建陷入了沉思,他的问题拖得太久了,已经快10年了,越来越严重了,如果能够得到最终的解决也算是对自己的解脱,只是……

 

“再说吧!”最终李文建回答。

 

鉴证科送来了初步的尸检报告,依据法医判断,死者是一名从事援交行业的omega,案发当晚有过姓作为,死亡时间在晚上8点左右,生前在没有麻醉的前提下被人为的切除了孕育后代的omega器官,切除手法十分专业。墙体上所写的净化二字,也是用死者本人的血所写,死者死于因疼痛和失血导致的心脏猝死。”

“凶手习惯使用右手,根据现场留下的字迹判断,凶手应该为高度在175-180com之间健壮男子。身穿43码鞋,鞋上套有鞋套。所有作案痕迹都是皮面光滑的手套留下,因此现场无法获取任何凶手DNA有关线索。”

 

看到这些报告,李文建觉得事情有些麻烦,也无怪乎黄sir会打电话call他回来。社会上对于omega的话题一直都是一个敏感话题,尤其是现在政客为了拉选票的一些炒作,更是让omega问题一直处于市民谈论的中心点,这一次一名omega被虐die,肯定会有不少舆论组织出来找警方的茬了.


近年来开始出现不少维护omega权益的组织,他们认为omega应该受到保护,要求政府及各方给予omega更好的福利,此次这名omega被虐die,社会反响一定极其恶劣,一定会有很多人来骂警方的渎职没有保护好娇弱的omega。


反过来,也有一些保守的人认为,现在omega太过于开放,这次死亡的omega是从事娱乐行业,简直是自甘堕落,肯定会有人骂她落到这种结果是本身不检点所致。

 

对于这两者,李文建都是嗤之以鼻的,直接歧视不尊重o的人很可恶的,但是那些嚷着要保护o的又好到哪里去?


很多时候,过度的保护,本身就是一种歧视。

 

敲门声。

“进来。”李文建放下验尸报告道。

阿海进来:“李sir,死者身份出来了,家属已经带到。”

 

“18楼c15这套房被房东租给了阿祥,张东祥,底层社团成员一名。因吸毒欠债累累,为了还债便做起了la皮条的生意,主要帮大学的一些女学生介绍客户,死者是他手下一名学生,名叫张微微,因为是一名omega所以备受欢迎,开价也很高。事发前一晚,张薇薇打电话给他说要借房间一用,事后会给他抽成,他的房间位置隐秘但里面装修很好,大门又没有监控,所以很适合一些不想暴露却想招X的人士。那天他按照老规矩将钥匙放到了门口的垫子下就没有再管,这也是他们这行的规矩,不去管客户身份,因为客户不想暴露,所以,也只有死者才知道当晚她接待的是什么人。”

 

“死者张微微,c大社会系大三学生,私底下从事yuan交行业是因为父亲患有尿毒症,因此她对家里谎称自己在一家杂志社担任平面模特的兼职,出事前一个礼拜向学校请假说要去罗马尼亚拍写真,学校领导知道她家里情况特殊所以批准了,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李文建起身跟阿海一起去看死者的母亲。

 

“不可能的,微微一直是个乖女孩,她从小喜欢跳舞,我知道她长大想当明星,她怎么可能会去援交,不可能的。”死者的母亲是一位让岁月与生活折磨的容颜憔悴的中年妇女,本身是一名beta,对于自己能生一名omega女儿很自豪,一心一意想要女儿能有好前途,怎么也不肯接受她女儿yuan交的事实。

 

李文建看着那个女人反复的摇头跟警员重复不可能这件事情,对于yuan交的震撼甚至比自己生女被杀更加不能接受。李文建逐渐有有些不耐烦,他走了过去,组员立刻站了起来让位子给他。

 

李文建看着那个女人,翻开了资料,“你丈夫是尿毒症,需要花不少钱。”

 

“是,每个礼拜都要去医院,但是这并不代表微微她就要去yuan交啊,她一向聪明伶俐,怎么可能回去做这种自毁前途的事情。”

 

“那你女儿每个礼拜给你的那些钱你有没有怀疑过是哪里来的?她只是一个大学生。”

 

“她有跟我提过,好像她给一家公司做模特,她从小就很优秀,又是omega,长得又好看,一直跟我说她以后要做明星的,做模特也能赚不少钱,真的,真的,你信我,她真的是模特啊。”

 

“还有跟你提过别的工作和什么人有帮助过她吗?”

 

“没有……,没,我不知道,我要照顾老公还要上班,管不了这么多。”

 

“没有了吗?”李文建看了看张母的脸色,这个满目愁容的女人,看到李文建注视她后就把眼光移到了旁边,李文建敲了敲笔,站起身来,张母明显松了一口气,李文建注意到了,交代阿海继续问之后离开了。

 

下午召开行动组会议。整个气氛很紧张,案情爆发的第一天,各大主流媒体 都纷纷报道了这件事,尤其是大选在即,政治家的炒作更令这个案子成为了众人焦点,大家都明白这次案件将会造成什么样的社会影响。阿堂更是紧张的都不敢放松呼吸了,生怕喘气声音太大引起李sir的注意。

 

 

李文建听取报告之后下令:“阿堂,详查死者所属的那家公司,将她死前所接触的人全部调查出来过滤一偏,查一下她的电脑和手机,经常去的娱乐场所都清一遍,明天我要看到报告。”

 

“可是……”

 

“可是什么?怕弄不出来?”李文建的脸色顿时黑了,阿堂不敢再多说了,不然自己死的会更惨。

 

“是,知道了”阿堂小心翼翼的说。

 

“另外,张东祥也是重点,阿jor查一下他的客户包括他的债主,尤其是他手里与omega接触过的客户,看有没有可疑人士。”

 

“是。”

 

“大楼那边,阿海你带人去普查,调出所有张薇薇出现过的录像以及她平时的活动区域,大厦的前保安,住户,还有其他工作人员,保洁之类的都查一遍,嫌疑人一定对大楼的情况比较了解才会故意在事发时间切断那片地区的路灯线路。所以一个都不要放过。”

 

李文建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上看着他的那群下属,表情严肃的说道:“想必大家都知道这个case将会造成的影响,所以,调查速度一定要快,我知道你们很辛苦,但是现在死了人,职责所在,大家要全力以赴。”

 

李文健严肃的说道:“现在,做事。”

 

“是。”众人纷纷起身离开。

 

第二日,各大媒体果然反应激烈,昨天就有陆续的报道,过了初步调查日之后,今日更多记者更是一大清早就堵在了警局门口蹲守,李文建一出现众人就蜂蛹而上抛出各种尖刻的话题让他回答。

 

“这一次的死者是否是被虐杀而亡?是否为精神变态者所为?市民是否要提高警惕?”

 

“西九龙地区凶杀案高发,治安混乱,警方是否履行到职责?安发地点甚至没有监控设备,是否是司法监察体系渎职才导致无辜人士受害?”

 

“又一启omega被伤害事件,近年来Omega安全问题总是爆出丑闻,警方到底能不能保护到omega的权益?据闻这名omega属于yuan交行业工作者,凶徒是她的一名客户,生前对她进行了虐待行为,不知是否属实?”


“警队改革是否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西九龙暴力事件是否因改革失利而导致日益增加?”


“案件正在调查,暂时无可奉告,麻烦让一让。”李文建被阻,不用认真听都知道记者在问什么,骂警察办事不利,这种话题几乎已经成了日常。稍微回答错误,就绝对会上报纸,到时候自己说不定成了名人,只不过是让人骂的那种,所以他冷着脸丢下一句话就要推开记者来离开。

 

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角落里忽然冲出来一个中年男人对着李文建就用力撞了过来,猝不及防,李文建被撞得往后倒,幸运的后面有追着的记者接住了他,随后那男人提起手中一个桶就兜头朝李文建泼去,里面的液体浇湿了他一身,连周边的记者也都没能幸免。


现场的警察按到滋事男子,男子依旧不住的挣扎,口中还一边高喊:“无能的警察,只会浪费纳税人的钱,一点用的没有,去死吧。”

 

周围记者立刻对着李文建和那名男子咔咔的一阵猛拍,将他被泼脏水全是湿透的狼狈模样拍下来,有那么一瞬间李文建的脑海出现了空白,直到阿堂过来猛摇他喊他,李文建才反应过来。现在他的头发,西服全湿了,感觉糟糕透了。李文建气的握紧了拳头,滋事男子看到李文建脸色不好,立刻又大喊:“警察打人!有没有天理啊?警察打人了!”

 

“闭嘴”李文建忽然大吼了一声,李文建松开了握紧的拳头,一把推开了阿堂离开了,只留下闹得惊天动地的男子和不嫌事大的一群记者。他径直冲到了洗手间,一拳砸到了洗手台上,浑身煞气的模样让周围上厕所的警员都纷纷避让出去。

 

生气吗?西九龙地区是hk最繁华地段,流动人口最多,治安一直都不好,李文建作为西九龙地区重案组总督察是最前线的指挥者,被民众骂被媒体黑是常有的事情,偏偏李文建却不能够还手还口,任何事情都不能对抗,否则他就有被调职的风险。

 

但是,今天这位滋事男子快要触及李文建的底线了,李文建对水有一种潜在的恐惧感,他本能的抗拒任何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水源,在他没有做好准备面对的时候遇到水,他极有可能会失控,今天差一点,他就要打人了,庆幸最后他控制下来了。

 

湿哒哒的衣服裹在身上,修身的西装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衬衣打湿后若隐若现的激凸,看着镜子中自己脆弱的样子,一股暴戾之气让他又是一拳砸在洗手台上,他感到全身发冷,血液都快要冻结了,指尖开始发麻了,李文建整个人不能自控的颤抖起来。

 

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软弱之后,李文建反应过来,狠狠的脱掉了外套,去更衣室换了一套备用的衣服离开警局,他还有极其重要的会议要开。



 @油包 她要写南哥,大家一定记得催她。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