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脑洞怪,面面的脑残粉一枚。

心念(神雕耽美同人)

第一章 重阳宫下

渣文笔,观B站《爱似流星》有感,不知道自己写着什么,从来没写完过,但愿自己能坚持写下去。无攻受之分,冷cp 还分什么攻受,何况手废党,说得好像自己能撸出肉似的。

       重阳宫下,原本只是同门切磋,但鹿清笃恼杨过之前戏弄,下手颇重,杨过一时气急发狂,动用了之前义父所传之武功错杀同门,当下形式不对,顿时发足狂奔趁乱逃走,赵志敬紧追不舍,却又存心戏弄,犹如猫捉耗子一般,忽远忽进,跑得杨过心肝近乎爆裂,却仍无法逃脱,忽见前方一悬崖,确是已无去路,两人怒视半晌,杨过思及之前所受侮辱,心念具灰,纵身跃下跳下山崖。

       求生本能,他抓住崖壁上的树梢,死咬牙不放手,但又能如何,少年力竭,加之之前比武所受内伤,再也无法支持自己。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原来我竟是要死了。

       仓皇间却道一人影闪过,一手将揽着杨过护到怀中,混轮一拂袖,竟如腾云驾雾般穿梭云间,杨过已然昏了过去。

       不知日落黄昏,杨过昏死了的时间,仿佛又回到儿时阿妈的怀抱,又忽然梦到了桃花岛,黄蓉逼她背四书五经,原来阿妈早已死去了,再也无人能疼他护他了,就是郭伯父也不管他了,剩他孤身一人。  一边昏睡着却又一边哭闹,十分不安稳,一双手拂过他的额头,将他护道怀中,好温暖。

      杨过醒来,感觉好久没有睡得如此的香甜,身上已不再疼痛,意识到自己是被人救了,偷偷的睁开一下眼睛,悄悄的瞧一眼面前的人儿。

      却见灯火处有一人,粗衣素裳,仿佛温柔了山河岁月,缱绻了日月盈亏。

      杨过一时痴了。

    “你不多休息一会。”“是你救了我的?“我在此处居住多年,一直与山林鸟兽为伴,今日难得出谷,却见你从高处坠崖,出手相救也算是缘分。”杨过思绪万千,他心知重阳宫是万不能回去了,今后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那人却只是近过身来,替杨过掖了掖背角,“你饿不饿?我煮了粥”。杨过连忙翻身下来了床,向那人磕了个头“弟子杨过,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你先起来,你伤势未愈先躺下休息,有什么事慢慢说。”杨过却甚是倔强,之前所受的委屈,在这人面前,不知为何如决了堤的洪水一般,心酸的很,不小心眼泪就掉了下来。

“你怎么了小兄弟,你别哭啊,有什么委屈慢慢说,你刚醒,有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情,等养好了再说啊。”那人也是着急了起来,扶了杨过,只是用自己的衣袖替他掩了泪水,谁知越掩越多,根本受不住,杨过索性哇哇大哭起来。

一时手忙脚乱,杨过哭着哭着,将自己娘亲去世后,自己偷鸡走狗流浪度日,为郭伯父收养,却又被黄蓉所不喜,被送至重阳遭受众道士欺负直至不得已跳崖的事情哽咽的说给了那人听。按照往日的机警,杨过本不应如此毫无保留的交代自己的老底,但是在这个人面前,不知怎的,杨过只想把一肚子的委屈都说给他听。

那人听了只是沉默许久,“想不到如今重阳宫居然如此行事,那小兄弟你要怎么办?你想要回桃花岛找你郭伯父吗?”杨过顿时又心乱如麻,回去郭伯父更加饶不了他,何况还有黄蓉在。他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眼睁睁看着那人。

那人只得叹气“冤孽,我本意无所望,偏偏却让我碰上了你,你已经是全真门徒,总该顾全到底,既然如此,你就留在我这吧。”

杨过觉得这真是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他忽然觉得上天还是眷顾他的,立马跪下磕头,“弟子杨过,见过师傅。“快起来,你老在地上,不嫌凉吗?你刚退烧,别又烧上了。”那人笑着揽了杨过放到床上替他盖上被子。

杨过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小时候不想睡觉被阿妈哄着的时候,蹭了蹭背角“师傅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我姓王,字允卿。你叫我师傅就好了。”

杨过躺在被子里,习惯的蜷缩着想把脑袋也埋进去,却被那人捉住头拔了出来,将背角掩好,淘气一般”不要,你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我要叫你卿卿。”杨过耍起了无奈。“胡闹,我不知大你多少了,怎么可以叫我卿卿。”“那我叫你小师傅好了。”“不行,没大没小的”“我偏不,我就要叫你小师傅,小师傅,我终于有师傅了”。

杨过闹腾着在床上蹭来蹭去,真好,我有师傅了。

很喜欢王允卿这个名字,借用一下,当然不会改了小师傅的真名,只是做他的字。

好想放图,然而找不到满意的图片,超爱两人的盛世容颜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